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1章 缘起缘灭 - 神医弃女

第2561章 缘起缘灭

纪悠的祖奶奶一门心思暗恋夜凌日,还为此伤了夫妻和睦,差点引来了家族纠纷。 纪奶奶的夫君,也就是现任纪家的族长,他爱妻成痴,偏偏妻子只爱慕夜凌日,他为此还吃了几次飞醋,和妻子在佛堂里大打出手,最终还是纪奶奶一哭二闹三上吊,纪家主才服了软。 打架的结果,就是夜凌日和纪家的列祖列宗们享受了一样的待遇,供奉在佛堂里呢。 这会儿那画像还挂在那里呢。 听纪悠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叶凌月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么说来,阿日的画像还在你们纪家佛堂一直供奉着?” 纪悠点了点头。 她小时候看夜凌日的画像,还不觉得他长得帅,在她心目中,自家白驹舅舅才是最帅的。 可今日见了真人,不得不说,夜凌日的本人比起画像来还要俊美的多。 不过许是小时候看习惯了的缘故,亦或者是心里还牵挂着白驹,纪悠对于夜凌日的免疫力还是挺高的,并没有像其他女学徒女导师那样,露出花痴的表情来。 这倒是让夜凌日见纪悠顺眼了一些,脸上难得有了一丝丝的笑容。 叶凌月见状,连忙热情地介绍起了纪悠来。 “阿姐,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夜凌日冲着纪悠点了点头,纪悠在他心目中,就一小姑娘,毕竟自己都是和她祖奶奶相亲过的人了。 纪悠很知趣地先行离开了。 叶凌月和夜凌日走到了一旁,夜凌日微微皱了皱眉,扫了扫四周,只见了前方有一道人影一闪而逝。 叶凌月也跟着看了一眼,就见了白驹拦在了纪悠面前,叶凌月眼底一片了然,拉了拉阿日,姐弟俩走远了。 纪悠怒目而视,瞪着眼前的白驹。 “白驹……哥哥,你拦着我做什么?” 白驹瞪着纪悠,肚子里也憋着一股气。 方才见纪悠要去见叶凌月的哥哥,他鬼使神差就跟了上来。 他也说不上是什么心态,明明早就已经告诫自己,不能再靠近纪悠,要放手,让纪悠找到自己的幸福,可他的脚步还是不听使唤。 他自圆其说,是要替纪悠把关。 小纪悠办事冲动,万一一不留神被人欺骗了怎么办。 只是一看到夜凌日和纪悠站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纪悠眼底还闪动着“憧憬”之光时,白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起来了。 他没想到,叶凌月的哥哥竟然是夜凌日。 纪悠认得夜凌日,白驹自然也是认得的。 只不过白驹并不是在佛堂里看到了夜凌日的画像,像他这种血统不纯的私生子,压根不够资格进入佛堂里。 白驹认得夜凌日,是因为在长老会打过交道。 夜凌日代表第二军团,曾经采购过一批符箓。 听着纪悠喊了自己一声“哥哥”,白驹的心底说不出的别扭。 他冷哼了一声,拉长了脸。 “纪悠,我只是来告诫你一句,你和叶凌月做朋友没关系,但不要和夜凌日扯上关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谁做朋友,和你没关系吧。” 纪悠很不喜欢白驹的这副口吻。 虽说她也很奇怪,叶凌月和夜凌日怎么回事兄妹,可叶凌月不说,她也不好问。 她也知道,神界很多家族都有自己的隐秘,叶凌月和夜凌日长得挺像,没准两人真有什么血缘关系,只是因为一些隐秘,所以不便透露。 她喜欢凌月,爱屋及乌,也挺喜欢夜凌日的,倒不是男女间的喜欢,而是仅仅对于好友兄长的一种崇敬式的喜欢。 只是这些事,她也懒得和白驹说。 就许他白驹和一群女学徒女导师暧昧,她就不能有个崇拜的“兄长”? “纪悠,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懂事一些?夜凌日是什么人?他是八荒神尊的长子,神界第二军团的上将军,他们父子俩,牵涉到新神帝继承人的事。你也许不知道,纪府支持的乃是风谷神帝推举出来的北境神尊奚九夜。” 白驹语重心长道。 方仙盟虽然是个中立组织,可是天下将倾,岂有完卵,方仙盟如今,也是各有党派。 像是关千秋和烈红衣这样的中立派,在八大扛鼎方仙中也不多见了。 更多的人,因为须弥方仙或者是洛言方仙的缘故,站在了风谷神帝和冰原女帝一方。 其中,风谷神帝获得的方仙势力的支持最多。 纪府作为神界方士家族的老牌实力,也已经站到了风谷神帝和奚九夜这一阵营上。 白驹虽然更愿意和关千秋统一战线,维持中立的态度,可他和纪悠身上,好歹也流着纪府的血,事关系到纪府的利益,白驹也不愿意纪悠站错队。 “你若是和夜凌日走得太近,让家主知道了,只怕你连方仙盟都待不下去了。” 白驹警告道。 纪悠一听,面色不变。 “家族是家族,我是我。家主针对八荒神尊,说白了还不是一己之利,他不就是恼恨祖奶奶暗恋夜大哥的事嘛,这都过去了几百年了,家主真小气。” “纪悠,你说话小心些,那是你亲爷爷。” 听纪悠一口一个夜大哥,白驹心底就直冒酸袍。 这才认识多久,这小丫头就一口一个大哥,真是有够膈应的。 “我的事,不用你们管。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和凌月都是好朋友。” 纪悠跺了跺脚,也不理会白驹,拔腿就跑,留下了白驹留在了原地,一脸的烦躁。 白驹和纪悠的这场小争执,并没有影响到叶凌月和夜凌日的这次碰面。 确定了四周没有他人之后,叶凌月才询问起夜凌日来。 “阿日,你怎么突然来了方仙盟,还自称是我的家人,早前我们不是说好了,暂时隐瞒你我之间的关系嘛?” 叶凌月一脸的谨慎。 她不想因为她的关系,给爹娘和两个弟弟引来麻烦。 尤其现在还在神帝竞争的关键时期。 “阿姐,你放心,知道我身份的人并不多。我对外只是称呼是你的表哥,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一些关于帝莘和我自己的事。” 夜凌日郑重其事地说道,说着,还取出了一封帝莘的亲笔信交给了叶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