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2章 贱女的真面目 - 神医弃女

第2552章 贱女的真面目

看到了这一幕,叶凌月顿时明白了过来。 白驹怎么会和蒋雪……难道说早前她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纪悠,你怎么能打白驹,我和他本就是双修伴侣,你一大早贸贸然闯进来,那还有理了?” 蒋雪心疼地看了眼白驹。 白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脸沉痛地望着纪悠。 “纪悠,我……” “够了!什么都不用说,是我瞎了眼。白驹,你知道吗,我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气,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纪悠的脸上,泪水滚滚落下。 她昨日听了叶凌月的劝告,想了整整一个晚上。 好不容易,她才鼓起了勇气,想要去向白驹告白。 她一早就想去告诉白驹,可当她推门而入时,看到的却是一脸娇羞的蒋雪和神情慌张的白驹。 白驹赤着上身,蒋雪披头散发,那一刻,她什么多明白了。 白驹猛地抬起了头来,目光里满是难以置信。 纪悠说她喜欢他? 白驹的心中,闪过了多种情绪。 有欢喜,也有震惊,可随之而来的却是痛苦和窒息之感。 看到纪悠白净的小脸上布满了泪水,白驹的心犹如撕裂般难受,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纪悠的感情并非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纪悠,我……” 看到纪悠转身就要走,白驹禁不住上前一步,想要拦下她,可他的手伸出去之后,又缩了回来。 如今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再去追求纪悠。 蒋雪在一旁看着,眼底多了几分欢喜之色,她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白驹是她的了。 “慢着,白师兄,我看你的精神不大好,看样子像是中了毒。” 就在蒋雪的得意之时,叶凌月看来眼白驹。 蒋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神情有些慌乱,纪悠和白驹也微微一怔。 可旋即,蒋雪就恢复了常色。 她的迷魂药无色无味,经过了一个晚上,根本不可能检查的出来。 更何况,迷魂药在神界很是罕见,白驹是符师,叶凌月也不过是个一星学徒,根本不可能认出来。 “我的确有些头昏眼花。” 白驹看了眼蒋雪,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他已经不记得了,可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是喝了蒋雪递过来的茶水之后意识才开始不清醒的。 等到他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和蒋雪衣衫不整。 他心里也怀疑蒋雪动了什么手脚,可想起蒋雪这些年对自己一直一心一意,自己又污了对方的清白,他实在无法开口质问蒋雪。 叶凌月、纪悠和白驹都看向了蒋雪。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怀疑我对白驹下毒不成?白驹,昨晚你我分明是心甘情愿的。” 蒋雪抵死不承认。 “是不是,查一查就知道了。” 叶凌月说罢,看了眼白驹,白驹略一迟疑,带着三人就往自己的住处走。 一进入白驹的住处,叶凌月等人就看到了床榻上一片凌乱。 床褥间,还有一滩可疑的血迹。 看到了那滩血迹时,纪悠死命地咬住了唇,而白驹也是一脸的惨白。 唯有蒋雪一脸的得意。 纪悠一跺脚,就要往外跑,却被叶凌月一把拉住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水杯应该就是昨晚白师兄喝过的水杯吧?” 叶凌月随手拿过了桌案上的一个杯子。 白驹点了点头,蒋雪瞬间紧张了起来。 叶凌月拿起了水杯,嗅了嗅,脸上就露出了了然的神情来。 “九品迷魂药,难怪白驹师兄会中招。” 蒋雪的娇躯微微一颤,美眸瞪圆。 “叶凌月,你不要胡说,什么迷魂药不迷魂药。”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这女人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九品迷魂药的药效很强,你下得分量又太重,我敢肯定,昨晚白驹师兄喝了之后,立刻不省人事了,别说是和你交好,只怕连翻个身都很难,另外床榻上的那血根本就不是人血。 “你胡说!” 蒋雪恼火的浑身发抖。 白驹和纪悠的脸上,则是阴转晴。 “我是不是胡说,只要把东西带到长老会,找到丹塔的人一鉴定就知道了,就怕你没有这个胆量。” 叶凌月耸了耸肩。 蒋雪的身子晃了晃,她还真不敢。 若是事情闹到了长老会,真相就会被揭发,到时候她在方仙盟要怎么立足。 昨晚,她本意是要用迷魂药和白驹生米煮成熟饭,哪知道她一不留神,加了太多,白驹昏迷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嘴里只是无意识地念叨着“小纪悠。” 蒋雪干瞪眼了一个晚上,直到早上纪悠找了过来,撞到了,才发生了误会。 蒋雪眼看事情败露,忙装成了一副委屈的模样。 “白驹,我不是故意那么做的,我也是因为太爱你了,怕纪悠抢走你。” 蒋雪说着,楚楚可怜地望着白驹。 每回,她露出如此的神情,白驹都会原谅她,她相信这一次,她也不会例外。 “蒋雪,你要不要脸,白驹,你若是敢原谅她,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纪悠见了蒋雪那矫揉造作的模样,险些没恶心的吐出来。 “蒋雪,我可以原谅你这次。” 白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缓缓开了口。 纪悠倏地瞪大了,难以置信地望着白驹,心里难受的紧。 蒋雪的脸上一喜。 “白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可不等她说完,一股精神力如同暴风雨般,猛然撞在了她的身前。 蒋雪惨呼了一声,人已经摔倒在地,胸腹一阵骨断的痛楚感,她的两根肋骨,被生生折断了。 “但你错在不应该把主意打到小纪悠身上,你我的婚约,就此作罢。” 白驹站在那,脸上再无温暖的笑意,那一刻,他仿佛变了个人般。 “白驹,你不能甩了我,我们有婚约在身!” 蒋雪犹不死心。 “蒋雪,别逼我把事做绝了。你为姚导师堕胎的事,你当真以为我不知情?” 蒋雪面如死灰,她看了眼纪悠,再狠狠瞪了眼叶凌月。 “你们走着瞧,我今日受的羞辱,一定会让你们加倍奉还!” 她挣扎着爬了起来,狼狈地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