第254章 太乙秘境 - 神医弃女

第254章 太乙秘境

和太子宏大闹后,叶凌月将这件事告诉了蓝彩儿。 蓝彩儿听了后,不免有几分担忧。 “凌月,太子宏那个人,锱铢必较,你还是小心点的好。他若是真要使阴的,你就危险了。” 蓝彩儿和太子宏交过手,也吃过亏。 对方又是位高权重的太子,若是他真要娶叶凌月,蓝府也没有法子。 “我看,只有一个法子,能够让太子宏死了心,那就是让父亲早日为你定门婚事,我觉得吧,六皇子不错,还有清海世子也不错。” 蓝彩儿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起来,忽然来了一句。 只要是叶凌月定了亲,还可以迟点成亲,太子宏再阴险总不能对定了亲的人下手吧。 “姐姐,你胡说些什么呢。”叶凌月一阵好笑。 蓝彩儿的性格还真是像极了蓝将军,父女俩都有着神一样的思考逻辑。 “这两个你都不喜欢?其实吧,凤王也是个很好的人选,只可惜,他身子弱了点,还有就是北青人士,你要是嫁给了他,就要嫁到北青去了。”蓝彩儿一脸的愁眉苦脸。 要是叶凌月嫁到北青去了,她可就要无聊死了。 一听到凤王的名字,叶凌月沉默了。 想起了白日凤莘的一反常态,叶凌月的心有些乱了。 发生了这种事,她短期内是没有脸去见凤莘了。 蓝彩儿还是叨叨絮絮地说着,叶凌月顾自失神着。 好在这一天后,刀奴很快二度造访了御医院,并告知叶凌月,凤莘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只是还有些虚弱,这些日子,还得在温泉行宫静养,暂时不能有人打扰。 叶凌月听罢,松了口气的同时,还让刀奴带回了几瓶滋补的丹药。 “叶姑娘,那一日,是刀奴莽撞了。”临走之前,刀奴憨憨地摸了摸脑袋,他像是还有什么话要说,可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大步走了出去。 叶凌月考虑了几天后,最终还是决定,和贺家兄弟,一起前往太乙秘境。 毕竟,鸿蒙天对她很是重要,要维持住鸿蒙天,就必须获得空曜晶。 叶凌月交代了御医院和鬼门的事后,告诉蓝府的人,她这阵子,要跟随龙语大师出一趟远门,找几种珍贵的药草。 反正龙语大师这阵子,也恰好要闭关炼制一种新丹药,也不会有人怀疑叶凌月的话的真假。 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叶凌月又采购了几套上等丝绸做的袍子,打扮成了鸿十三的模样后,才去了万宝窟。 得知叶凌月愿意与他们一同前往太乙秘境,贺家两兄弟欣喜异常,即日决定出发。 上古太乙派所在的太乙秘境,位于括苍山脉一代,路途遥远,三人在中途需要乘坐飞行兽。 再看她的肩膀上,右边蹲着小吱哟,左边站着小乌丫。 两头一头长得毛茸茸的很是可爱,一头灰不拉几,萌丑萌丑的。 看到了那两头小兽时,贺老大和贺老三不禁心里嘀咕着。 这次去太乙秘境可是去冒险的,看叶凌月的样子,倒像是出门去旅行的,尤其是这两头小兽,看上去战斗力很一般,带去秘境可别到时候成了拖后腿的。 “十三少,你来了,那我们便可以启程了。”贺老大说着,只听得他一招手,叶凌月只觉得天空传来几声长啸。 三头六阶的赤电雕,一起落在了地上。 太乙秘境太过遥远,若是靠脚力,至少也要走上半年,但是用上飞行兽,只需要十日即可。 这种赤电雕,生活在高空,可在云层自由穿梭,额头有一道闪电般的烙印,最快速度,一日千里,是绝佳的飞行良禽。 “这几头赤电雕,自幼跟随我们三兄弟,若是十三少乐意,可以乘坐我二弟的,不过二弟的那头赤电雕,性情比较暴躁,十三少还是小心点的好。”贺老大生怕叶凌月没有飞行兽,体贴地准备了一头。 鸿蒙天气候异常后,小吱哟和小乌丫都是跟在叶凌月身旁的,看到了那几头,体型数倍于自己的大家伙,小乌丫抖了抖毛发,乌溜溜的眼珠子,瞅了瞅前方那头赤电雕。 那头原本昂着头,一脸桀骜不驯的赤电雕,乍看到了小乌丫,眼底慢是不屑。 这只丑不拉几,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小家伙,也配称为鸟? 这么明显的被歧视了,小乌丫不满了。 它忽的张开嘴,发出阵鸣叫声。 仿佛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威压,早前那头闪电雕立马脑袋和翅膀耷拉了下来,趴在了地上,连气都不吭一声。 贺加两兄弟看得目瞪口呆,叶凌月却只是笑了笑,坐上了赤电雕的背,三人徐徐升入了夜空中,朝着西边飞去。 经过了连日的飞行,三人已经飞出了大夏的国境。 “再往前飞行一日一夜,就到了括苍山了,看不出,十三少还挺能吃苦的。”贺老大赞赏着,他早已从贺老二口中得知,叶凌月是一名女子,而且很可能是凤王的一位红颜知己。 本以为她日夜兼程,体力一定会吃不消,可这几日看来,她和贺老大、贺老二同吃同住,没叫过一声苦。 贺老大和贺老三都是妙手空空门的人,平日风餐露宿的日子没少过,一般人根本扛不住他们这样的日子,所以叶凌月这般吃苦耐劳,为她赢得了不少好感。 两个老头子,已经渐渐喜欢上这个年龄不大,却性子很坚毅的小姑娘了。 正说着,叶凌月忽然眉头一皱。 “两位,小心了。” “怎么?”贺老大当即命令赤电雕放慢了速度。 三人之中,叶凌月是唯一的一名方士。 和武者不同,方士的精神力除了能够攻击和防御外,还可以探查前路。 这也是为什么贺老大和贺老三这一次的太乙秘境之行,一定要找上一位方士当帮手的原因了。 以叶凌月五鼎方士的精神力,可以探查到数里开外的情况。 “前面有些反常。”叶凌月看向了前方。 此时已经是黄昏前后,太阳缓缓落下了地平线,天边是一朵朵被夕阳余晖,映照成了血色的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