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9章 惊人的身份 - 神医弃女

第2719章 惊人的身份

“几位,我没有什么敌意,我只是偶然路过这里一名散修,听说有天河异象,所以才留了下来。只不过,那些出身尊贵的神族们不肯收留了,将我赶了出来,我一不留神迷了路,所以想向你们问问路。” 叶凌月装出了一副尴尬的模样,挠了挠头。 几名荒族打量了几眼叶凌月。 他们发现叶凌月的修为,不过是半步虚空境,而且一身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上海沾满了草屑,看上去很是狼狈,的确像是被人驱赶的样子。 想到了早前,他们也被神族的人欺负过,这几名心思单纯的荒族男女们,不由对叶凌月卸下了心防。 不过几人也没有贸然相信叶凌月。 “你往回走,一直找到镜湖,那是个很大的湖泊,那一带,聚了大量神族的散修。听说他们为了能够在天河异象时,占据好一点的位置,已经结成了一个联盟,对你应该有些帮助。” 他们替叶凌月指了条路,就要打发她走。 他们可不会带叶凌月进入荒族的生活区域。 “咦?你身上怎么会有我们荒族的气息?” 就在叶凌月盘算着,怎么才能够混入荒族的地盘,见到荒兽之王时,那名叫做容秀的女子忽然说道。 叶凌月灵机一动,想到了囚天。 “哦,我前几天在野外,遇到了一株荒植,它看上去受了伤,我将它带在了身上。” 叶凌月说着,假装摸出了乾坤袋,在里面摸索了一阵子后,召了囚天出来。 “呀!那不是小囚天嘛!” 那名叫做容秀的女子惊呼了一声。 其余的几名荒族也呼啦啦围了上来,打量着囚天。 囚天听了叶凌月的吩咐,变成了矮矮的小囚天,叶凌月的本意是想借着小囚天赢得这些荒族的信任,哪知道,它们居然都认得囚天。 “你们认识它?” 叶凌月一脸的“惊喜。” “它是族长的孙女儿,是荒植一脉的准少族长继承人,前几天听说它失踪了,囚天族的人都在找她呢,想不到,居然被一个神族散修给见捡到了。” 荒族们围着小囚天七嘴八舌地说道。 “失踪?” 叶凌月愣了愣,不会这么凑巧吧? “主人,我好像是失踪过一阵子,等我醒来后,忘记了一些记忆。那时候神族四大神帝已经下令绞杀荒族。等我赶回族落时,族民们大多已经被杀,我也是在最后关头,被族长作为太古遗种送走的。” 囚天抱歉道,这段记忆太过凌乱,如今想来,难怪它不知道天河异象,原来是天河异象降临时,它刚好失踪了。 那段时间,它应该还在昏迷,至于昏迷的具体原因,它迄今也不知道。 “既是如此,我们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混入荒族,最好能见到两大族长,将即将到来的那场杀戮,告诉他们,也许可以制止荒族的灭绝。” 叶凌月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因为找到了准少族长的缘故,叶凌月摇身一变,从了神族散修变成了荒族的大恩人。 尤其是,准少族长被救回来之后,就浑浑噩噩的,表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和“救命恩人”分开。 无奈之下,几名荒族只能是邀请叶凌月与他们一起返回荒族的居住地。 多了一层救命恩人的身份后,那几名荒族对叶凌月的态度好了许多。 尤其是那名叫做容秀的,她为了自己早前的失礼到了歉。 “不好意思,早前是我冒犯了。我原本对神族也没什么敌意,但是这一次,神族太过分了,我才会口出恶言。” 容秀和叶凌月并肩而行,她告诉叶凌月,她从属于荒植一脉,另外几名男女乃是荒兽一脉。 她们共同居住在阳泉古道地区,荒植生活在地上,荒兽生活在地下。 两族之间,相处的很是和睦。 所以算起来,小囚天就是她的准少族长。 叶凌月趁着机会,也询问了一些关于天河异象的事来。 “天河异象是上古就有的一种天地异象,传闻它数千年才出现一次。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区域查看天地异象,得到的领悟,也是截然不同。看你的样子,你应该不是武修吧?” 容秀说着,看了看叶凌月瘦弱的身躯。 叶凌月尴尬地笑了笑。 她也发现了,太古时期,尤其是身旁的这些荒族,他们的肉身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 她的肉身,经过了鼎息和各种天材地宝的多重强化,在后世的神界,比一般的女子强横很多,甚至堪比一些男人。 可是在容秀这样的太古之人的面前,就要逊色不少了。 她又打扮成了男子,不外乎早前的那些神族和容秀等人,第一眼看到她时,都是满脸的嫌弃。 “我是方士,一名符师。” 叶凌月想了想,随口答应道。 “那你更要好好参悟天河异象了。传闻曾经一名高级符师,在观看天河异象时,领悟出了斗转星移天符,他自己也成了天符师。” 容秀笑了笑,也亏了这位叫做夜凌的小兄弟是符师,若是他是武者,只怕压根难以在神族武修中立足了。 “斗转星移符?!天河异象中,可以参悟出十大天符?” 叶凌月吃了一惊,那不是十大天符之一嘛? 不对,在数千年前,十大天符也许还不是十大天符。 可天河异象能够领悟出十大天符这等事,叶凌月就从未听说过,或者说,后世的神界,从未听有人提起过什么天河异象。 还是说,天河异象从今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什么十大天符?是你们神族说的厉害符箓嘛?天河异象可以参悟出来的,可不仅仅是一般的符箓,只要是虚空境的强者,在了天河异象中,按照修炼的类别不同,能参悟出来的也有所不同。符师能参悟出更高明的符箓,武者可以领悟神通,一些丹器师还可以参悟出不同的丹方和神器来。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种不同的天河异象。” 容秀见叶凌月一副惊掉下巴的模样,掩嘴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