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8章 夺舍之法 - 神医弃女

第2738章 夺舍之法

正当烛瀚束手无策之际,烛瀚偶然听说,荒植一脉请来的外援中的夜凌,医术高明,她已经治好了多名荒族的伤员。 烛瀚对此还有些将信就信,是曾妙妙排除众议,一定要求请叶凌月过来。 烛瀚经不起爱妻的反复请求,只能答应了她。 不过对于叶凌月这个外人,烛瀚还是不大放心,房中除了几名侍女外,还有几名荒族的医者。 “夫人无需客气,我先替夫人把把脉。” 知道了曾妙妙的身份后,叶凌月对曾妙妙可算是爱屋及乌,天然有一种好感。 她走上前去,替曾妙妙把脉。 她早前只给人看过病,鲜少给兽看病。 好在这几日,叶凌月替不少荒植和荒兽看过病。 利用鼎息,她对荒族的身体构造也算是有所了解,她在替曾妙妙把脉时,鼎息涌入了曾妙妙的体内。 曾妙妙只觉得叶凌月的手一搭上它的前肢,一股暖流就顺着她的手指涌入了自己的体内。 它怀有身孕,比一般人要警惕许多,身子下意识地一绷,哪知这一紧张,引发了腹内的疼痛。 豆大的汗水,从曾妙妙的额头滑落。 “少族长夫人,你不要紧张。” 叶凌月见曾妙妙痛苦不堪,忙轻声安抚着它,指在它的腹下轻轻揉捏着,伴随着她的动作,曾妙妙觉得自己身上的多处穴道,都涌入了一股股暖流。 说来也是奇怪,那些暖流如涓涓细流,让其整个人有种沐浴在温泉里的感觉。 早前困扰了它多日的不定时发作的抽疼,由重变轻,整个身子轻飘飘了起来。 不知不觉,曾妙妙就睡了过去。 “少夫人?” 一旁的侍女见状,很是紧张地围了上来。 “不碍事,少族长夫人只是睡过去罢了。” 叶凌月说道。 侍女们一听,脸上都露出了欢喜之色。 少族长夫人这几日阵痛的厉害的,反反复复都没有睡觉,少族长在旁终日陪着,用神力替她疏通筋络,但都不见好。 想不到,这位夜大人一来,就缓解了少夫人的疼痛,少夫人总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了。 如此一来,那些侍女们和族医们对叶凌月也放心了许多。 叶凌月趁着曾妙妙睡着的那会儿功夫里,替曾妙妙把脉,检查身体的情况。 这一检查,叶凌月也是微微一惊。 她发现,曾妙妙的身体,和荒兽一脉的其他荒兽有些不同。 “难道说,曾妙妙不是荒族中人?” 叶凌月思忖着。 “老大,我娘没事吧?” 小吱哟依附在叶凌月身上,看着消瘦憔悴的曾妙妙,很是愧疚。 它一点都不知道,原来当初自己在出生时,害得娘亲如此痛苦。 看着大腹便便的母兽,小吱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娘亲肚子里的,就是还未出世的自己。 自己看着自己,这种感觉,还真是难以用言语形容。 “你娘亲的身子很健康,就是你太太调皮了些,一直不肯出世。我待会替她扎几针,疏通穴位,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你就会出世了。小吱哟,我有个提议,不知你能否接受?” 叶凌月说道。 “老大,你我谁跟谁,你有话,尽管说。” 小吱哟奇怪着,叶凌月什么时候,也吞吞吐吐起来了。 “我一直没法子替你找到合适的肉身,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就看你要不要去试。” 叶凌月说着,目光落在了曾妙妙的肚子上。 小吱哟是游魂状态,叶凌月苦苦寻觅的就是荒族的肉身。 只可惜数千年后的荒族早已灭绝,好不容易,叶凌月有机会回到了数千年前,她这些日子,也一直想要找到合适小吱哟的肉身。 叶凌月本以为,在荒族众多的数千年前,找肉身应该不难,可事实恰好相反。 这些日子,她反复在阳泉古道寻找合适的肉身,但是无一例外,没有一具肉身是是和小吱哟的。 叶凌月思来想去,直到今日,有机会见到了曾妙妙,她才萌生了这个念头。 “老大,你是让我占据‘它’的肉身?” 小吱哟和叶凌月结成了契约,早已心灵相通,不用叶凌月明说,它就明白了过来。 “一般而言,在两种情况下,肉身是最好被夺舍的。其一就是新生儿的肉身,神识未清,最容易夺舍。第二种,就是频死之际,那是神识消散。不过第二种情况下,肉身大部分都已经遭遇重创,就算是抢得了,也未必有用。你娘肚子里的孩子,说白了也就是你,你自己的肉身,自然是最契合你的魂魄的。” 叶凌月也知,小吱哟一时半会,没法子接受这个现实。 “听上去,好像可行,可老大,这样会不会危害到我娘亲的性命?” 小吱哟担忧地望了眼曾妙妙。 “不会,其实尽快把你生出来,对你娘的身体反而更好些。胎儿在她体内多呆了一年,吸取了大量的养分。好在这些年,你爹一直用神力替她温养身子。但若是再拖上一年,你娘的身子会被腹中的‘你’掏空。我已经用鼎息催动,过不了多久,胎儿就会出生,那时候,你就可以夺舍。” 叶凌月循循善诱着。 “我还需要再考虑考虑。” 小吱哟依旧是迟疑不决。 “你好好想想,我们剩下的时间并不多了。” 天河异象将至,十天之后,四大神帝下令围剿荒族,十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叶凌月也不知道,在未来的十天里,阳泉古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这种情况下,要兼顾一个孕妇,无疑是雪上加霜的事。 叶凌月说罢,床榻上的曾妙妙动了动。 它休息了片刻,醒了过来。 曾妙妙睡了不过一个时辰,但由于有鼎息调理的缘故,它觉得比谁上了一日一夜还要舒服的多。 “夜姑娘,我方才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 曾妙妙觉得身上舒服了,摇身一变,又化成了人形。 曾妙妙摆了摆手,示意族医和侍女们退下。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位姑娘是可以信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