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4章 命定的克星 - 神医弃女

第2794章 命定的克星

男人的薄唇抿了抿,不屑之中,带着几分暖意。 “情之一字,如鱼得水冷暖只自知,你一个被封印了万千年的老怪物,懂个屁!” 这一句话,俨然如一记耳光,狠狠抽在了那怪物的脸上。 怪物闷哼了一声。 “愚蠢的蝼蚁,我本见你是可造之才,想点拨你,你自甘堕落,那就由不得命运作弄。那女子使用了召唤天符,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你若是不让开,别怪我连你的命,一起要了。” 那怪物被封印在了召唤天符里数千年,无论是被封印前,还是自由身之时,从未被人用这般语气这般口吻奚落过。 尤其是,对方还是个小辈。 怪物勃然大怒,一掌挥下。 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它的掌心落下之时,一道光圈也跟着落了下来。 那光圈所到之处,叶凌月和帝莘只觉得身形一滞,如同石化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就连末日妖阳的光芒也跟着黯淡了几分。 “不好,是禁制。” 帝莘运气,可体内的力量犹如泥牛入海,一下子没了踪影。 “小子,你若是彻底领悟了烛阳之能,倒是可以与我一战,只可惜,你如今心窍未开,对上我,只有死路一条。就由你们之血,来祭祀我的苏醒之路。” 眼看怪物的巨掌落下,叶凌月的心,也跟着剧烈跳动了起来。 她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 脑中,白光一闪。 在怪物击杀两人的一瞬,一道黑白相见的光芒,从她体内飞射而出。 傲慢不可一世的怪物看清了那道光时,声音不由变了变。 “生死符!” 却见黑白光芒之间,出现了一个八卦模样的东西。 它似符又似八卦。 可叶凌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它来。 尽管见到的机会并不多,可叶凌月知道,那是生死符。 伴随她前世今生,活了近四十多载的生死符。 叶凌月曾经以为自己凝聚神印,晋升为神体之时,已经彻底消灭了生死符,可事实上,它一直潜伏在叶凌月意识之中。 这些日子来,它悄无声息,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 可事实上,它却一直存在着。 也不知是何故,它会再度出现。 在了气焰嚣张的怪物面前,生死符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可它就如初生牛犊不怕虎那般,毫无畏惧。 在破体而出的一瞬,它高高悬挂在空中,以一种盛气凌人之姿,俾睨着那高高在上的怪物。 一白一黑的勾玉状的图案,发出了万丈光芒来。 光芒所到之处,怪物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咆哮声。 “不!没有人能可以再封印我烛照,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怪物不甘的声音,在半空中盘旋,直到彻底消失。 那庞然如山脉般的怪物,竟被小小的生死符给彻底吞噬了。 生死符吞噬了怪物之后,光芒落在了叶凌月和帝莘身上,两人的手脚再次恢复了自如。 就在两人目瞪口呆之际,那生死符咻的一声,再度钻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这……” 叶凌月和帝莘都是面面相觑。 尤其是帝莘,他急忙查看着叶凌月,反复确认叶凌月没任何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是生死符?我以为,它早就已经消失了。” 帝莘面露担忧之色。 这男人,天塌下来都未必皱一皱眉头,唯独遇上叶凌月的事时,他才会露出如此的神情来。 “它一直被封存在我的体内,我看它没有什么异常,早前才没有告诉你。” 叶凌月也有些心有余悸。 “生死符,竟是那怪物的克星?那怪物,真的消失了?” 叶凌月这会儿还有些没缓过神来。 事实上,从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回到四千年前开始,叶凌月就觉得,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从天河异象,再到星河倾落,还有那神秘出现的召唤天符,天外天碑,直至怪物临世,生死符吞噬了怪物,整个过程,叶凌月都觉得云里雾里。 这一切,都好像是梦境似的。 可满地的尸骸,以及空气中厚重的让人无法呼吸的血腥味,足以告诉叶凌月,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天已经亮了。 星河不知在何时,彻底消失了。 周遭一片死寂,连风声都消失了。 放眼望去,周遭一个活人都没有。 十万神界军团,全被绞杀,荒族也无一活口。 这一场噩梦,真真实实出现在叶凌月和帝莘的眼前。 帝莘拉着叶凌月的手,两人一起走到了那块烟青色的天碑面前。 天碑比帝莘还要足足高一个头,在被怪物击落之后,它再无动静,身上的红光也悉数敛尽。 在了日光的照耀之下,天碑呈青铜色。 两人留意到,天碑上刻着几个字。 “封天令。” 帝莘逐字念出了天碑的名字来。 这一块天碑,原来名叫封天令。 好一块封天令,因为它的出现,让多少生灵一夜之间,化为了涂炭。 “帝莘,我们走吧。再过不久,四大神帝的人就要来了。” 叶凌月看了眼封天令,许是亲眼看到了这块天碑肆意杀人的场景,眼前的这块古朴的封天令,如今在叶凌月眼里,透着森然的死亡的气息。 此物从天而降,不用多想,叶凌月也知,它必定很重要。 甚至于,它比天河异象中任何一门奥义都要重要。 可此时叶凌月,却无心顾忌这块天碑。 无心太子在内的十万神兵,一夜之间,全都死在了阳泉古道。 姑且不论他们的死因为何,长生神帝在内的四大神帝若是知晓了此事,必定会引来滔天怒火。 荒族已经再无活口,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 阿日和小吱哟他们,也还在地下区域等着他们,他们必须在四大神帝的人发现他们之前,离开这里,抹去一切有关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我们要带走它。” 帝莘抬起了手,抚摸过那块天碑,在帝莘的手指摸过天碑的一瞬,天碑微微一颤,帝莘也随之身心一颤。 一个强烈的念头,闪过了帝莘的脑海。 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带走这块封天令。

上一篇   第2793章 逆天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