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5章 手段了得 - 神医弃女

第2615章 手段了得

而就在叶凌月思念帝莘的同时,在了十三神魔岛的帝莘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说罢,别逼我说第二次,她在哪里?” 帝莘的剑抵在了第六岛主的咽喉上。 第六岛主的咽喉抖了抖,她还没恍过神来。 眼前这个男人,用了不到几天的时间,就占据了第六神魔岛,在此之前,她甚至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 那是个长得毫不起眼,脸上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的男人,对于喜好男色的第六岛主而言,这种人,放在了人群里,她连多看一眼都不屑。 可就是这么个人,将她在是十三神魔岛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一下子毁去了。 帝莘手中的那把剑看上去很钝,甚至没有剑刃,可第六岛主丝毫不怀疑它的威力,因为她方才,亲眼看到帝莘用这把剑,劈开了她最得力的侍卫的胸膛。 她的叔叔派来的,专门保护她的那名侍卫,在这个男人面前,笨拙的犹如一块木头,就那么毫无预兆地被劈开了。 尽管如此,第六岛主并没有立刻妥协。 她抬了抬眉,只吐出了一句话。 “你敢动我?信不信只要我叔叔一句话,就可以踏平你们整个海神军营?” “帝莘,你小子悠着点,她,不能杀。” 莫小北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他的身后,还站着他的副将,以及几十名早起那被第六岛主抓来的那些神兵们,毫发无伤。 莫小北一惊得知了假蚩印的名字,不得不说,这小子天生就是个战略奇才。 他也没想到,帝莘竟真的做到了,只是用了几天的时间,这小子就神乎其技般,救了所有的人。 而且,在不动用一兵一卒的情况下。 对,就是不用一兵一卒,这小子所做的一切,在莫小北看来,只是动了动嘴皮子。 帝莘上了岛后,第一时间,找到了第六岛主的姘头们。 那些姘头,大多数是被第六岛主强抢过来,禁锢在第六神魔岛上的。 第六岛主将他们亵玩之后,对待他们比猫狗还不如。 这些人的数量可不少,足足又近千人之多。 帝莘只用了三言两语就蛊惑了那些人,那些人竟一起叛变了,他们冲入了第六岛主的寝宫,杀了大量的侍卫,抓住了第六岛主最宠幸的男宠们,最后,第六岛主也被抓住了。 第六岛主被抓时,正在了床榻上。 她在于自己的一名男宠欢好之后,一脸的靥足。 她压根没察觉,自己寝宫里的香鼎里已经被放了一种致人神力全无的香,是她的那名男宠,亲手放进去的。 整个途中,帝莘唯一的一次动手,就是对付第六岛主的那名侍卫长。 那名堪比次神尊级别的存在,被帝莘斩落剑下,死相可怖。 这是莫小北见帝莘第二次动手,不得不说,比起上一次来,帝莘的手段更加辛辣。 “我早就说过了,我只要知道她的下落。我已经查过卷宗,小乌丫应该就是被流放到了第六或者是第八神魔岛。我在岛上,没有发现她。” 帝莘讲起这一点时,还有几分恼火。 小乌丫不过是忤逆了须弥方仙,照理说,就算是被流放到了十三神魔岛,应该也是只短期犯,关押个十年至多二十年。 可是冰原女帝却将其流放到了这两个岛屿之间,这两个岛屿,关押的都是中期甚至是一些长期犯。 而且这里的罪犯,要么是和神界的贵族们沾亲带故,要么凶狠无比,帝莘很难想象,像是小乌丫那么心底纯良的女孩子,在这种地方,要如何自保。 洗妇儿要是知道了小乌丫的处境,不知会多么难受。 一想到这里,帝莘手中的天阙又往第六岛主咽喉里逼近了几分。 那没有剑刃上,涌动着肉眼难以言喻的杀气。 “你倒是可以试试,我敢不敢。在这神界,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 第六岛主只觉得喉咙紧了紧,还真是个不怕死的,她在十三神魔岛那么久,还从未见过全然不怕风谷神帝的。 看来,这次海神军营是来了个煞星了。 第六岛主眼珠转了转,干笑了两声。 “小子,你不敢杀我,杀了我之后,那就一辈子没法子知道,那小丫头去了哪里。实话告诉你,十三神魔岛那么大,你光是找,就需要耗费一年以上的时间。没有我,你最终只会招到一具尸体。” 第六岛主是什么人,她在风谷神帝座下时,曾经担任过戒律神尊,掌管风谷神帝座下的刑罚。 她深谙人性,也很懂得,在什么情况下明哲保身。 她虽然不知道帝莘口中“她”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看帝莘的模样,很是重视那人。 咽喉上的天阙重剑,收了起来。 第六岛主面航一喜,对方果然奈何不了她。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该杀你。不过,我可以杀他们。” 帝莘说罢,看了莫小北一眼。 那小子摸了摸鼻子,挥了挥手,身后的神兵很快就押上来了七八个男人。 那些男人,或是清秀,或是俊美,一个个都皮肤如雪,脸上连一个毛孔都看不见,穿着最好的绫罗绸缎,脸上甚至还涂抹了胭脂口红。 在场的,全都是第六岛主最宠爱的男宠们。 第六岛主外形长得像男人,五大老粗,肤色黝黑,物极必反,她喜欢的男宠,却都是些阴柔气十足,娇滴滴的伪男人。 看到了他们这副样子,莫小北这样的纯爷们,恨不得一刀一个。 他们一看到第六岛主,就个个带着哭腔,争先恐后,就往第六岛主身上扑。 “岛主,快救我们。这些人要杀我们。” 第六岛主看得心疼,就要搂过“美人”疼爱一番。 哪知眼前一道白练如虹,夹杂着红光。 一颗头颅,滚到了第六岛主的怀里。 第六岛主只觉得气息一窒,她最最宠爱的男宠之一,叫做小乔乔的那位,他的脑袋,就这么被砍了。 他的眼,直勾勾地瞪着第六岛主。 帝莘站在了一旁,手中的那把天阙上,血还是热腾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