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1章 万兽无疆图 - 神医弃女

第2691章 万兽无疆图

夜凌日是第三个进入阳泉神殿的人。 早他一步进入的长生太子还有墨离,就在神殿之内。 本以为进入神殿之后,就能找到阿姐所说的荒兽之王的肉身,可事实,却并非夜凌日想象的那样。 阳泉神殿的大殿很宽敞,长宽各有五百尺,可这里,并无任何荒兽的存在。 大殿金碧辉煌,点燃着宫灯,和神界任何一座神殿都没什么两样。 若是说真的有什么区别,那就是神殿的地上,并非寻常的汉白玉地砖,而是一幅地画。 画覆盖了整个地面,上面绘制着无数的荒兽,除了荒兽之外,上面还有一些神族。 看上去,似乎是太古时期,神族围剿阳泉古道时的场景。 画面极其精美,从荒兽的毛发,再到肌肉甚至连那些神族的衣饰也全都逼真的出奇。 人站在上面,有种身临其境之感,仿佛那些荒兽和神族,就活在眼前。 只是不知道,何人将其绘制成画,留在了这里。 见夜凌日走了进来,墨离挑了挑眉,略有些意外。 “那小子呢?” 墨离扫了眼夜凌日的身后,没看到夜凌。 “还用说,一定是失败了,他根本没有神赋值,也不知那金甲人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才放他进来。八难阶连你我都没法子闯过,更不用说夜凌了。” 长生太子瞥了眼夜凌日。 倒是没想到,八难阶拦住了墨离和他,倒是让夜凌日给闯了过来。 这小子心性之强,倒是超过了他的预期。 当儿子的都那么难缠,那身为老子的夜北溟,想来更加难对付。 “闭上你的嘴,这里最没资格留下来的,是你。” 夜凌日容不得他人侮辱阿姐。 “小子,你说什么!别以为你是云笙的儿子,我就不敢教训你!” 长生太子恼羞成怒,刚踏前一步,一个可怕的声音,从神殿上方传来,在殿内的三人,同时脑中嗡嗡一阵作响。 “一入神殿,万般皆蚍蜉。神殿内,禁私斗,如有忤逆者,即刻驱逐出神殿,永世不得入内。” 三人只觉得体内,神力一窒,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般,体内的神力,竟难以操控。 无论是夜凌日还是墨离,长生太子,都是虚空境的高手,在神界都是风云人物,可在了阳泉神殿之内,三人却犹如毫无还手之力般,被那神秘的声音完全压制住了。 三人都非蠢笨之人,噤声无语。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这里又是何处?” 夜凌日振了振声,朗声问道。 “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阳泉殿主,这里是阳泉神殿的中殿。只有拥有神赋者,且神赋高于一,方可入内。你们眼前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离开,还有一条就是进入内殿。不过进入内殿者,需要至少五点神赋值。” 阳泉殿主的声音,笼罩住了整个神殿。 “五个神赋值?可我们在场没有一人拥有那么多的神赋值。不知前辈可否告知,怎样才可以提高神赋值?” 夜凌日面有难色。 看来,荒兽之王的肉身,应该是隐藏在的内殿之中。 虽然不知神赋值到底是什么,但是夜凌日只有两个神赋值,墨离和长生太子都只有一个神赋值。 三人加在一起,都不到五个神赋值。 这么说来,难道他们只能放弃? “神赋值有天生和附加两种,你们眼下,只能通过附加的方法,获得神赋。至于获取的方法,就在你们的脚下。” 阳泉殿主说罢,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都落在了脚下的那一幅巨型的地画之上。 “此为万兽无疆图,图上本有万荒兽魂魄,但如今上面只有九千多种荒兽魂魄,每找到一百中荒兽魂魄,可得一个神赋值作为奖励。” 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那幅图上。 “万兽无疆图,这图上的竟是荒兽魂魄?” 三人俱是一惊。 难怪这图栩栩如生,他们还以为是人为绘制,谁也想不到,竟是将荒兽魂魄封在了里面。 既然上面的荒兽是荒兽魂魄,那上面的那些神族…… 三人没有吭声,只是脚底,都同时蹿起了一股寒气。 阳泉神殿,阳泉殿主的存在都很是古怪。 “那丢失的荒兽魂魄,在什么地方?” 长生太子再问道。 “就在地下区域内,你们可都是准备好了,你们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寻找。若是找不到,唯有离开。” 阳泉殿主说罢,一阵脚步声传来,叶凌月走了进来。 “你小子居然也通过了?” 长生太子一看到叶凌月,面色阴沉。 他没能通过八难阶,夜凌倒是通过了,这让他很没面子。 “如假包换,我可不像是某些人,用了神赋值来换取。” 叶凌月不急不忙走到了夜凌日的旁边,后者见她安然无恙,松了口气。 “这小子,一定是撞了狗屎运,我们走着瞧,本宫这一次,绝不会再输给你。” 长生太子心有不甘道。 “新来的,你是否也要进入地下区域,寻找荒兽魂魄?” 叶凌月感到,有一道视线,落到了它的身上,仿佛能够看穿她的一切。 听上去,阳泉殿主是在征询叶凌月的意思。 可事实上,只有叶凌月和阳泉殿主才知道,叶凌月是在场四人中,唯一一个不用通过中殿的考核,就能进入内殿的人。 叶凌月的神赋值虽然暂时不清,可她累加在身上的额外神赋值,已经超过了五点,按理,她已经够资格进入内殿。 可叶凌月显然不愿意,让阿日一人前去地下区域。 阳泉殿主口中的内殿,应该就是最早的阳泉古道的地下区域中的天区。 那里,也有可能是荒兽之王最后出没的地方。 “切记,你们只有一个时辰,每捕捉一百头荒兽魂魄,得一个神赋值,但若是捕捉的荒兽魂魄不足一百,则不累积神赋值。” 说罢,叶凌月等人的脚底一阵闪烁,四人眼前的阳泉神殿消失了。 一阵阴冷潮湿的风,迎面吹来,他们已经置身在了地下区域内。 “这里是……天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