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2章 石符之战 - 神医弃女

第2652章 石符之战

叶凌月眸光,在了山石和周遭的环境间,移动着。 同样在打量四周的,还有墨离和严昭。 和叶凌月一样,两人的精神力都很强大,他们也都发现了这九块巨石非比寻常。 它们和早前的僵尸藤不同,它们没有根系,只能想其他法子,将其破除。 地下区域的变化,来得太快,让在场所与人都无不心惊胆颤。 “嗯?” 叶凌月发现了什么,不过,她没有立刻说话,因为她留意到,早她一步进来的墨离,以及一名长生神院的学员,也同样留意到了她注意到的地方。 “墨离大人,你可是有什么发现?” 冰神院的一名女导师,急切地问道。 “也谈不上什么发现,我只是将我可能的猜测告诉大家罢了,至于对错与否,还要靠大伙自己去实践。” 墨离指了指那九快石头,再指了指不远处的墙壁。 “大伙儿可曾留意到,这几面墙壁上都是光秃秃的。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早前刚入山洞时,这一带的墙壁上雕刻着一种古老的符箓。许是荒兽魂魄肆虐,所以这些符箓都消失了。这九块拦路巨石很可能就是因为符箓的消失,才忽然出现的。” 墨离的分析,叶凌月和严昭听在心里,也是暗暗点头。 他们的猜测,和墨离的一样。 地下区域的石符,原来并不仅仅是封魔之用,它们内里还蕴含着一种阵法。 这种阵法,平时不会出现,当这里的石符全部消失之后,阵法就会突然出现,阻拦地下区域内外的荒兽进入。 所以,这九块巨石并非是荒兽所留,如果没猜错的话,它们应该是当年四大神帝派出来的那些方士们留下来的。 而启动这些石块的奥秘就在石符之上。 “什么石符?墨离大人,你能不能说得简单点,怎么弄走这几块巨石。” 几名将军都听得云里雾里,他们对符箓没什么研究,什么墙壁上的石符,压根没留意到。“很简单,只要将墙壁上的石符恢复原样,这九块巨手相信就会自动消失了。” 墨离笃定地说道。 除了天区还未深入,墨离的破魔符已经收服了大部分区域的荒兽魂魄,封魔箓恢复,对其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叶凌月和严昭的想法,和墨离不谋而合。 “事不宜迟,那就立刻开始恢复石符,每个军团里,一般都带着符师,让他们上来修复就行了。” 几大军团的将军们大手一挥,命令军团里的方士出列。 军团的方士,其实也就是各大军团的随军队医,一般而言,军团作战,方士最大的作用,就是治疗伤员。 而神界最常见的治疗伤员的方士,除了丹师就是符师,一些老资历的方士,甚至还同时精通丹药和符箓。 像是早前第七军团的那名随军老军医,他早年在符箓分院时,就已经是一名中级符师,加入军团后,成为了一名高级符师。 其他军团,也大多数有高级符师和中级符师坐镇。 第七军团,出列的自然就是叶凌月。 十三大军团,四大势力加上墨离,在场一共有十八名符师,看上去,修复这些石符,已经是足够了。 “诸位军医,这里共有九块墙壁,原本雕刻有石符,石符必须完整无损地修复好,修复的时间,大概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所以它需要足够的精神力和炼符技艺。诸位若是不能修复,还请及时退出,否则遭了石符的反噬,只会更麻烦。” 墨离没有贸然开始修复符箓,而是先行解释了一番。 他也没想到,地下区域的石符会暗藏玄机。 早前破坏石符,只需要破魔符,可如今要修复,却要大费周章。 那些石符,可是四大神帝派来的太古时期的符师们所留,那些符师的技艺,即便是在如今,也是出类拔萃。 九份石符,算是他,也没法子一个人修复,只能借助众人之力。 说罢,墨离就绘制了一份石符的样式。 看到了那份石符的草图后,在场的不少符师的脸色骤变。 有几人嘀咕着。 “这是什么符箓?既不是天符也不是地箓,我可从未见过。” “这怎么绘制,根本连下力的地方都没有。” 熟练的符师都清楚,一张好的符箓,符师是很重要的。 充足的精神力,以及一气呵成的笔法,都是决定一张符箓成功与否的关键。 一张符箓,尤其是一些独门符箓,在炼制完成之前,需要几百甚至几千次的绘制。 可太古时期留下的封魔箓,它的笔法很是复杂,而且符文也很晦涩,让在场的中级符师,甚至是一些高级符师都摇头不止。 他们可没有自信,能够一次性完成这种石符。 “墨离大人,在下无能为力。” 四五名中级符师,率先退了出来。 还有两名高级符师,也退了出来,原本十八名符师,一下子只剩了十一人。 “其他人,确定都可以修复?” 墨离环顾四周,视线在扫过了叶凌月时,顿了顿。 这些符师,在走出来时都已经自报过门户,他记得,那名来自第七军团,名叫夜凌的军医,是一名中级符师,而且刚通过考核没几个月。 这样的人,绝不可能一次性完成太古封魔箓的绘制。 早前被骆锦冰赶走的那名老军医,也讥讽地看了眼叶凌月。 他此番,是代表了长生神院,严昭依旧是按兵不动。 他斜睨了一眼叶凌月,讥讽道。 “小子,我劝你还是乖乖退出吧,不要自取其辱。免得被石符反噬,贻笑大方。” 这太古石符,连他这样的高级符师,都觉得看着很是晦涩难懂,勉强才能摸索清楚,一个太虚神院的新生,懂个屁。 “哎,我说夜凌,你小子行不行,看懂没有,可别勉强,再不行,我让我们军团的符师帮帮你。” 孙庆在一旁热心地说道。 “我看着石符挺简单的,我行的。” 叶凌月笑了笑,笑话,太古石符再难,能难得过十大天符?

上一篇   第2651章 异变

下一篇   第2653章 暗中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