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5章 新生 - 神医弃女

第2755章 新生

烛峰走出了地下区域,老囚天和一干长老,已经等候在外。 “侄媳妇没事吧?” 老囚天也知,曾妙妙临盆了。 荒兽一族不比荒植一族,荒兽每一代的子嗣都很有限,老烛峰只有烛瀚一个儿子。 而荒植一脉,再生能力强得多,它们可以通过遗种之法,繁衍后代。 曾妙妙肚子里的,也是烛瀚唯一的孩子。 “生死关头,直能听天由命了。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烛峰强压下了心头的担忧。 “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族中的一些老弱妇孺,都已经集合在一起。今夜,就可以撤离阳泉古道。” 老囚天沉声说道。 “我这也是,既是如此,趁着天亮之际,将它们都送走吧。” 烛峰点了点头。 按照帝莘早前所说,荒植一脉选拔了太古遗种,有少量的人逃过了这场浩劫。 而荒兽一族,则几乎是全军覆没。 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这一次,它们一定要想法子避免这场浩劫。 两族之中,大部分的壮丁都已经前去观摩天河异象,这批人,无法调动。 但老人和孩子们不同,在这个时候,将它们送往各个大陆,不会引来太多的瞩目。 荒兽和荒植两脉,在各自的长老的带领下,分为了多只小队,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离开了阳泉古道。 屋内,叶凌月正在替曾妙妙接生。 曾妙妙怀胎三年,她的胎位不正,早前几名族医,不得已的情况下,用了一些丹药想要替其助产,哪知道却造成了大量出血。 “真是一群庸医,用了什么破药。” 叶凌月检查之后,发现那群族医太过心急,用药过猛,曾妙妙的身子太虚,用药过猛,造成了流血不止。 那些族医又不懂得用针法止血,事实上,四千年前的神界的医术还是很落后的。 神界的医术,是在浮屠天出现和医佛云笙出现之后,才有了一个本质的提升。 难怪曾妙妙的情况会这么危急,叶凌月难以想象,若是她不敢来,别说是曾妙妙,只怕连小吱哟都会有危险。 “老大,我娘不会有危险吧?” 小吱哟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方才,它目睹那群人围着娘亲,娘亲流血不止。 它从不知道,娘亲为了生它,要经历这样的苦难。 面对这一切,它却无能为力,只能在一旁看着,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好在你及时通知了我,我试着替她止血,只要能止住血,就好办多了。” 叶凌月运起了鬼门十三针,在曾妙妙的几处要害穴道上止血。 止血的效果不错,血暂时止住了。 “夜凌,先救我的孩子,我不要紧。” 曾妙妙能感到,孩子就快出来了。 可因为胎位不正的缘故,孩子一直生不下来,若是再耽误下去,孩子很可能会窒息而死。 她一定要替烛瀚生下这个孩子,哪怕是要付出生命代价。 曾妙妙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想要将孩子生下来。 她这一用力,早前叶凌月用针封住的穴道,再次被冲开了,大量的血,再次涌了出来。 “曾妙妙,你要是让小吱哟一出生,就没了亲娘,我绝不会放过你!” 叶凌月一见,眼都急红了! 小吱哟也急得差点没惊呼出来。 曾妙妙身躯一震,下意识地抓着了叶凌月的手,她的手上,已经满是鲜血。 “夜凌,你说什么?小吱哟……” “一切都不要多说了,待孩子生下来后,我再像你解释。” 叶凌月头疼地看着再次破开的伤口,出了这么多的血,曾妙妙只怕会有生命危险。 大量失血,该怎么办? 对,输血! 叶凌月想起了娘亲云笙曾经替人做过类似的治疗。 只是在输血之前,必须先确定对方的血型,这一时半会儿的,怎么去找合适曾妙妙的血型。 叶凌月的目光,落到了曾妙妙的面上。 生产时的曾妙妙,已经化为了兽形,它的额头,那个神印若隐若现。 “玄阴之血……我和曾妙妙体内都有玄阴之血,也许我的血,曾妙妙可以用。” 叶凌月稍一迟疑,她也没有时间再犹豫了。 叶凌月伸出了指来,十指封闭了曾妙妙身上的多处要穴,紧接着,她指尖微一用力,体内,一股鲜血在精神力的作用下,凝聚一条红线,刺穿了曾妙妙的皮肤。 “夜凌,你这是做什么?” 曾妙妙费力的动了动,对于自己方才的行为很是后悔。 皮肤上,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温热的鲜血,迅速融入她的身体。 在自己的鲜血进入曾妙妙的体内时,叶凌月还有些担心,两人的血会不会相互排斥,毕竟按照现代意义上的医学常识而言,必须是相同血型的人,才能相互输血。 好在,让叶凌月欢喜的是,她的血,迅速融入了曾妙妙的体内,没有任何相互排斥的作用出现。 曾妙妙也感觉到,叶凌月的血液入体时,它的体内被注入了一股全新的活力。 原本无力的四肢,开始恢复了知觉,就连早前二度破裂的伤口,此刻也开始愈合了。 叶凌月的血,仿佛有种神奇的愈合能力。 曾妙妙一用力,子宫猛力一收缩,原本卡在了盆骨里的孩子,连着胎盘和脐带,同时滑出了体外。 叶凌月看到了一头小小的,不过拳头大小的小兽,它浑身的毛发稀稀拉拉,浑身呈粉红色,蜷缩城一团,被缠绕在了母体的脐带中。 见曾妙妙又有了力气,气色也被早前好了许多,凌月知道自己的输血发挥了作用。 她输了不少血给曾妙妙,叶凌月的身体还从未一次性失过那么多的血,不免有几分晕眩。 她提起了一口气,止住了自己的伤口,眼明手快,取过了一把剪子,将脐带剪断,再将那小兽抱了出来。 “这就是小吱哟刚出生时的模样,可真小……真丑啊。” 叶凌月望着怀里皱巴巴的那团小家伙,想起了自己刚遇到小吱哟时的模样,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