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3章 强取豪夺 - 神医弃女

第2693章 强取豪夺

就在叶凌月沉思之际,还在北片区域里游离,准备搜搜是否还有漏网之鱼的古剑尊突然说道。 “主人,有个家伙鬼鬼祟祟,进入了北片区域。” 古剑尊的剑魂分身众多,它将那人的相貌形容给了叶凌月。 “长生太子?看来运气不够好的,还不止我一人。” 叶凌月听古剑尊说罢,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来。 长生太子早前前往到底乃是南片区域,照理说,以他一人之力,搜寻整个南片区域,一个时辰是无法完成的。 但长生太子还真是搜查完毕了,想来,他身上必定是藏有了什么特殊的神宝,能够助他搜寻。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就是不知道和薄情比起来,究竟是长生太子身上的神宝多,还是薄情身上的多。” 叶凌月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 既然自动送上门来,就别怪她狠虐长生太子了,谁让那家伙,敢觊觎她的美貌娘亲,爹爹不在,就让她来替爹爹出口恶气好了。 叶凌月的猜测没错,长生太子身为神帝之子,身上的神宝还真不少。 光是圣品神宝,就有陨星炮和星河天皇拳套两者,但也就那么两套罢了。 他能够那么短时间里,搜查完整片南部区域,多亏了他身上的一件高级神宝,就是“风神靴。” 这风神靴,一穿上之后,身法快上数倍。 只可惜,长生太子的神宝虽多,可运气并不怎么的。 四片区域中,长生太子所在的南片区域,是荒兽魂魄游离最少的地方。 而起重复率还很高,长生太子近一个时辰下来,只搜寻到了七十多种荒兽魂魄。 七十多种魂魄数量,还不够兑换一个神赋值。 如此一来,长生太子就没法子进入内殿了。 他想了想,就生出了歹念来。 自己的不够,打劫来凑。 反正还有一刻钟时间,他大可以去抢夺其他人的荒兽魂魄。 这其中,首选之人,自然就是夜凌那小子了。 在了风神靴的帮助下,长生太子很快就锁定了叶凌月的踪迹。 只听得一阵风影,长生太子拦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看样子,你小子运气不错,得了不少的魂魄。” 长生太子瞟了眼叶凌月挂在了腰上的乾坤紫金袋,袋子里鼓鼓囊囊的,那些荒兽魂魄,在袋子里不停地挣扎着。 “把那袋子里的魂魄交出来,否则别怪本太子不客气。” 长生太子阴测测地笑道。 “长生太子,你身为神帝之子,抢夺他人之物,难道就不怕传出去,贻笑大方?” 叶凌月脚下微微一移。 才刚移动,长生太子就如影随形般,挡在了她前头。 “笑话,只要杀了你,就死无对证了,谁知道你是死在荒兽魂魄之手,还是死在本太子之手。” 长生太子目露狠光。 好个长生太子,不仅想要抢夺魂魄,还想杀人灭口,此人还当真是狼子野心。 叶凌月银牙咬紧,眼底,杀机瞬息而过。 “我劝你还是不要反抗了,故其不论我的实力远胜于你,就凭我脚下的风神靴,你就无所遁形。” 长生太子浑然不把叶凌月放在眼里。 风神靴的作用下,无论是逃跑还是临战,他的速度都是十倍于之前。 眼前的叶凌月,在她眼里,简直就像是蚂蚁一样,随便动动手指,就能将其捏死。 “长生太子,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我求你放过我,我这里有两百多种魂魄,我将它们全都交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你放心,我出去之后,绝不会告诉任何人,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前太子不是想让小的为您效劳?小的必定身前事后,为太子马首是瞻。” 叶凌月眼看“无路可逃,”哀求道。 “两百多种魂魄?” 长生太子一听,眼露贪婪之色。 这小子还真有些能耐,居然能获得两百多种魂魄,加上自己身上的那七十多种魂魄,他不就有了三百种魂魄,这样一来,他就能获得三个神赋值了。 三个神赋值,加上他本身就有的两点神赋值,他就能进入内殿了。 “看在你小子还算是识相的份上,本宫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好了。把你的储物袋拿过来。” 长生太子已经信了五分,但对叶凌月还有几分提防之意。 叶凌月垂头丧气着,将那个储物袋双手奉上,递给了长生太子。 后者接过了储物袋,用神识稍一感应,发现储物袋里,的确有两百多个魂魄,顿时大喜往外。 他迫不及待,打开了储物袋。 可就在他打开储物袋的一瞬,叶凌月的手如同蝶梭般,一把抢过了长生太子腰上的那个储物袋。 同时,长生太子手中的,原本属于叶凌月的乾坤紫储物袋,一下子炸开了。 在叶凌月交出储物袋的一刹那,她就暗中将一缕黑色鼎息注入了储物袋中。 只要稍一用力,储物袋就会破裂开。 从里面,一下子钻出了两百多个荒兽魂魄。 这些荒兽魂魄,数量倒是真的有两百多个,只是种类上,全都是一种荒兽魂魄。 两百多个荒兽魂魄,一窝蜂飞了出来,它们愤怒着,朝着长生太子扑去。 “夜凌!你敢坑本太子!” 长生太子震怒,他愤怒的咆哮声,犹如雷声一般,炸开了。 两百多个荒兽魂魄,一涌而出,那个场景,就算是拥有了风神靴的长生太子,也要焦头烂额。 他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荒兽魂魄,可样子就有些狼狈了。 身上多处都是伤痕,那两百多荒兽魂魄,又全都是一个种类的荒兽魂魄,根本就没什么用。 再看四周,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身影,此时距离一个时辰,已经只有最后的几息的时间了。 想要找寻叶凌月,显然是不可能了。 长生太子又急又恼,再往腰间一摸,结果愈发恼怒,他发现自己装有荒兽魂魄的那个袋子不见了。 长生太子顿觉心中气闷难耐,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这时,阳泉殿主那个熟悉的声音再度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