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0章 千年疑团 - 神医弃女

第2730章 千年疑团

无心太子和荒族的比试还未开始,两族之间要比试的消息就呈燎原之势,在阳泉古道一带传开了。 “听说了没有,贵族那边和荒植一脉的人要打起来了。” “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我们也过去看看。” 消息也传到了镜湖所在的“玄区”一带的夜凌日等人的耳中。 夜凌日和纪伯康正在商量关于三日之后的天河异象的事。 “无心太子那帮人要代表神族和荒族抢夺三成观测点的位置,要不要去看看?” 纪伯康的眼线将“地区”的情况,告诉了纪伯康。 纪伯康是一名散修,四旬开外,长了张狂野的硬汉脸,他为人大大咧咧,对刚加入不久的夜凌日很是关照。 “不了,我对神界贵族那边的人,没什么兴趣。” 夜凌日也听说了,神族贵族这一次的领军人物是长生无心。 关于长生无心此人,夜凌日知道的倒是比叶凌月多一些。 关于长生神帝的这位长子,神界普遍的说法是,此人中庸无为。 不过夜凌日在五十多年前的某次外出任务中,遇到过长生无心。 那时的长生无心,只是个主神,他在自己的领地的一家酒楼里,喝得醚酊大醉和当地的地痞打了起来。 夜凌日路见不平,救过他一命。 那时候的长生无心发须皆白,犹如一名暮年老者和他这几日看到的那名意气风发的无心太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数千年前的无心太子,显然是另一个长生太子,他甚至比长生太子还要更有天赋。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成了后世那副模样。 夜凌日对此,并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是如何利用这次天河异象,找到荒兽之王,回到数千年后。 “我还以为你会有兴趣,我听说,这次荒族派来的代表也是神族散修,算起来,和你年纪相仿,也是这几天刚到阳泉古道的。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加入了荒族那一边。不过那两人,遇上了无心太子、墨离和陆廷三人,只怕会落了个鸡飞蛋打的下场。” 纪伯康感慨道。 比起荒族来,纪伯康在内的散修显然更不待见无心太子为首的神界贵族实力。 至少荒族对于他们还是客客气气的,可那些所谓的神族贵族就不同了,他们把位置最差的观测点给了散修,而且不许他们进入其他三区。 若是紧紧靠着镜湖一带的观测地点,他们能观测到的天河异象很是有限。 “和我差不多时间来到阳泉一带的散修?” 对于墨离加入贵族势力,夜凌日并不感到意外。 墨家本就是神界贵族出身,更何况,墨离当了那么久的亲卫队长,能讨好无心太子,乃是情理中事。 只是听到对方出战的也是散修时,夜凌日有些意外。 原本没什么兴趣的比试,他突然又生出了几分兴致来。 “据说其中一个,和你的名字还很相似,叫做夜凌。” 纪伯康的眼线刚将这事告诉纪伯康。 嚯的一声,眼前的夜凌日不见了。 “哎,凌日,你小子去哪里?” 纪伯康在背后嚷道。 “打架!” 夜凌日只丢下了两个字,长腿一跨,不一会儿就没了人影。 阿姐也来了! 他就知道,阿姐不是轻易退缩的个性,她果然也来了。 希望他还赶得及,帮阿姐的忙。 “打架?打什么架,小子你回来,你可别惹事,无心太子那帮人可不是我们这种人轻易能招惹的。” 纪伯康气得直跺脚,也追了上去。 在夜凌日得到消息的同时,阳泉古道上的另外一方势力,荒兽一脉也得到了风声。 几名荒兽长老得知荒植一脉的做法后,也是议论纷纷。 他们将此事禀告到了正在闭关的荒兽之王那。 荒兽之王闭关的石室,位于地下区域,入口处,是一座厚重的石门。 一股浩然的神力,从石门后透了出来。 “启禀族长,老囚天族长和无心太子设立了三局两胜之约,双方以三成测试点为赌注。此事,我荒兽一族是否要参与?” 事关三成天河异象的测试点,其中也有荒兽一族的一成半,几位长老很是担忧。 足足等候了一刻多钟,从石门后传来了个声音。 “此事无关我荒兽一脉。若是胜,既承认,若是输,既不承认。凡事以我荒兽一脉的利益为先。” 石门后的那个声音,气息绵长,饱含威严。 “老族长明见,那这场纠纷,我荒兽一脉就冷眼旁观,不再参与。” 众长老中,走出了一头浑身雪白的彪形荒兽。 它有一双淡蓝色眼,额头闪动着一个炫目的神印,看上去和后世的小吱哟有七八成相似,只是比起小吱哟来,更加强壮。 帝莘若是见了,必定会认出来,此兽正是他在后世有过一面之缘的第一岛主。 只是和那时候百病残身,油尽灯枯的第一岛主相比,这时候的第一岛主正值盛年。 几名荒兽一脉的长老退出了石室。 “瀚哥。” 只见一头母兽口出人言,走了过来。 母兽的腹部高高隆起,显然已经是怀有身孕多时,它朝着第一岛主走了过去。 “你怎么出来了,你快临盆了,切莫乱跑。这阵子天河异象即将到来,神族和荒族冲突不断,要是惊动了你腹中的胎儿可就不好了。” 第一岛主走上前去,伸出了舌来,舔了舔那头母兽的毛发。 “每次都说我要临盆,这孩子都已经足月一年多了,还未出世,我看它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 母兽的眼里,流露出了调皮之态来,亲昵的用头蹭了蹭第一岛主的脖颈。 一般黄兽一族的母兽,孕期多为二十四个月。 可它肚子里的这位,真是懒得紧,在里面足足带了三十六个月了,都还未有动静。 母兽名叫曾妙妙,嫁给第一岛主之前,就是个顽皮的性子,因为天河异象的缘故,已经好阵子被禁足,不得外出了。 听说今日有比试,它再也按耐不住,前来找夫君,想要去它一起去看看这场荒族和神族之间的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