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5章 他也有神赋值! - 神医弃女

第2715章 他也有神赋值!

乾坤丹,内有乾坤,藏有丹中阵。 那阵法,斗转乾坤,会将持有丹药之人,带到未知的地方。 至于乾坤丹到底是何人炼制,连阳泉殿主都不知情。 只有拥有神赋之人,得到乾坤丹时,乾坤丹才会发挥作用。 “历史的洪流已经开始涌动,不知那万兽无疆图是否还有补全的一天。” 阳泉殿主的话语里,颇有几分兴味。 他的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到了那幅庞大的万兽无疆图上。 叶凌月和夜凌日、墨离等人,早前也都看到了这幅画。 可他们都没有留意到,万兽无疆图中,除了那些荒兽魂魄之外,还藏有一门佛宗慈悲咒。 那慈悲咒,能够超度亡魂。 数千年前,太古荒兽一族被四大神帝围剿,大量的荒兽魂魄成了孤魂野鬼,被永远禁锢在这片土地上。 阳泉殿主将那些荒兽的魂魄,封入万寿无疆图,可不知为何,当年的荒兽之王的魂魄,迟迟没有找寻到。 荒兽之王的魂魄缺失,万千荒兽群龙无首,它们犹如无主的孤魂,即便是在了慈悲咒下也不愿超度离开。 唯有找到荒兽之王的魂魄,万兽无疆图才能真正完成,那万千荒兽才能重入轮回。 这才有了早前的三颗乾坤丹。 只是不知,那三人服用了乾坤丹后,能否逆转乾坤,完结他多年的心愿。 “殿主。” 短暂的诧异之后,守在了殿外的金甲人又传了话进来,打断了阳泉殿主的沉思。 “殿主,阳泉神殿外,有一人求见。” “金甲,本殿早已说过,没有神赋值的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阳泉殿主不满道。 “殿主,若是此人没有神赋,属下也不敢打扰您。此人身上有极高的神赋值。” 金甲人毕恭毕敬道。 “对方是什么来历?” 阳泉殿主的声音里,多了几分诧然。 这片神域里孕育出的神族,除了当年的那五人之外,鲜有惊才绝艳之辈,难道说,来人的神赋值比早前的那几人还要高不成? “他自称北境神尊奚九夜,奉命前来拜访阳泉殿主,他身上的神赋值,属下看不清,但气息很强。不仅如此,与那人同来的人中,也有一人身具神赋,虽然不是很强,可也有一点神赋值。” 金甲人的声音了,多了几分敬畏之意。 同样是看不清,这位北境神尊身上神赋值的看不清,和叶凌月的不同。 这男人,其实太阳,他就像是一把天火,神赋值,强到灼伤人的眼球。 阳泉殿主微微一诧。 难道说,继数千年的太虚神尊之后,这片神域又出现了那般的人物? 但是,对方来得太迟了。 他手头所有的乾坤丹都已经送出去了。 就算是放他进来,对方也没法子再进入最后一轮考核。 再说了,与他同来的人也有神赋值,这意味着若是放行,两人都需放行。 阳泉殿主不禁有些头疼想了想之后,只能暗叹,这两人时运不济。 有时候,实力足够,可气运不够,也是命中注定。 “告诉他门,想入殿,需再等百年。顺便告诉外头那些闲杂人等,他们要等的人,已经遁入轮回,能否回来还是未知数,让他们都不要再等了。” 一座太古神殿,百年气运,方有机会再凝聚而成乾坤丹。 阳泉殿主的答复,金甲人一五一十转告了奚九夜。 “岂有此理,神尊,你明明身具神赋,又为何不能入内,那阳泉殿主欺人太甚。” 严昭在旁愤愤不平地说道。 “无妨,既然不让我们入殿,我们就坐等殿里的人出来。” 奚九夜的修养可就比严昭强多了。 在见识了阳泉神殿的气魄和金甲人的实力后,奚九夜断定,这阳泉神殿非同小可。 金甲人的实力,应该和他不动用天赐神体时相差无几,至于那从未露面过的阳泉殿主,神帝可能不下四大神帝。 在不清楚对方的真实来历之前,奚九夜不会得罪这样一号大人物。 况且,奚九夜方才也听懂了金甲人的话。 拥有神赋值的,并非他一人。 奚九夜的目光不经意,落到了身为副将曾四轩身上。 这小子身上也有神赋值? 曾四轩自从追随奚九夜前来阳泉古道后,言行举止一直很正常,而且奚九夜也发现了,这小子确有将帅之才,在领军打战方面,天赋过人。 此人居然堪比墨离和夜凌日,成为神界罕见的拥有神赋值的人? 难怪风谷神帝那么重视他。 “既然夜老大她们暂时不会出来,我们先拔营回军团。” 冷副将等人见苦等不到叶凌月,只能失望地撤军。 第七军团一撤退,孙庆和第三军团的人,也随之撤军。 “慢着。” 可就在冷副将等人准备起身离开时,奚九夜喝住了她们。 “不知北境神尊有何见教?” 冷副将恭敬道。 奚九夜在神界威名赫赫,级别也仅次四大神帝和十三大元帅。 “我听闻第七军团的女骑兵们新近得了一门阵法,战力十足,想见识见识。” 奚九夜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探明,第七军团使用的是否是武极八阵中的朱雀兽阵。 如果严昭的描述是真实的,那必定就是朱雀兽阵,奚九夜必然要想法子将其据为己有。 冷副将迟疑了下,婉言谢绝。 “启禀神尊大人,那哪里是什么阵法,不过是军中的神兵神将们根据骆帅和骆将军遗留下来的兵法,辅之多年的战斗经验总结出来的普通战阵罢了。末将和兵士们就不献丑了,免得污了大人的眼。” 叶凌月在传授朱雀兽阵时,并没有说明这套阵法乃是朱雀兽阵,只是说那是一套家传的阵法,希望众女兵学成之后,代为保密。 冷副将和其他女神兵们,对她的话,也都深信不疑。 经历了阳泉古道的风波之后,第七军团的女骑兵们对叶凌月很是忠心,自然不愿意随便泄露了夜老大的家传之秘。 “当真如此?可为何我听说,你们的阵法得自太虚神院,一个叫做夜凌的学员之手?” 奚九夜这般一说,身旁的小怪物眼眸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