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3章 咫尺天涯 - 神医弃女

第2763章 咫尺天涯

玄阴之血? 无心太子一听,不由精神一振,玄阴之血那可是的极其稀罕的血统。 身怀玄阴之血的女子,若是与其双修,修炼起来,能事半功倍。 只是对方的身份有些麻烦,对方若是荒兽一脉的少族长夫人,就不好下手了。 “此话当真?” 无心太子迟疑道。 他也见过荒兽一族的那位少族长夫人,那女子长得很是美貌,不过听说修为不怎么样。 “千真万确,为我听她的贴身侍女说起来的,而且她还凝聚了玄阴神印,只是用了特殊的法子掩饰过了,只有极少数的情况下,才会显出神印来。她拥有玄阴之血的事,只怕连烛瀚少族长都不知道。” 囚星自命风流,在荒族中有不少姘头,其中有一人就是曾妙妙的侍女。 她服侍曾妙妙多年,有几次,见到曾妙妙额头出现了怪异的神印。 那侍女和囚星勾搭在一,某次欢好之后告诉了囚星。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囚星觉得此事有些古怪,就刻意去让那侍女画下了曾妙妙额头神印的模样,囚星再查阅了相关典籍,才知那就是玄阴神印。 不仅拥有玄阴之血,还凝聚成了玄阴神印,长生太子一听,愈发激动,不过他终归是长生神帝的长子,强抢人妻,而且是别人用过的女人这种事,说出来,总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更何况,那曾妙妙还还有身孕,还是个孕妇,早已非清白之身。 长生太子轻咳了几声。 “囚星,你告诉本宫此事,有何目的?你以为,本宫会卑鄙到强抢人妻?简直是岂有此理。” 囚星被无心太子这么一骂,也很是尴尬,他还以为,无心太子会趁机信任他,与荒兽一脉动手。 好在囚星也不是什么头脑简单之辈,他见一计不行,心里顿生一计。 他打了个哈哈。 “太子,您想哪里去了,在下绝非是那样的意思,在下的意思是,曾妙妙是玄阴之血,她肚子里的那个,若是女婴,必定也是玄阴之血。我听闻,她昨日刚临盆,太子不能动曾妙妙,但那女婴,却是可以好好利用的。” 囚星怂恿道。 荒兽一族和荒植一脉共用阳泉古道,老囚天一直礼让烛峰老族长,荒兽一脉在阳泉古道的地位,也凌驾在荒植一脉之上。 囚星为首的一干荒植一脉的人,早就对荒兽一脉不满,囚星早就发过誓,待到他日他当了族长,第一件事,就是要荒兽一脉赶出阳泉古道。 只可惜,囚星如今已成了丧家之犬,他唯一能仰仗的就是无心太子了。 “曾妙妙的女儿?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既是如此,你带本宫去看看,若是曾妙妙真的拥有玄阴神印,又生下了女儿,本宫绝不会亏待你。” 玄阴之血遗传的概率很高,无心太子大可以和那名女婴定亲,对于神族而言,等上个十几年,压根不是什么问题。 无心太子早前被小囚天抢了长生诀,一直耿耿于怀,但若是能得到一门和玄阴神女结亲的机会,他日后的修炼就不成问题了。 帝莘失踪,天河异象即将消失,那夜凌和夜凌日也变成什么气候。 无心太子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当务之急,还是先确定曾妙妙的事。 无心太子催着囚星带路。 “我这就带太子前往。” 囚星极其狗腿地引着无心太子前往的确下区域。 “狗腿子。” 小囚天在旁见了囚星的一举一动,咬牙切齿着。 不过,他和无心太子的阴谋一开始就破产了,小囚天很清楚,曾妙妙生下的压根不是什么女儿,而是小吱哟。 可是尽管如此,小囚天还是有些担心。 它有些焦急地望着天空。 叶凌月和夜凌寻找帝莘已经有好一阵子了,天空依稀能见到两人的身影。 “阿姐,我四下都找过了,没有帝莘的踪影。” 距离帝莘被吞噬,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时辰,叶凌月和阿日也找了近一个时辰。 天空的星云,已经所剩不多,只有百朵左右。 每一朵星云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也不知到底是哪一朵星云吞噬了帝莘。 还是说,那朵星云早已褪去了。 叶凌月如同无头苍蝇,一朵朵的找。 夜凌日的话,她仿佛没听到一般。 她的心底,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帝莘。 第九天即将到来,天河异象看上去随时都要消失,东边一片鱼肚白。 经历了近九天的夜晚之后,阳泉古道的天终于要亮了。 “阿日,我们再找一找,若是天亮时,还是找不到,我们再离开。” 叶凌月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她已经经历过一次,若是帝莘再有个三长两短,她不知自己能否承受。 “阿姐。” 夜凌日叹了一声,拍了拍叶凌月低垂的肩膀。 “别说一个时辰,就算是一年,我也陪着你一起找。他……姐夫不会有事的。” 夜凌日的嘴里,很艰难才吐出了姐夫两个字来。 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得不承认帝莘的身份。 叶凌月听了,猛地抬起了头来,很是感激地看向了夜凌日。 “谢谢你,阿日。” 夜凌日抬手,揉了揉叶凌月的头发,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来。 看到阿姐如此的模样,夜凌日才意识到,帝莘对于叶凌月而言,早已是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印象中的阿姐,聪明早慧,坚韧无比,何曾流露出这般小女儿的示弱姿态。 帝莘,为了阿姐,你小子也一定要平安无事! 两人说罢,再度投身进星云之内,搜索帝莘的下落来。 两人谁都没有发现,就在两人身旁不远处的一朵星云里,有人正望着他们。 “洗妇儿,夜凌日,我在这里!” 云雾之中,帝莘望着红着眼的叶凌月,心如刀割。 他的声音,根本没法子传递到叶凌月那里去,尽管他能清晰听到叶凌月的声音。 该死,他让洗妇儿难过了。 帝莘一怒之下,拳重重地砸在了云雾之上。 可眼前的云雾,依旧萦绕在侧,犹如一道无形的屏障,他根本没法子踏出去,更不用说,和叶凌月相见。

上一篇   第2762章 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