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1章 带她回去 - 神医弃女

第2631章 带她回去

叶凌月忍着心中的悲痛,检查这骆锦冰的伤口。 从伤口看,骆锦冰死去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 在她们刚进入地下区域时,她就被杀了。 她的嘴里,有一截断舌,早已血肉模糊,体内的丹田也已经碎裂了。 骆锦冰必定是因为不愿意受辱,才会自裁。 她是个刚强的女子。 她是为了去通知阿日,才会遇到危险的。 叶凌月的心颤动着,骆锦冰的惨烈,深深震撼了她。 “不管是谁杀了骆将军,我们一定要替她报仇。你只是将军请来的军医,无权干涉军营的事,接下来的事,我自会处理。” 冷副将瞪了叶凌月一眼,转身就走,身后的几名女兵看了看叶凌月,再看看冷副将,迟疑着,还是随着冷副将一起往外走。 哪知她刚往前跨出了一步,只听得“铿”的一声,一道刀光闪烁。 一把金色的飞刀,落到了她的面前。 刀锋距离她的脚尖,只有半寸距离。 冷副一惊,那把飞刀是骆锦冰的飞刀。 “你们的将军,不会白死。但若是你们现在离开这里,贸贸然去找其他军团拼命,甚至是告到军事会议那,我敢保证,她的冤屈非但无法洗刷,还会拖累整个第七军团。” 叶凌月缓缓起身,她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犹如飞刀般,在每一个女兵脸上扫过。 冷副将的脚步顿住了,她睨着叶凌月。 “你怎么知道,我打算上报军事会议?我不信,十三个军团里,没有一个有良知的人,至少夜凌日将军和孙庆将军他们,都是好人,他们和将军关系都不错,他们会替将军查明真凶,还她一个公道的。” “你们将军身上,最致命的伤口并非是人留下来的。而是遭受荒兽的攻击后留下来的。若是我没看错,她们先是经历了一波荒兽的攻击后,再遇到了围剿。因为受伤,骆将军才会被凌辱。那帮人,最终残忍地折磨死了她们。他们没有带走尸体,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是尸体被发现,最终的结果,也是离奇死亡,绝不会是被人凌虐而死。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你们,在军事会议上倒打一把,说你们擅自闯入了玄区。” 叶凌月的话,让冷副将的心沉了沉。 “第七军团会遭受牵连,女骑兵营甚至会被解散,更重要的是,骆将军的声誉会受损。我以为,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将自己的经历,被他人知道,被她一心爱恋着的人知道。” 每个女人,都希望能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留下最好的一面,哪怕是死,也是如此。 “冷副将……骆将军最重名誉,若是让他人知道……尤其是上将军知道……她不会开心的。” 一名年纪最小的女兵,眼眶发红,轻声说道。 “整件事,都是一个局,很可能傍晚时送来的那个消息,就是为了诱骗骆将军。事情已经发生,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不让骆将军白死,保全整个女骑兵营。” 叶凌月沉声说道。 “那照你这么说,我们该怎么办?就这么让将军白死了?” 冷副将冷静了一些。 她承认,早前她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被叶凌月这么一提醒,她才意识到,今晚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他人精心设计好的。 将军已经死了,她身为副将,必须肩负起照顾其他姐妹的重则。 可她素来都倚靠骆锦冰,将军一死,她就如失了主心骨。 眼前的这位夜神医,方才的那番话,让冷副将隐隐对她生出了信任感。 仿佛只要有夜神医在,替将军报仇就还有希望。 “不,她不会白死。相反,也是因为对方太心急了,才更容易暴露马脚。那些人处心积虑想要解散女骑兵营,目的是什么?骆将军死后,谁获益最大?那人最有可能是凶手。” 叶凌月看了眼冷副将。 “不是我,我虽然是副将,但是资历浅,将军是最有可能成为元帅继承人的人,她如果死了,最大的获益者是姜宋将军,他是第七元帅的老部下。” 冷副矢口否认,她还以为叶凌月在怀疑她。 “姜宋?你说得可是第一天我过来时,在关卡处遇到的,和墨离走的很近的那一位?” 叶凌月回忆起姜宋此人来。 那人让她的第一印象就很不好,贼眉鼠眼,还带着一种淫邪之气。 他身为第七军团的人,却和墨离坐得近,两人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是他,他早前还追求过将军,但是被将军拒绝了。我越想越觉得他可疑。” 冷副将说道。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们先收拾好骆将军的尸体,我们……带她回去。” 叶凌月将手覆在了骆锦冰的眼上,轻轻替她合上了眼。 冷副将等人沉默着,脱下了身上的铠甲,含着泪,替骆锦冰等人清理尸体。 叶凌月则是捡起了地上的火把,检查着四周墙壁上的石符。 正如她早前猜测的那样,地下区域越往深处,封魔箓的数量越来越多,而且绘制的技艺比起早前也更加复杂。 照理说,玄区不会出现荒兽魂魄。 以骆锦冰的实力,真遇上了一些低级荒兽,还是能应付的,至少能全身而退。 她们在遭受凌辱被杀前,就已经身受重伤,这证明,她遭遇的兽袭,比之前更加严重。 应该是遭遇了中级荒兽甚至以上的荒兽魂魄的袭击。 可检查一番后,叶凌月就发现,这一带的石符,全都已经损毁了。 让叶凌月更加惊讶的是,她在附近,发现了一些使用过的符箓的灰烬。 “有人在这附近用了符箓,破坏了这些封魔箓。难怪锦冰她们会遇到兽袭,对方一定是利用了这些苏醒的荒兽魂魄,牵制了骆锦冰。可那些苏醒后的荒兽魂魄,又去了哪里?” 叶凌月眉头深锁。 脑海中,越来越多的困惑夹杂在一起。 一方面有人在捕捉荒兽魂魄,另一方面,有人在破坏石符,这地下区域,只怕在未来的日子里,会变得越来越不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