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8章 不懂的爱 - 神医弃女

第2828章 不懂的爱

斗转乾坤符在了日月共耀之下,从了乾鼎中破鼎而出。 那符纸翩然落在了叶凌月的手掌之中。 符纸上,犹带着几分温暖之意。 叶凌月目光闪烁,眼底笑意盈盈欲出。 这张斗转乾坤符还真是来之不易,不过好在还是顺利炼化出来了。 她眼角余光一扫,就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姿玉长老被几名神兵抬了下去。 “恶人自有恶人磨。” 叶凌月冷笑道。 不过老怪物的司火之术果然厉害,竟是将火之魑魅直接给吞噬了。 火之魑魅逃跑的一瞬,灰火已经将火之魑魅的精华吞噬一空,如今的灰火,具备了部分的黑梵心火的功效,威力更上一层楼,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不过,叶凌月始终觉得,召唤天符内的老怪物不会那么好心。 只是她如今除了用生死符压制老怪物之外,也别无他法,只能日后再想对策。 “还请两位神帝,慕容少帅过目。” 叶凌月眼底波澜不惊,将那张斗转乾坤符地呈上前去。 “的确是斗转乾坤符,而且成色很好。” 慕容九城赞扬道。 “如此一来,就能证明叶凌月具备高级符师的水准,太虚神院的办学资格应该也无人再怀疑了吧?” 火炎神帝扫了风谷神帝一眼。 从头到尾,质疑叶凌月的符师水准的只有姿玉长老一人。 可如今姿玉长老成了那副模样,不人不鬼的,自然无人再质疑叶凌月的实力。 风谷神帝脸黑的跟锅底似的,一个字也不憋不出来。 “既是风谷老弟没有意义,那朕就正式颁布圣旨,宣布太虚神院正式成立。从今往后,太虚神院和神界四大神院享有同等办学待遇,任何人不得再有质疑。” 火炎神帝一锤定音,当即就颁布了圣旨,太虚神院的学员和导师们自然也就无罪释放了。 同时火炎神帝还正是宣布,收叶凌月为义女,择良辰吉日,昭告天下。 至于纳妃之事,风谷神帝更是无脸再提。 一场闹剧,总算被有惊无险地化解了。 风谷神帝一肚子的火气,见了小怪物杵在原地,没好气道。 “四轩,还不快走。” 小怪物看了叶凌月和曾小雨一眼,心底悔恨和愧疚之意并存。 曾小雨也依依不舍地看着小怪物,嘴里轻声喊道。 “哥哥。” 叶凌月瞅瞅小怪物,叹了一声。 “你若是愿意,太虚神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言下之意,却是已经原谅了小怪物。 小怪物眼眶一热,脚下意识地往前挪了一步,可是身后,风谷神帝威严十足的声音适时传了过来。 犹如当头一记棒喝,将小怪物心底最后的一丝渴望给打消了。 小怪物不会忘记,在他和风谷神帝相认的那一瞬,他就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太虚神院了。 他如今是风谷神帝的外孙,他不再是默默无闻的小怪物了。 他若是出尔反尔,风谷神帝一定不会放过叶凌月和太虚神院。 他已经亏欠了她太多,再不能拖累她了。 小怪物终归没有走向叶凌月和曾小雨。 他甚至没敢正视她们一眼,他毅然回过头去,向风谷神帝走去。 这一走,却是天人之隔,再也没法子回到过去了。 身后,曾小雨哭了起来。 她哽咽着。 “哥哥……哥哥你是生我的气了嘛?” 从她的亲哥哥离世之后,世上只有两个人对她好。 一个是师父,一个是小怪物哥哥。 可她终归还是伤了他的心。 “小雨,他没有怪我们,他只是,选择了自己的路。” 叶凌月搂紧了曾小雨,轻声安慰着。 那孩子,终归还是离开了她们。 身后,曾小雨的哭声犹如刀割一般,凌迟着小怪物的心。 好几次,他都想转过头去。 可他终归还是忍住了,直到再也听不到身后的声音,小怪物才敢抬起头来。 他俊逸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泪水。 他嚎啕大哭着,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他,丢失了自己最美好的东西。 “傻孩子,你那般喜欢叶凌月,早前为什么不肯听朕的话,直接娶她为妻。虽说强扭的瓜不甜,可你若是不强扭,你连瓜子都吃不到。” 风谷神帝站在了小鬼无的身前,叹了一声。 叶凌月那样的女子,年纪轻轻,就天赋惊人,如今又成了火炎神帝的义女,她日后的追求者,必定多如过江之鲫。 风谷神帝真怀疑,自己一世风流,怎么会生出小怪物这么憨厚的外孙来。 “外公,你可曾爱过人?” 小怪物仰起脸来,不让眼泪滚落。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 诸神山山高,站在山之巅,天空的星辰看得比任何地方都要清晰。 小怪物依稀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叶凌月时的情形。 他那时在想,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好看。 她的眼,比天上的月亮还要明亮。 “爱?小子,你这是小瞧你外公不成,朕可是神界的万人迷,多少女子被朕迷得七荤八素……” 风谷神帝一脸的嘚瑟。 “我说的是爱,真正爱上一个人。外公你有无数的女人,却唯独不懂得爱。真正的爱,并非强占和掠夺,而是希望她,一世安好。我爱叶凌月,我不求她时时刻刻在我身边,我只求她过得幸福,岁月静好,她好,我就好。” 小怪物眼底的泪,已经干涸。 他不懂得什么华丽的辞藻,他只知道,他不愿意看到叶凌月受伤的神情。 他只要,她好,就够了。 他要保护好她,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那任何之人中,包括了他的至亲,他的亲生父亲和娘亲。 所以,他要留在诸神山,成为神界最强的存在,那样,他就能用自己的臂膀,替她撑起一片天。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居然说朕不懂得爱。真是反了,一个个都敢忤逆朕,朕怎么可能不懂得爱,朕怎么可能……” 风谷神帝嘀咕着,到了最后,化成了一阵唏嘘。 兴许,正如这小子说得一样,他堂堂神帝,还真是不懂得什么是爱。 爷孙俩站在了同一片星空之下,小怪物自此,踏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下一篇   第2829章 屠魔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