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9章 又一名玄阴之女 - 神医弃女

第2739章 又一名玄阴之女

叶凌月上前将曾妙妙搀了起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问一问曾妙妙,关于她的身体构造和其他的荒族不同的原因。 “少族长夫人,我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曾妙妙笑了笑,望了眼叶凌月额头的神印,眼底有微乎其微的异光闪了闪。 “夜姑娘,你就直呼我妙妙好了。你有什么话,尽管开口。” “那我就直说了,我方才替你把脉时,发现你的身体构造和荒族中的其他人有些不同,难道你不是荒族中人?” 曾妙妙微微一怔,嘴角的笑明显僵住了。 曾妙妙在荒族中那么久,没有一人发现她的身体和其他荒族不同,就连早一日从无心太子那请来的方仙级别的神医也没有发现,可却被眼前这名少女给看破了。 曾妙妙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然相告。 “不瞒夜姑娘,我的确不是荒族中人,我身体构造有什么问题?会不会影响我腹中的胎儿?” 说着,她抓住了叶凌月的手,脸上满是急色。 “对胎儿没什么影响,只是你的体质,一定程度上遗传给了你腹中的胎儿。它若是逗留在你的体内越久,你的身子就会越虚弱,你必须尽快生下它。” 叶凌月留意着曾妙妙的一言一行。 曾妙妙的身体构造,不仅是和荒族不同,和神族也不同。 从外形上看,它是荒族,可实则上,它不是荒族也不是神族,它是一个全新的,叶凌月从未遇到过的种族。 无论是在人、神、妖界,叶凌月都从未见过如此的体质。 小吱哟的魂魄,早前进入任何神兽的肉身都无法兼容,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它遗传了曾妙妙的特殊体质。 这种特殊的体质,注定了小吱哟唯一能使用的肉身,就是曾妙妙体内的胎儿。 但在让小吱哟夺舍之前,叶凌月必须弄清楚,曾妙妙到底是什么人? 她若不是荒族,又为何要加入荒族,她有何居心? 叶凌月实在不愿意把曾妙妙和那种居心不良的坏女人联系在一起。 她和叶凌月刚捡到时小吱哟很像,气质干净,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帝莘曾经说过,他在十三神魔岛上,遇到了第一岛主,也就是少族长。 可第一岛主并没有提起自己的妻子,不知曾妙妙最后到底是死是活? 曾妙妙皱着眉,良久,才叹了一声。 她伸出了手来,叶凌月下意识地拦着了她的手。 “夜姑娘我们并无恶意,你能让摸摸你的神印嘛?” 叶凌月略一沉吟,点了点头。 她服用了乾坤丹之后,神印发生了些许变化。 为了避免引人注意,她在神印上动了手脚。 她如今的神印,看上去和普通人的没什么两样,这样才不会引来荒族的侧目。 得了叶凌月的许可后,曾妙妙的手指已经落到了叶凌月的额头。 曾妙妙的手指很是温热,轻轻抚过叶凌月的额头,落到了叶凌月的神印上时,叶凌月和依附在神印中的小吱哟都不觉心头一动。 尤其是小吱哟,它险些难以把控,要破印而出,和曾妙妙相见了。 那是它娘亲的手,熟悉而又陌生。 小吱哟少的可怜的有关幼年的记忆,也被唤醒了。 记忆中,有那么一双手,曾抱过它。 碰触到叶凌月的神印时,曾妙妙的眼神凝重了几分。 忽的,她指尖凝力,一股冰凉之感,钻入了叶凌月的眉心。 “夫人!” 叶凌月发现不对劲时,额头的神印已经发生了变化。 曾妙妙的神情瞬息万变,灵魂深处,有一种震慑之感,在阻止她去探究,曾妙妙的手一缩,美眸不由睁大了几分。 叶凌月一跃而起,手中多了几张符箓,在符箓祭出的一瞬。 小吱哟喊道。 “主人,不要出手,我娘她没有恶意。” “夜姑娘,我唐突了,还请见谅。我没有恶意,我……也是玄阴神印的持有者。” 说罢,曾妙妙的手在额头一拂,她额头,多了个神印。 那神印,散发着柔和的犹如月光般的荧光。 它犹如一簇小小的火苗,跳动在曾妙妙的额头。 又一个玄阴神印的持有者? 从神印的颜色上看,曾妙妙的玄阴神印比曾小雨还要纯一些,稍逊色于叶凌月。 叶凌月看到曾妙妙额头的神印时,下意识地收起了手中的符箓。 关老告诉过她,玄阴神印的持有者,放眼整个神界都屈指可数。 玄阴神印的形成,需要有一定浓度的玄阴之血,有些人,因为玄阴之血不够,一辈子无法凝聚成玄阴神印。 有些人的玄阴之血虽然能凝聚成神印,像是曾小雨,再或者是叶凌月和眼前的曾妙妙。 “你是怎么知道,我拥有玄阴神印的?” 叶凌月自认将神印掩饰的很好。 “你的隐藏,对外人有用,但是对于玄阴圣女而言,并没有用。我是太阴族的玄阴神女,我能感觉到,同脉之血的存在。玄阴之血始终很特殊的血液,两个同样拥有玄阴血的人聚在一起,要么会成为生死之交,要么会成为死敌。我希望我与你只见,属于前者。曾妙妙是我到了荒族后的名字,我的真名叫做幽妙儿。” 曾妙妙随手一拂,将额头的神印恢复如初。 “太阴族?玄阴神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满脸的困惑,同样感到很困惑的还有小吱哟。 它的娘亲,和主人体内流着一样玄阴之血? 这件事,恐怕连少族长烛瀚都不知情。 “关于太阴族,我不能告诉你太多。至于你体内的玄阴神印,你务必要掩饰好,它很可能会给你带来灭顶之灾。还有一点,我希望你不要将我的身份,告诉烛瀚,他什么都不知道。正如你所说的,我不是荒族的人,我是烛瀚救回来的一名孤儿。” 曾妙妙的眼底,闪动着忧愁之色。 她一直竭力想要隐瞒这个故事,可天河异象将至,秘密也有被揭发的一天。 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等不及了。 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告诉叶凌月,关于她和少族长烛瀚的故事。

上一篇   第2738章 夺舍之法

下一篇   第2740章 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