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1章 一次不够,多来几次 - 神医弃女

第2551章 一次不够,多来几次

在叶凌月的元神溃散开一瞬,她的元神就被弹出了失落大陆。 叶凌月倏然睁开了眼。 浑身,犹如蚁噬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睁开眼的一瞬,叶凌月的胃部一阵翻江倒海,就剧烈呕吐了起来。 试想,不计其数的飞剑,一下子刺入体内,将体内的脏腑刺了个稀巴烂,剧疼袭遍全身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失落大陆的变态之处就在于,虽然只是元神,但遭受的痛苦和现实一模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早前洛音神女被侮辱后,被逼得发疯。 足足一刻钟后,叶凌月连胃里的苦胆水都吐光了,才缓过了一口气。 “修罗剑冢,当真是名不虚传。” 叶凌月擦了擦嘴边的秽物,苦笑着扯了扯嘴角。 太快了,剑冢里的剑煞的速度,快得惊人,叶凌月甚至来不及反应,元神就被击杀了。 她甚至连剑冢的内部都还没踏入,叶凌月可以肯定,她再闯一次,元神依旧会落了个四分五裂的下场。 那鬼地方,当真能够修炼出第三元神? 叶凌月在心里暗骂了一通,可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继续进入了失落大陆。 正如叶凌月预期的一样,第二次闯修罗剑冢,她依旧没能进入剑冢,在躲过了两把剑煞,她就同时被近百把神剑可刺成了马蜂窝,再度光荣地阵亡了。 失落大陆外,叶凌月再度睁开了眼,脸色惨白,好在这一次,她没有再呕吐。 她强忍下了身体上的不舒服,继续硬着头皮,往失落大陆里闯。 这时,有一个人从失落大陆里走了出来。 看到叶凌月时,那人微微一诧。 是她? 那人走到了叶凌月的肉身前,看了几眼。 “这家伙,不会是刚开始修炼强化版神蚕诀神蚕诀就去了修罗剑冢吧?也对,她是新学徒,也只能去修罗剑冢。” 站在叶凌月面前的人,身形娇小瘦弱,一身宽大破旧的方士袍。 正是早前叶凌月在兑换区里遇到的陆隐霜。 此时,她手上提着一对爪刃上面寒光闪闪,闪动着异常炫目的神纹,正是一柄高级神器焚烈爪。 陆隐霜的运气不错,她从叶凌月那得了器令后,就去了器塔,得到了一件高级神器。 也是为此,她对叶凌月的印象还算不错。 “胆子够大,可惜太不自量力,估计进一次修罗剑冢,就够她躺上十天半个月了。” 陆隐霜的唇角勾了勾,很是讽刺地瞟了眼叶凌月。 就算是她,修炼成了第二元神,至今还无法闯入修罗剑冢的最深处。 陆隐霜正沉思着,她身前的叶凌月忽然动了动。 陆隐霜知道,那是叶凌月元神被击杀,归位的表现。 她闪身避到了一旁。 叶凌月睁开了眼,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还是太慢了,那些剑煞还是了得,每一个剑煞,威力都堪比一名小神通境的武者。不过这一次,好歹比上一次强一些,我躲过了四个剑煞的攻击,坚持了三个呼吸的时间。” 叶凌月自我安慰者。 比起第一次,被秒杀,这一次已经进步许多了。 而且叶凌月也同时意识到,她的元神在被剑煞百剑穿身之后,比起早前更强了一些。 看来陆隐霜还算是厚道,她的强化版的神蚕诀还是有些用处的。 叶凌月稍作调息,再度元神出窍,进入了失落大陆。 隐藏在暗处,本想看个笑话的陆隐霜在看到叶凌月被弹出来的一瞬,露出了“早知道会这样”的神情。 可当她看到叶凌月再度闭上眼,再度进入失落大陆时,她愣了愣。 “这丫头居然还能凝聚元神,再度进入失落大陆?这怎么可能?” 陆隐霜一脸的震惊。 她可没忘记,当初她第一次进入修罗剑冢元神被击杀时后,可是足足半个月才鼓足了勇气,再度闯入失落大陆。 那时,她已经是一名一星导师了。 可叶凌月,不过是一个新学徒,居然在一次失败后,立刻就再度闯入了失落大陆。 而且看上去,除了脸色惨白点,完全没有异常。 又过了片刻,大概是五六个呼吸的时间。 叶凌月再次被击杀。 她也不停歇,就跟个愣头青似的,继续闯入失落大陆。 夜,漫长而又静谧。 反反复复,叶凌月这一晚,足足闯了十次修罗剑冢。 每一次,她被杀的时间都能往后拖延多个呼吸。 到了第十次时,她已经能够维持一刻钟。 到了天边第一颗启明星升起时,叶凌月的肉身和元神都已经达到了极限后,她才强打着精神,离开了。 冰冷的露水,打在了陆隐霜的身上。 咕咚—— 陆隐霜听到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十次……足足十次? 一个一星鼎的学员,竟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一次性闯了十次修罗剑冢。 她的元神,还能完好无损,而且看上去有不断增强的趋势。 “那家伙,不会是怪物吧?” 陆隐霜打了个激灵。 “这样下去,她很可能能修炼出第二元神,若是她能修炼出来,也许她就能去那地方,替我找到那样东西。” 陆隐霜迟疑着,看向了叶凌月离开的方向。 “也罢,还是先调查清楚那学徒的身份再说。” 陆隐霜沉吟着,身影一逝,消失了。 叶凌月在修罗剑冢里修炼了整整一个晚上,回到住处时,她只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元神好像随时要离开身体一般,手脚也不听使唤。 她倒头就睡,一直到了天彻底亮了,她听到了一阵异样的声响。 声音是从对面纪悠的住处传来的。 她连忙起了身,走出去一看。 才刚打开房门,就听到“啪”的一声。 门外,纪悠一巴掌扇在了白驹的脸上。 “白驹,你真让我恶心。” 纪悠和白驹相对而立,纪悠的脸上满是泪水,白驹呆站在了那里,眼底满是痛苦之色。 “纪悠,发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意识到有些不对,她刚欲发话,就见蒋雪快步跑了出来。 她身上衣衫不整,还披着白驹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