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8章 师徒之情 - 神医弃女

第2538章 师徒之情

这两块器令,叶凌月最初也想到器塔里换取神器,可是被纪悠这么一说,她也觉得,洛言方仙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更何况,她自己也算是个器师,用别人炼制的神器,总归是有些怪怪的。 可若是不用,又太浪费了些。 “依我看,我们不如到兑换区看看,最好是能用它们来兑换些何用的神通技,最好是能够增强元神修炼的,这样一来,下次再进入失落大陆,我们也有备无患。” 纪悠一扫早前的颓废之态,怂恿着叶凌月把这两块器令早点出手了。 纪悠从小就是个无法无天惯了的,她天赋不错,可家里人宠的厉害,又有白驹一路保航护驾,才养成了懒散的性子。 在经历“失落大陆”的事后,尤其是被白驹和蒋雪的婚事刺激了,纪悠决定要发愤图强。 叶凌月瞄了纪悠一眼,暗道,也不知道这次失落大陆的事对纪悠而言到底是好还是坏。 两人一商量,还是决定前去兑换区看看。 说起来,两人到了方仙盟也已经有好几天了,拖了洛音母女的“福”,该去的不该去的都去了,唯独兑换区还未去过。 进入方仙盟的学徒不能使用曜晶,就连外界带来的各种材料也是一概不能使用的。 方仙盟之所以这么规定,是为了磨练学徒的各种能力。 学徒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赚取方仙币,用方仙币来在兑换区兑换其他材料,当然,你也可以拥身上持有的各种成品丹药、神器和符箓、阵图兑换。 若是身上的物品不够,也能通过给导师打工或是完成元老会安排的一些工作来赚取方仙币。 叶凌月和纪悠虽然早就有所耳闻,但是到兑换区还是第一次。 两人持着器令,一起朝着兑换区走去。 两人结伴离开后没多久,姿玉长老和洛言方仙走了出来。 “娘……女儿好怕,薄情……薄情在什么地方……女儿好脏,薄情不要我了。呜呜,我要薄情……走开,你们全都走开,不要压在我身上……我要杀了你们……须乐,你滚开!” 洛音神女看到了镜箓中的那一幕后,这几日绷紧的神经,再也把持不住,彻底崩溃了。 看着两女的背影,再看看女儿的可怜模样,洛言方仙差点没把一口银牙给咬碎了。 “洛言,洛言变成这样子,我也很抱歉。只是那叶凌月有烈红衣保护着,如今关千秋也回来了,我们一时之间也没法子下手。早前侮辱洛音的那三人,我已经命人解决了,也算是替洛音报了仇。” 姿玉长老看着老友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叹了一声。 烈红衣谨慎的很,那一日的事情发生后,她就带着叶凌月在符塔里躲三天。 就在这三天里,外出的关千秋也回来了。 得知姿玉长老居然敢趁着他不在,为难他的“宝贝学徒”,关千秋冲到了太阳金殿里,指着姿玉长老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那唾沫星子砸在了脸上,姿玉长老这会儿都还觉得脸疼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对付叶凌月,就算是姿玉长老也没法子。 “难道我女儿就这么白白被欺负了?她的名声毁了,又成了这副样子,将来哪里还有人敢娶她?那两个害我女儿的小贱人,却在方仙盟呆得好好的,这口气我怎么吞的下去!” 洛言方仙不肯善罢甘休。 姿玉长老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忽然计上心头。 “你若是看不过眼,我倒是有个法子,帮你教训那两个丫头,到时候她们也没在方仙盟立足,只要她们一离开方仙盟,烈红衣和关千秋手再长,也护不了她们。” 说着姿玉长老在洛言方仙耳边一阵耳语。 洛言方仙听罢,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先带音儿回去。等到过些时日,我抽出手来,再收拾那两小贱人、” 说罢,洛言方仙带着洛音神女离开了方仙盟。 这一次,洛音神女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她完全丧失了理智,只知道哭闹,这样的情况下,洛音自然是没法子在方仙盟再呆下去了。 洛言方仙没有法子,只能是让她退出了方仙盟。 回到洛神岛时,洛言方仙安置好了女儿。 “我听说你把音儿接回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鸿蒙方仙走了进来。 看到了鸿蒙方仙时,洛言方仙眼眶一红,搂着男人精壮的腰身不放。 “音儿的元神在失落大陆里时,被人侮辱了,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疯了,都怪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 洛言方仙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 鸿蒙方仙听罢,摇了摇头。 “音儿太天真了,她不是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子的对手。” 鸿蒙方仙这么一说,洛言方仙一愣,她警觉了起来。 “你认识那个叫做叶凌月的?” 洛言方仙虽是不喜叶凌月,可不得不承认,那是个长得极其出众的女人。 也难怪薄情会对她死心塌地,但是鸿蒙子又是怎么认识她的? “看你紧张的,我与她算是认识,真要算起来,她应该算是我的徒弟。” 鸿蒙子笑了笑,对于洛言方仙的小气,他早已习惯了。 “徒弟?可她不是玉手毒尊的徒弟嘛?哼,连徒弟都收同一个,那叶凌月还真是个香饽饽,人人抢。” 洛言方仙有些不是滋味。 她虽霸了鸿蒙子几百年,可总觉得,自己没有彻底走入他的心中。 他迄今没有和她双修,洛音也不是她和他的骨血,天知道,她有多么渴望有一个和鸿蒙子共同的孩子。 玉手毒尊那女人,虽然早就死了,可想不到,她居然还和鸿蒙子有一个共同的徒弟。 光是想到了这一点,洛言方仙对叶凌月更加厌恶了。 “你有胡思乱想些什么,我和玉手毒尊早已是过去式了。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只是我名义上的徒弟。如今我俩早已没有了师徒之意,势同水火了。我之所以知道她,是因为九洲鼎的缘故。” 鸿蒙子沉吟道。

上一篇   第2537章 另结新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