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9章 诡异的壁画 - 神医弃女

第2659章 诡异的壁画

“你!” 冷副将一听,不禁怒火中烧。 第七军团的元帅空缺多时,四大神帝一直没有派人前来接任,骆锦冰身亡,四大神帝非但没有命人调查,他们不顾第七军团的死活,凭什么,第七军团要听命于一个空降的太子二世祖的话。 所有女兵的眼底,都闪着愤怒和不甘之色。 “那就麻烦太子带领我们继续前进了,眼下,我们刚好遇到了麻烦,还请太子能够帮忙解决,若是能解决问题,第七军团上下自会心服口服。” 叶凌月顺水推舟,将那几具神兵的尸体,交给了长生太子。 “暴毙?是病了还是中毒?” 长生太子一听,退避到了一旁,示意无命上前查看。 无命走到了叶凌月面前,叶凌月看了他一眼,后者急急低下了头去。 叶凌月只来得及看到他的侧脸。 男人的侧脸,受了很重的伤,他的右耳,像是被猛兽啃食掉了,丑陋无比。 叶凌月见过小怪物那样的怪脸,对于无命的脸,倒也还算能接受。 “还请夜神医说明一下情况。” 无命的声音有些沙哑,声带似乎受损过。 这男人,必定有过十分凄惨经历。 叶凌月暗暗在心中想着。 “都不是,没有毒,也没有伤口,甚至也不是任何形式的附体。” 叶凌月很讨厌长生太子,可长生太子的这名手下,叶凌月却不讨厌。 相反,对方身上,有种她很熟悉的气息,只是叶凌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无命没有多说,他也检查了那几名神兵的尸体,检查结果和叶凌月的一样。 “既是不知道是病还是毒,那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快速通过山洞。” 长生太子命令道。 可他话音才落,身后又是几阵惨呼,长生太子的太子军中,有三四名神兵倒栽葱般,眼前一黑,昏迷在地。 他们的身子抽搐,不过一会儿,就气息全无。 “我们快速通行而过,管它什么毒还是病,本太子不信这个邪。你们不要拖拖拉拉,再拖延下去,墨离那小白脸都要赶到前头去了。本宫要在他之前,剿灭所有的荒兽魂魄。” 长生太子皱起了眉来,身上宝甲护身,什么邪物毒物都不可能轻易近身。 “可是太子,这山洞有诡异。” 无命不赞成继续前进。 “本宫说前进就前进,怕死的就不要跟过来。走!” 长生太子一声喝令,他的太子军铁靴蹬踏,朝着弯弯曲曲的山洞走去。 无奈之下,无命也只能尾随而上,叶凌月和第七军团的女兵居中,余下的夜凌日和第三军团的人殿后。 三队人马,依次前行,山洞就如一头巨兽的肠道,蜿蜿蜒蜒,越来越阴暗。 墙壁上,那些壁画也忽明忽暗,不时能听到墙壁上有冰冷的泉水滴落的声音。 走出了半里路,太子军又有十几名神兵倒下。 长生太子依旧是不依不饶,命人众人继续前行。 可随着深入山洞,倒下的神兵的数量越来越多。 长生太子带进来的百名神兵,眨眼间,已经折损了三十余人,只剩了七十人,而且所有的人,都是倒毙丧命,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口。 长生太子就算再武断,此时也已经知道,这山洞必定有问题。 神兵们的脚步都变得沉重而又迟缓,一种无形的恐惧感笼罩在所有人的身上。 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 又有五名太子军的神兵倒下时,长生太子再也忍不住了。 “第七军团的人,你们走到前头去。” “太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副将一听,火冒三丈。 虽说不知道山洞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走在最前头的人死得最快,这一点,众人都已经发现了。 长生太子这时候让第七军团的女兵走到最前头,用意很是明显,这分明就是要牺牲第七军团。 他的太子军的性命是命,难道第七军团的女骑兵们的命就不是命了? 更何况,早前夜神医已经说过了,山洞有问题,不宜继续深入,是长生太子执意进入,他的神兵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也全都是因为长生太子的鲁莽武断。 “本宫让你们到前头,你们就到前头去,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本宫身份尊贵,要是有个闪失,用你们全部人的性命来陪葬,都不够。” 长生太子怒斥道。 “冷副将,还是由我到前头去好了。” 夜凌日拦住了冷副将,阔步走到了前头。 “我与你一起。” 叶凌月和夜凌日一起走到了前头。 “凌日将军,你可不要冒险,这地方诡异的很。” 长生太子可不愿意让夜凌日有所闪失,自己无法和云笙交差。 哪知夜凌日压根不理睬他,只留个后脑勺给他。 长生太子自讨无趣,只得不再发话。 “阿日,你小心些。” 叶凌月轻声叮嘱着夜凌日,夜凌日笑了笑,他腿长,每次都刻意往前多跨了几步,领先叶凌月半个肩位的距离。 他这番保护的行为,落在了叶凌月的眼里,让她很是感动。 她的阿日,已经长成了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了。 他默默无声地保护她。 她决不能让阿日,遇到什么危险。 叶凌月心里暗忖着。 这山洞,的确很诡异。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暗中残害那些神兵的性命。 还是说,当初生活在洞穴里的那些虎头狼身的荒兽,在山洞里留下了什么特殊的力量。 是阵法? 还是符箓,亦或者不为人知的其他神秘力量? 叶凌月心底的困惑越来越多。 她留意到了墙壁上的那些壁画。 那些记载着虎头狼神的荒兽人的数千年前的生活的画像,在昏暗的山洞里,时明时暗。 这时,叶凌月留意到了壁画上,有一幅画。 画上,虎头狼身的荒兽似乎在进行什么仪式。 一头虎头狼身的荒兽,甚至像人一样站立了起来。 它的身旁,匍匐着一群群虎头狼身之人。 那人的额头,有一个很显著的神印。 再接着,那虎头狼身之人,口中念念有词,它的身前,多了一个牢笼。 牢笼里,有一片片黑色的云朵飘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