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9章 比生死符更厉害的存在 - 神医弃女

第2839章 比生死符更厉害的存在

召唤天符里的那老怪物中气十足,喝了一声。 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嗡作响,半晌才回过神来。 那老怪物叫做烛照? “你也姓烛,和小吱哟同姓,你不会和荒兽一族有血缘关系吧?” 叶凌月一脸的诧然。 她怎么也没法子将召唤天符里的那个可怕存在,和小吱哟一家子联系在一起。 至少小吱哟长得还是很萌萌哒,人见人爱的。 “什么血缘关系,老夫是它们的老祖宗……的守护兽。” 烛照没好气道。 小吱哟的老祖宗是太阳族的族长,烛照是第一任太阳族族长的守护兽,算起来,还真是小吱哟的老祖宗同一辈的存在。 它让叶凌月喊它一声爷爷,倒也没辱没了叶凌月。 “那你怎么会被封印在召唤天符里?” 叶凌月愈发纳闷了。 “全都是因为太阴族的那女人以及它的守护兽,哼,那可恶的女人,当初害死了太阳族长。她和她那头狡猾的守护兽,生怕我报复,就趁着我重伤之际,将我封印在了召唤天符里。不过那女人也是恶有恶报,她和她的族人也没有好下场。” 烛照一提起太阴族,就咬牙切齿。 若是烛照的话是真的,那它很可能经历过太阳族和太阴族斗得你死我活的那个年代。 叶凌月心头一动,想起了小吱哟父子俩。 “你知道太阴族?那你可知道太阴族的太阴顶在什么地方?我有个非常重要的朋友,被太阴族的人带走了。” 叶凌月急切地问道。 烛照很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曾妙妙的下落的人。 烛照冷“嗤”了一声。 “你居然问我太阴顶在什么地方?那不是你们太阴族的圣地,可比想引我上当,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这些太阴族女人的话了。” 因为太阳族长和太阴族长的血海深仇,烛照最痛恨太阴族的女人。 在它看来,所有太阴族的女人都是阴险无比的,她们无情冷血。 叶凌月的额头有玄阴神印,而且身上有很明显的太阴族的气息,所以烛照第一眼看到她时,就恨不得杀了她。 不过,被叶凌月用生死符封印之后,烛照在叶凌月的体内,也目睹了叶凌月的所作所为,也发现了,叶凌月不像是一般的太阴族的女人。 她似乎比一般的太阴族的女人,稍微有人情味点。 这也是为什么,烛照愿意和叶凌月做交易,帮助她对付姿玉长老的缘故了。 “老怪……烛照老爷爷,你也许误会了,我虽然身上有玄阴之血,不过我不认识什么太阴族,更不用说去太阴顶了。” 叶凌月解释道。 “那你就是还没血脉觉醒,不过说来也怪,你身上的玄阴血浓度很高,太阴族那群唯利是图的老家伙,居然没把你带会太阴族。不过我要是你,我也不会自投罗网去太阴顶,那种地方,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再说了,你去了也没用,就你现在这三脚猫功夫,连虚空海都无法横渡,一点点神念都没有的废材体,去了太阴顶也就只有被人奴役的份。” 烛照满嘴的嫌弃,不用说,叶凌月融合虚空失败的事,它全都看见了。 叶凌月被嘲讽的牙痒痒,可她也知,烛照说得是大实话,别说是在哎烛照面前,就算是在墨离那样的异魔面前,她都弱小的不堪一击。 不过坐以待毙显然不是叶凌月的个性。 她眼珠子一转,唏嘘道。 “你不会是打不过太阴族的那头守护兽,所以不敢待我去太阴顶吧?我看十字八九是那样子的,太阴族鼎盛,太阳族没落了,你连一头母兽都打不过,还真是丢了所有公兽的脸。” “闭嘴,你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丫头骗子,谁说我打不过幽萤那婆娘。那婆娘,当年是我的手下败将,如果不是我……” 烛照气得在叶凌月的意识中暴跳如雷,但它一震怒,那形如八卦的生死符,就发出了一片黑白两色的光。 那光落在了烛照身上,烛照就哇哇怪叫不止。 只见它粗糙厚实的犹如岩石般的皮肤上,烫出了一个个水泡。 “快,快让那玩意住手。” 烛照疼得呲牙咧嘴。 “我说过,我没法子控制生死符。” 叶凌月摊摊手,一脸有心无力的模样。 “用你的乾鼎,那鼎可以控制生死符。” 烛照被生死符的光芒折磨的有气无力,不得不告诉了叶凌月这个秘密。 这个秘密,连叶凌月都不知道。 叶凌月一听,神识一动,手中的鼎印瞬间就进入了意识之中。 乾鼎悬挂在了生死符和烛照的上方,当烛照腰间的生死符发挥作用时,乾鼎滴溜溜转动了起来。 只见乾鼎每转动一下,生死符上的黑白两种颜色的光就会被乾鼎吸收一分。 生死符的光芒,渐渐黯淡了下去。 烛照身上的那些燎泡也总算止住了。 乾鼎竟然能遏制生死符? 叶凌月一见,也是大吃了一惊。 她迅速将乾鼎收回了手掌内,再看看鼎内。 她发现,生死符上的黑白两色的光芒,在鼎内化为了鼎息。 鼎息变得比早前更加浓郁了一些,叶凌月最初得到乾鼎时,只有白色鼎息,到了后来,再化为了黑色鼎息。 鼎息也从最初的丝发粗细,到了后来的小蛇大小,如今已经正式化为了两条手臂粗细的角蛟模样。 让叶凌月更加意外的是,黑白两色鼎息变得越发灵活,它们就像是有了生命般,在乾鼎里自在的游来游去。 鼎息和叶凌月体内的天地之力不同,它们的增强比天地之力的进阶还要困难,早前叶凌月只能通过治病或者是不断炼丹炼器,才能强化鼎息。 但是鼎息发生明显的变化,只有是三个阶段,就是叶凌月从方士突破到方尊再到方仙。 可自从成为虚鼎方仙后,鼎息就一直没有更大的变化,但是今日看去,那角蛟变得更加明显,愈发活灵活现了。 叶凌月心中一动,若是她能借着乾鼎,控制生死符,进一步控制烛照,岂非是两全其美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