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5章 买卖纠纷 - 神医弃女

第2555章 买卖纠纷

叶凌月很高兴纪悠能够那么快恢复过来。 “去兑换区干什么?我没有方仙币,也也没有器令了。” “你没有我有。我决定了,我要忘记白驹,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当恋兄狂,我要把白驹送给我的东西,统统都换成方仙币,钱可比男人可靠多了。” 纪悠充分发挥了醉酒一条虫,醒来一条龙的神奇体质,拉着叶凌月就往兑换区冲。 纪悠每年都有像白驹讨生日礼物的习惯,白驹的这些礼物,价值都不低,最差也是中级神器,还有一些高级符箓和饰品,衣物。 以前纪悠将这些礼物全都当成了宝贝,谁都不许碰一下,这会儿她失恋了,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些东西全都兑换掉。 她如今是一名中级符师,失恋之后,发奋要冲击高级符师。 她早前购买了一张天符,可一直没舍得买材料,这次一次性出手,零零总总也换了三四十枚方仙币。 纪悠顿觉自己财大气粗,嚷嚷着要请叶凌月吃饭喝酒。 要不是有叶凌月开导,她这一次还真是缓不过来了。 “你就别瞎折腾了,若是真想感谢我,就先借我五枚方仙币,待我过阵子打工赚到钱了,再还你。” 叶凌月这阵子一直忙着修炼,连给关导师和烈红衣跑腿的机会都没有,也就没赚到什么方仙币。 可她又忙着冲击修罗剑冢,修炼第三元神,所以打算过阵子,修炼成了第三元神后,再想法子赚钱。 “我们俩谁跟谁,我的方仙币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我借你十枚,不算利息。” 纪悠二话不说,就分了叶凌月十枚方仙币。 两人就往兑换区的各个铺子走去。 两人走后没多久,早前购买纪悠的物品的几名学徒就偷偷摸摸走出了兑换区,将纪悠兑换的那些物品,交到了某人的手里。 “白导师,我们按照你的吩咐,高价收购了纪悠的所有东西。” 白驹神情复杂,给了那几名学徒一些方仙币,将纪悠的物品全都收了回来。 “纪悠,你还真是狠心。我的东西,又岂能落到其他人的手中。” 兑换区里,纪悠的眼皮子跳了跳,莫名的有些不安。 “我需要买一些炼符材料,包括十份高级神兽血,一些中级神兽的皮毛还有一些矿石。” 叶凌月和纪悠站在了一家摊位前。 她到方仙盟也已经有五六天了,身上的符箓已经耗费一空,刚好需要重新炼制一批。 “我也得购买一批。就按照你要的东西,给我也来一份好了。” 纪悠心不在焉道。 哪知,那名摊主说道。 “不好意思,我的东西不能卖给两位。” 叶凌月和纪悠一愣。 “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又不是没钱,凭什么不卖给我们东西?” 纪悠不满了。 “两位,这里是兑换区,买卖讲究自由,你们有钱,我依旧可以不卖。” 那位摊主说罢,就将材料全都收了起来。 “不卖就不卖,我们换一家,我就不信,我有方仙币还买不到材料。” 纪悠翻了个白眼,拉着叶凌月就走。 只是,叶凌月和纪悠都没想到,她们还真的遇到了有钱也买不到的事。 整整一个下午,她们在兑换区里四处碰壁,从摊子到个人零售,兑换区里没有一个人肯出售材料给她们。 “哎,这些人一个个的事怎么回事,干嘛不卖我们东西!不行,我在和他们说说。” 纪悠无语了。 “纪悠,别试了,你难道还看不出,他们是故意不卖给我们的。有人,不让他们出售材料给我们。” 叶凌月抿了抿嘴。 早几日,纪悠还能在兑换区顺利兑换材料,她也能兑换神蚕诀,不过是几日之间,就全都变了样。 那些拒绝出售物品给她们的摊主,全都面有为难之色,隐晦地提醒叶凌月她们,若是出售材料给她们,他们就没法子在兑换区混下去了。 “有人针对我们?是谁?不行,这事我们得去找长老会理论。” 纪悠愤愤不平着。 “只怕找长老会也没用,你别忘记了,我们早前得罪了什么人。” 叶凌月一直很奇怪,洛音神女吃了这么大的亏,洛言方仙离开后一直没有动静。 如今看来,洛言方仙并非没有动静,而是还没下手。 这些摊贩大多是方仙盟里的老学徒和导师,能让他们集体拒绝出售材料的人,在方仙盟里一定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叶凌月回想起了那一日,和洛言方仙很是亲近的姿玉长老。 如果没猜错的话,就算是她和纪悠将此事告到了长老会,结果依旧是一样的。 毕竟在兑换区,买卖自由。 “那可怎么办?我们没有炼符材料,之后在方仙盟怎么修炼?” 纪悠也急了。 她要炼符,叶凌月要炼阵炼符都需要材料,没有材料,两人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纪悠,对不起,这一次怕是我连累你了,惹上了她们。” 叶凌月抱歉道。 “你瞎说什么,你也是为了救我,才会惹上那帮人的。当务之急,我们想法子凑点材料。我试试,能不能高价收购一些。” 纪悠还不死心,她又询问了一圈。 可哪怕是她把价格的提高了一倍,兑换区里依旧没有人肯出售材料给她们。 “要不,我想法子去和关导师和烈导师问问。” 叶凌月想来想去,只有去找两位导师想法子。 “这恐怕是不行的,方仙盟的长老们的材料,去都是长老会提供的。每个月都是定量定额的,如果真像你说的,长老会有人针对我们,那对方一定也会严格审核两位长老的材料。” 纪悠遗憾道。 换了以前,她倒是可以找白驹问问,可如今她和白驹闹僵了,纪悠可不愿意去找白驹。 正在两人为难之际,纪悠眼睛突然一亮,她指了指叶凌月的背后。 “那不是陆疯子嘛!我们要不要问问她?如果是她的话,也许不会理会长老会的命令,换一些材料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