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1章 星河裂,天碑出 - 神医弃女

第2791章 星河裂,天碑出

这一变故,让叶凌月和墨离登时都看呆了眼。 天空之上,长生太子等人眼看地下区域的入口已经打开,也正在整顿军力,准备进入地下区域。 哪知那张召唤天符冲着长生太子飞去。 “小心,快掩护太子。” 众神兵神将也不知那召唤天符是什么来历,一看天符横冲直撞,飞了过来还以为是有人攻击无心太子。 召唤天符瞬时就淹没在了军团的人群之中。 看到召唤天符不见了踪影,墨离脸上惨无人色。 此时,他再也顾不上和叶凌月是敌对关系,冲着叶凌月喝道。 “快,找回召唤天符,否则我们都得死。” “墨离,使用召唤天符,里面到底会出现什么?” 叶凌月见了墨离的模样,暗自猜测道,难道说,墨离使用过召唤天符? “怪物,里面的怪物连我都难以阻挡,当年,就是那怪物杀了我的。我甚至连它的真面目都没看清,绝不能让人释放出那里面的怪物。那召唤天符,只有方仙级别的精神力才能使用,只要快点找到它,就能安然无事。” 墨离吞了一口口水。 “怕……是来不及了。” 叶凌月嗫嚅了一句。 她早前,似乎一不留神,将一抹精神力留在了召唤天符上。 也不知那召唤天符,是否已经吸收了那抹精神力。 若非是方才帝莘制止的及时,她现在很可能已经使用了那张召唤天符。 那张召唤天符,和叶凌月经历过的十大天符中的天符不同,叶凌月能感觉到,那张召唤天符是活的。 里面有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在驱使着她使用那张召唤天符。 叶凌月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到四千年前。 可直到得到那张召唤天符,她才意识到,她很可能是到了这张召唤天符的召唤,回到了四千年前。 墨离没有听见叶凌月的自言自语。 他眼底,只有召唤天符。 墨离冲入了军团中,寻找着召唤天符。 一道明黄色的光,直射出来,朝着星河方向冲去。 “召唤天符。” 墨离眼前一亮,他飞身一跃,就想去抢那召唤天符。 天符像是长了眼般,犹如一头展翅的雄鹰,朝着倾落的星河直射而去。 墨离的身影紧随着天符,眼看着他距离天符越来越近,墨离的脸上显露了狂喜之色。 他的手指,甚至已经能够触碰到了召唤天符的边缘。 可忽然间,墨离的眼眸一窒。 他的脸上露出了极端惊恐的表情。 星河近在咫尺,在星河的最中间,一条裂缝越来越清晰。 整条星河,在那一刹那,一分为二。 在星河的正中,出现了一个豁口。 那豁口,初时只有嘴巴大小。 那豁口中,有什么东西,隐隐欲动,正往外钻。 那是一块漆黑色的天碑,它散发着惊人的红光,从星河中骤然生了出来。 那块天碑从星河中生了出来,不过巴掌大小。 可伴随着它的出现,之整条星河忽然停止了倾落。 那一刻,时间防止停止了流逝。 那块天碑和那一张召唤天符隔着一条星河。 召唤天符上,符光大振。 伴随着召唤天符上的符光闪耀,那块令牌大小的天碑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它迅速膨胀开,犹如风卷残云,原本巴掌大小的天碑,正在变大。 那天碑里,散发出了可怕的威压,腾腾地冒出了红色的光。 那些红光,扭曲着,凝聚成一把把锋利的锐剑。 看到红光时,墨离还想躲闪。 可他发现自己的身子,在红光的笼罩之下,如同被施展了定身咒,根本没法子动弹。 他浑身的神力和魔力,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了。 “不!” 墨离惨叫了一声,他的咽喉被那红光锐剑击穿。 四大神帝继承人之一的墨离,在遇到天碑时,竟是毫无招架之力,笔直坠落在地,身躯砸成了肉你。 那红光射穿了墨离的咽喉之后,红光更盛了,原本巴掌大小的天碑,也随之扩大了一些。 天碑携带着惊人的红光,犹如乌云压境,转瞬就朝着神界军团的十万神兵呼啸而去。 看着那骤然出现的天碑和被击杀的墨离,无心太子等人也是大吃一惊。 无心太子强自镇定着。 “快!击碎它!” 百门星陨炮同时对准了那块小的可怜的天碑 星陨炮的炮声,还未来得及震撼整个阳泉古道。 只听得轰隆隆数声,这一次,星陨炮还来不及射出,百门星陨炮的炮台同时炸开了。 炮兵营的炮兵们被炸得手脚尽断。 天碑一闪,那些可怕的红光如飞剑一般,四处飞掠而过。 红光无一例外,都是一剑穿喉。 红光击杀神兵的同时,一缕缕神兵魂魄,也随之飞掠而出。 它们无一例外,都飞向了那块天碑。 犹如割稻一般,眨眼之间,那天碑就剿杀了几百名神兵的性命和魂魄。 在击杀了神兵之后,天碑迅速变大,从手掌大小,化为了云朵大小,再到了陨石大小。 一刻钟不到的时间里,天碑已经覆盖了十分之一阳泉古道的上空。 而被击杀的神兵的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从几百到上千,再到上万。 天碑犹如饿极了的困兽,所到之处,无一豁口。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看到这么可怕的场景,无心太子的心脏,险些要停止了跳动。 他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存在。 此时,无心太子已经无心顾忌叶凌月了。 叶凌月原本可以趁机逃跑,可她并没有这么做。 天碑的出现,连叶凌月也是看的暗暗心惊。 她没想到,星河倾落才只是个开始,这块自星河中生出来的天碑,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若是不铲除这块天碑,只怕今日,没有人能活着离开阳泉古道。不仅仅是阳泉古道,只怕整个神界都会毁于一旦。难道就没有东西,可以制服得了那块天碑?” 叶凌月的目光,不由落到了天空之上。 和天碑肆虐的境况不同,在天碑出现之后,星河倾落停止了,天空悬挂着一条美丽的星河,而在星河之中,那一张召唤天符静静地悬浮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