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1章 庸医 - 神医弃女

第2621章 庸医

骆锦冰一听,愕了愕。 “不是癫痫?可是随军的老军医诊断后认定了这是癫痫。” 随军的老军医是早前骆剑元帅在世时,重金礼聘来的。 “既是如此,就让那名老军医再来诊断一番。” 叶凌月不以为然着。 骆锦冰命人前去请那名老军医。 那老军医一入门,就满脸的怒气。 “将军,我听说你命人停了老夫的药,没有这些药,女兵们的病情会不断恶化。” 那老军医留着一把枯黄的山羊胡须,身形瘦削,看上去干巴巴的。 他一入营,就留意到了叶凌月。 “他是何人?为何会在营帐里?将军,我早就说过,癫痫这病可能会传染,闲杂人等,不准在病患的营帐里久留。” 他言语严厉,一脸的趾高气扬,竟是比骆锦冰这个正牌的将军还要威严几分。 “他是我请来看病的方士,方才他已经诊断过了,说几名女兵得的不是癫痫。” 骆锦冰如实相告。 “胡说八道,你算什么东西,敢质疑老夫的医术?老夫乃是长生神院内院第九百八十届的优秀学员,四大神院出身,你倒是说说,你是那座神院出来的,是从何人?” “在下夜凌,是太虚神院的学员。” 叶凌月一听,眉毛蹙了蹙。 难怪这人这般跋扈,原来是长生神院内院的学员,内院的学员,历来眼高于顶,好在她当初没有加入内院,看病不准,药不对症,这样水准,也亏他是随军军医,不知有多少人,被他耽误了治疗。 “原来是太虚神院。” 那老军医一听,胡子抖了抖,满脸的不屑。 “将军,你不熟悉方士界的事,老夫不妨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能信他的话。太虚神院是什么来历?那里面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全都是一些被长生神院开除了的废物。他们在一个叫做叶凌月的黄毛丫头的带领下,组建了那所破学院。听说这会儿,连基本的办学资格都还没有。” 太虚神院从长生神院分裂出来,还带走了一批外院的种子学员和内院的准学员,这件事,触怒了长生神院的高层,他们一直在外抹黑太虚神院和叶凌月。 骆锦冰迟疑了下,再看了看叶凌月。 “夜凌,老军医说得可是真的?” “一派胡言,太虚神院乃是太虚神尊所创,它从未真正加入过长生神院,里面的学员和导师,也全都是业界精英。只有在下的医术……我虽然年轻,可已经加入了方仙盟。我倒是想问问这位老军医,你可是方仙盟的成员?” 叶凌月说着拿出了方仙盟的信物。 看到了方仙盟的信物时,骆锦冰眼前一亮。 方仙盟在神界,可是超凡脱俗的存在。 只有最优秀的方仙级别的存在,才可以加入方仙盟。 即便是四大神院内,能加入方仙盟的人也屈指可数。 骆锦冰看叶凌月年纪轻轻,倒是没想到,他竟是方仙盟的成员。 那名老军医老脸一下子憋成了猪肝色,他年纪是叶凌月的数十倍,可早几年才刚成为方仙,别说是加入方仙盟,他连被推荐的资格都没有。 “加入方仙盟又怎么样?方仙盟不过是方仙的集合地罢了,术业有专攻,方士中也有擅长炼器、炼符的,谁知道你会不会医术。” 老军医还强自争辩着。 “我会不会医术,这话我问你才对,敢问这位所谓的长生神院的优秀学员,你到底懂不懂得医术?先不说这几名女兵到底是不是得了癫痫,就算是癫痫,癫痫会传染?癫痫病只会家族遗传。这些女兵祖上三代从无病例,怎么可能是癫痫?还有,你的药力加入了雪见草、百里香和龙胆石,这些药材根本不是癫痫的药物。” 叶凌月说着,将她从骆锦冰那得来的药方,狠狠摔在了老军医的脸上。 老军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你!胡说!老夫怎么可能看错,你看这女兵的情况,分明就是癫痫,再说了,她经过了老夫的治疗,已经不哭不闹了,病情早就有所好转。” 老军医指着那名女兵说道。 叶凌月心底冷笑了两声。 那名被捆绑住的女兵,忽地睁开了眼,一口咬住了那名老军医的手指。 她的牙齿,犹如锋利的齿锯,一口咬下,骨头应声而裂。 啊—— 整个营地里,都彻响着那老军医的惨叫声。 女兵的神魂锁定早已解除,那老军医的手指,生生被她咬了下来。 骆锦冰慌忙命人将那名女兵拉扯开。 她一脸嫌弃地扫了眼那名老军医。 “接下来的治疗,你不用再插手了。” 那名老军医的伤口断指,依旧是血流不止,他狠狠剜了叶凌月一眼,丢下了一句狠话。 “骆锦冰,你会后悔的。你把我赶走了,就等于得罪了整个长生神院,我倒是要看看,谁愿意再来第七军团当军医。” 说着,那老家伙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骆锦冰的脸色有些难看。 老军医说得,的确是实情。 神界最优秀的方士,大部分都加入了四大神帝的麾下或者是方仙盟,其他的优秀方士,都云集在四大神院中的长生神院和两大圣地之一的裸心谷。 至于医学圣地的浮屠天,历来是不参与尘世的事务的。 裸心谷早前经历了叛乱,元气大伤,不再对外输送方士,余下的也就只有长生神院了。 这次,她可是把长生神院得罪了,这随军军医又该如何是好。 叶凌月在旁冷眼旁观着,暗忖道。 长生神院身为四大神院之一,内院的优秀学员绝不可能连最基本的病症都看错。 在她看来,那名老军医是庸医的可能性很低,他错误治疗,很可能是受了指使。 至于具体指使他的是什么人? 不用说,叶凌月也猜得出来。 长生神院,也介入了这一次的阳泉古道之行。 “夜方士,那依你看,这几名女兵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可有治好的可能?” 骆锦冰忧心道。 这一次的偷袭,让骆锦冰心有余悸,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之前,她不敢再贸然派遣兵士进入地下区域。 如此一来,探查地下区域的进度就慢了很多。

下一篇   第2622章 暗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