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6章 命中注定的祸水 - 神医弃女

第2716章 命中注定的祸水

太虚神院的夜凌,太虚神院什么时候有了叫做夜凌的这号学员了? 夜凌?叶凌月! 小怪物的眉心禁不住打起了一个结。 难道说,凌月没有没有呆在方仙盟,而是到了阳泉神殿? 那进入阳泉神殿的那名所谓的太虚神院的学员,就是凌月? 方才金甲人口中所说的,遁入轮回,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凌月遇到了什么麻烦? 小怪物的脚下意识地动了动,眼底多了几分焦灼之色。 可看到了眼身旁的奚九夜,他没有再妄动。 连奚九夜都不敢贸然闯入的神殿,他就算是闯入了,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小怪物可不再是当初那个暴躁的食人怪物了。 冷副将没想到,奚九夜连夜老大的身份都打听的那么清楚。 “北境神尊此话从何说起,那阵法真的是骆帅父女俩留下来的,至于夜神医,不过是骆将军生前请来的随军军医罢了。” 冷副将强自镇定着。 “既是如此,那就算了。” 奚九夜淡淡笑了笑,挥了挥手,示意女兵们离开。 冷副将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女兵们离去了。 “神尊大人?” 严昭难以置信,奚九夜竟然就这么把人放走了。 “先拔营回驻地,其他的事,我们观察一些时日再说。” 奚九夜不动声色着,命令曾四轩撤兵。 当天夜晚,冷副将带着第七军团的女神兵们一路撤离了阳泉古道。 夜间,她们驻扎在了一片树林旁。 冷副将分配好了几名女兵守夜,这才回了营帐。 可刚回了营帐,一道黑影欺身而来。 冷副将才刚看清了来人的模样,咽喉就被人扼住了。 她的眸里,闪过了震惊之色。 “北境……” “说,那阵法到底是什么人传授的。” 暗夜之中,奚九夜恍若变了一个人般。 褪去了白日高高自上的北境神尊的那身光辉,他就如蛰伏在了夜色中的一头巨蟒,那双暗灰色的眸里,唯有冰冷和戾气。 他要的东西,一定要到手。 没人可以忤逆他的命令。 白日里,他不和女兵们计较,是因为当着众多军团神兵,包括第二和第三军团、第七军团所有神兵的面,他不能为难一个女人。 可到了夜里,他撕下了那层伪装。 冷副将的脸,由白变红,奚九夜的神力强大到让她连求救的呼声都发不出来。 不能说,绝不能出卖夜神医。 冷副将闭上了眼,运起了气来…… “倒是个硬骨头,只可惜,在本尊面前,你连寻死都不可以。” 奚九夜说罢,一股强烈的神识控住了冷副将,后者的身子颤了颤,感到自己的灵魂被一只巨掌给控住了。 她睁开了眼,眼中一片茫然。 脑中,关于夜神医,关于第七军团以及阵法的一切,在阳泉古道发生的一切的一切,全都落到了奚九夜的脑中。 在掠取了冷副将的记忆片段之后,奚九夜的神情骤变,扼住冷副将的手,一下子松开了。 他的本意,是想弄清楚第七军团的阵法是否是朱雀兽阵,哪里知道,会有意外的发现。 冷副将瘫软在地,奚九夜的脸色阴晴不定,他扫了眼冷副将,他已经在她的神魂里留下了烙印,就姑且留下她的性命。 奚九夜的背影,融入了夜色之中。 阳泉古道外,小怪物带着几名兵士,正在附近巡逻。 这时,他忽见了一抹身影,极快地进入了奚九夜的营帐。 他眸光微微一凝,没过多久,营帐里就传出了奚九夜的声音。 “传严昭过来。” 小怪物在营帐外站了片刻,带着人巡逻去了。 严昭进了营帐,刚一入内,就不由一惊。 奚九夜神情冷漠,冰冷冷地看着他。 “严昭,你做的好事!” 严昭头皮一麻,慌忙跪下。 “九夜神尊,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六长老瞒着我做了什么,你们心里有数。你们早就知道,进入阳泉神殿的是叶凌月,根本不是夜凌。你也早就知道,我对那叶凌月……” 奚九夜早前并不知夜凌就是叶凌月。 他没有怀疑,是因为他也知叶凌月如今身在方仙盟。 方仙盟那种地方,戒律森严,而且进入方仙盟的第一年,是不允许外出的。 他理所当然以为,叶凌月就在方仙盟。 这也是奚九夜最乐意看到的,他这阵子,因为兰楚楚和秦妃的孩子,以及阳泉古道的事,很是忙碌,叶凌月乖乖留在方仙盟,没法子见到蚩印那小子,奚九夜很是放心。 可他却忘了,叶凌月从来都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人。 当他看到冷副将的记忆中,那个所谓的太虚神院的夜凌的相貌时,奚九夜气得不轻。 夜凌的相貌和古九洲大陆时的那个夜凌,一模一样。 至于那所谓的朱雀兽阵,也是叶凌月传授给第七军团的。 叶凌月的武极八阵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不用说,奚九夜也猜测到了,当初叶凌月进入太虚墓境后,得了太虚神印之外,还得到了武极八阵的传承。 那小妖精也是好样的,竟隐瞒了那么久。 更可恶的是,奚九夜还发现,副院长和严昭都早已发现了这一点。 他们竟敢隐瞒军情不报,若是早知道叶凌月在此,他就算是忤逆风谷神帝的命令,早就请命来阳泉古道了。 他发现,比起武极八阵和夜凌日的性命来,他更在乎的是叶凌月的安危。 她进入了阳泉神殿后,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还有,她和夜凌日那小子怎么会如此亲昵,那水性杨花的女人,勾引了一个还不够……对任何男人,她都可以巧笑倩兮,唯独对他,她总是那般的冷漠。 见奚九夜如此恼怒,严昭心底咯噔一声。 难怪副院长说,叶凌月就是红颜祸水,九夜神尊为了一个女人,竟如此失态。 连兰妃都没让他这般失态过。 “神尊大人,属下并非是知情不报,而是那叶凌月几次三番妨碍我们的计划,若非是她,我们早就杀了夜凌日了。此女在符箓方面的天赋颇高,若是不能为我们所用,后患无穷。” 严昭辩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