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2章 蓝颜祸水 - 神医弃女

第2582章 蓝颜祸水

帝莘还未说完,莫小北就冷笑了两声。 “我若是不答应呢?你别以为,海神军营没人管,你就可以胡作非为,你杀了薛将军,已经有人上报军团,你若是再杀一名将军,就算是第一元帅也保不了你。” 他可以猜得到,“蚩印”所谓的交易,必定就是让他返回第一军团。 可他并不想返回第一军团,这一点,他和在海神军营的其他将军们不同。 他之所以帮助第六元帅,利用十三神魔岛的人对付“蚩印”,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他要替蚩印报仇。 蚩印没有把他当兄弟,但不意味着,他没有把蚩印当兄弟。 “你先别忙着拒绝。我还没说出我的条件,只要你和我合作,我可以帮你离开军团,甚至帮你去找你想找的人。” 帝莘敢杀薛将军,自然有十全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他同样也很清楚,莫小北心中真正想要什么。 帝莘在出发前,就咨询过第一军团的书记官,海神军营里是否有第一军团的旧部。 莫小北的名字,赫然在列。 莫小北在第一军团中,并不是什么声名显赫的将军,他不爱战争,却因家族的缘故,不得不从军。 加入军营后,他也是蒙混度日,靠着一手打听情报的本领和易容的能耐,混到了将军一职。 有一次,他带着一只军队外出征战,遇到了天外异魔的埋伏。 他身受重伤,险些身死。 可他却被一名女天外异魔救了起来。 那名女天外异魔偷偷替他疗伤,两人朝夕相处了两个月,莫小北爱上了那名女天外异魔。 他本想与那名女天外异魔远走高飞,可却被随后赶到的其他军团的人发现。 他被当成叛徒,那名女天外异魔为了保护他,也被击杀。 此后,莫小北别军事会议审判,最终流放海神军团。 自那以后,莫小北自暴自弃,同时对十三军团生出了愤恨之意。 他在海神军营中,勾结十三神魔岛的人,私下交换一些消息,得以在海神军营里存活下来。 他恨透了十三军团,宁死也不愿意回去。 所以方才帝莘一提出做交易,莫小北当即就拒绝了。 可当帝莘说能让他再见到他的恋人时,莫小北的面色骤变。 “你绝不可能帮我找到她,她已经死了。” 他亲眼看到她被乱箭击杀,倒在了血泊里,她那张美丽的脸,渐渐苍白,那双温柔的眼,再也没有了生机。 是他害死了她。 “你难道没听说过,天外异魔的将领,都拥有不死之体,哪怕他(她)身受重创,但只要心脏未毁,就能再生。你的那一位,想来也是一位天外异魔将领。” 帝莘的话,让莫小北的眼底,生出了希望之色,可同时,他也警惕了起来。 “你说得是真的?你到底是谁,为何你会知道她的来历,难道你也是天外异魔,你混入军团到底是何居心!” 他的恋人,的确是一名天外异魔将领。 可她和其他天外异魔不同,她告诉莫小北,她是被来神界的,她原本是一名小贵族的千金,自小学医,她不喜欢战场的杀戮和血腥。 那一日,她被射杀时,心脏应该还是完好的,这么说来,她很可能还活着。 “怎么,这会儿你倒是记起你军团军人的身份了?十三神魔岛里的一些人,只怕比天外异魔还要十恶不赦,你倒是乐意勾结他们,出卖情报给他们。” 帝莘反讽道。 莫小北脸上一红。 “我只是为了救我的副将,他追随我几十年,第九岛主答应我,只要我提供这次军事会议上的结果,就会把他放了。更何况,你以为海神军营的人真的敢对付十三神魔岛的人?” “笑话,我们是兵,他们是罪犯,这年头,难道兵还要跑罪犯不成。什么皇亲国戚,贵族子弟,只要被流放到了十三神魔岛,都得乖乖听命行事,若是不从,宁杀勿纵。” 帝莘冷笑道。 “你说的容易,你倒是把人给我救出来再说,只要你能把我的副将和那几十名神兵救出来,我就答应和你做那笔买卖。” 莫小北不屑道。 在他看来,帝莘这种从内陆军团来的将军,哪怕在与外战场很是骁勇善战,但是一旦进入了十三神魔岛,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十三神魔岛很是特殊,当年四大神帝为了禁锢这批罪犯,在十三神魔岛所在的神煞海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钉入了四根镇魔神柱,形成了一个海域大阵,所有进入海域的生灵,实力都会折损一半,就连海神军营也不例外。 训练有素的海神军,一旦进入海域,就会实力大跌,而神魔岛上的罪犯们,利用地理之利,每次和他们交战,海神军营都会损失惨重。 这也是为什么,赞成议和的将军人数越来越多。 “我明日就会混入第九神魔岛救人,不过你必须与我随行,帮我易容成囚犯的模样。” 帝莘说着,拿出了一本囚犯手册。 海神军营里,有几乎所有被流放到神魔岛的罪犯的资料以及流放的岛屿。 帝莘原本想通过囚犯手册找到小乌丫的下落,奈何他翻看了一番后,发现小乌丫的资料并没有登记在册。 一打听,才知道小乌丫当初是由冰原女帝亲自送往十三神魔岛的,没有通过海神军营,要想打听到她的下落,只能到神魔岛上打听。 帝莘有心混入神魔岛,奈何他的面具和脸都太“碍眼”了些,只能是通过莫小北的帮忙。 莫小北在海神军营呆了那么久,对当地的情况也熟悉,通过他,再合适不过。 莫小北顾虑到自家副将的安危,还是答应了帝莘。 “你先把面具摘了,我替你易容。” 莫小北选了两名中期犯的脸,打算将自己和帝莘易容成囚犯的模样,借机混入第九神魔岛。 可当帝莘把面具摘下来时,莫小北一愣。 饶是身为直男的莫小北,看到了帝莘这张天妒人怨的脸,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靠,你这张脸,我看我俩也不用冒充什么罪犯了,只要把脸往那一摆,第九岛主就会对你死心塌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