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6章 痴男怨女 - 神医弃女

第2846章 痴男怨女

乾鼎一口吞下了叶凌月,叶凌月六觉得周身的灼热感和冰冷之感降低了许多。 叶凌月用神识搜索着四周,一发现有人还留着口气,就毫不犹豫,神识一动,将人丢进了鸿蒙天。 这些人是十之八九都被两仪火所伤,意识不清,叶凌月倒也不担心会泄露了鸿蒙天的秘密。 叶凌月边救人,边试图扑灭两仪火。 可她很快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这些两仪火根本扑灭不了。 火一接触到空气,就越烧越旺。 “鼎灵,有没有法子灭火?” 叶凌月沉声问着鼎灵。 “主人,这两仪火是天火。所谓天火,只要接触到天地灵气,就能燃烧。只能从根源上扑灭,才能阻止火势的蔓延,我们得先找到起火的原因。” 鼎灵面对愈演愈烈的大火,也是毫无办法。 “我们先去顶楼,找关导师。” 叶凌月很肯定,这场火必定和天符令有关。 乾鼎嗖的一声,无畏无惧地往符塔上方冲。 符塔有数十层楼,楼梯又窄又陡,一口黑鼎往上冲。 两仪火如拦路的老虎,数次扑上前去,都被乾鼎避开了。 一直到了符塔的最顶层,四周都是断壁残垣,叶凌月用神识扫视着四周。 这时,她眉心急急一跳,在楼层的最南边发现了两个熟悉的影子。 “关导师…烈前辈,你怎么也在这里?” 叶凌月大吃一惊。 只见前方,关千秋很是狼狈,正与那枚天符令僵持着。 正如叶凌月所料的那样,两仪火正是从天符令中喷涂出来的。 那块天符令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不断喷溅出或红或蓝的两仪火来。 让叶凌月意外的是,一个原本吧不该出现的人也在符塔,正是她的另外一名导师烈红衣。 “叶丫头,你怎么来了?” 关千秋和烈红衣都很是狼狈,看到叶凌月时,烈红衣的老脸上可疑地划过了一抹红晕。 她嘟哝了一声,口中快速吟唱了起来。 只见两人脚下,青龙阵法复苏,一条青龙破阵而出。 青龙盘旋而上,将那一枚天符紧紧锢住。 关千秋和烈红衣这才有喘息的机会,急退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平日模样颇为考究的关千秋,已经是一脸的灰头土脸,胡须烧焦了,衣服也破了好几个洞。 烈红衣的衣服上,冻起了一层冰蓝色的薄冰。 神界的两位扛鼎方仙,已经多少年没有这般狼狈了。 虽说样子难看了点,好在两人都没有受重伤。 看样子,应该是在火灾发生后,烈红衣及时赶到。 她的阵法,对两仪火有一定的遏制作用。 不过说起来也是怪了,叶凌月一直以为关千秋和烈红衣不和,想不到,关千秋有难,第一个出手相助的会是烈红衣。 叶凌月忙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天符令会突然喷涂两仪火?” 关千秋支支吾吾着,半晌没说句完整话来。 “关老头,你哑巴了不成,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这一场火灾,只怕会死伤无数,多少符塔里的学员和导师都要被烧死。” 烈红衣瞪了眼关千秋。 “两位先不要着急,我一路上来,救了几十人,只要施救得当,死伤人数比预期的要少。” 叶凌月见关千秋一脸理亏的样子,就知火灾与他有关。 关千秋叹了一声,这才说明了缘由。 事情说起来,还和叶凌月有些关系。 自从叶凌月上一次,从关千秋手里得了斗转乾坤符后,关千秋就一直蠢蠢欲动,想要破解另一枚天符令。 叶凌月偷偷溜出方仙盟,关千秋也是有所查觉,他也不说破。 本以为叶凌月“野”够了,就会回方仙盟,哪知她会东窗事发,还牵连到了风谷神帝。 关千秋知道后,已经是为时已晚。 关千秋想啊,叶凌月被赶出了方仙盟,他的天符令就无人破解了。 他越想越觉得,连叶凌月都能激活天符令,他堂堂关千秋一定也能破解。 于是他就煞费苦心,开始试着激活天符令。 哪知道在激活的途中,天符令忽然发狂,喷涂出了大量的两仪火。 那两仪火势迅速蔓延,竟把整个符塔都烧着了。 关千秋唯恐火势扩大,把整个方仙盟都烧了,想要强行镇压,结果到了最后,自己错失了逃跑的机会,险些被烧死在了符塔里。 好在危急之时,烈红衣用阵法强行突破,闯入了符塔,两人勉强镇住了天符令。 “此番的确是老夫失策了。好在天符令被镇压住了。” 关千秋摸了摸额头的冷汗。 “只怕没那么简单。” 叶凌月苦笑道。 她话音才落,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传来。 却见那青龙兽阵中的青龙,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鸣声,浑身燃火。 那天符令,横冲直撞,从青龙的体内挣脱了出来。 被青龙兽阵镇压过之后,天符令里喷涂出来的两仪火,非但没有减弱,相反越来越猛烈的势头。 不过巴掌大小的令牌,喷吐出来的两仪火足足有一面墙壁高矮,气势汹汹,如潮水般朝着叶凌月三人冲去。 “不好,居然连青龙兽阵都拦不住天符令。” 烈红衣见状,也是一阵目瞪口呆。 “还看什么,快走,这里有两张传送天符,能送你们安全的出去。” 关千秋见天符令越逼越近,他眼神阴晴不定,似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猛地摸出了两张符箓,丢给了叶凌月和烈红衣。 这两玩意,可是他压箱底的符箓,不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绝不拿出来。 “那你怎么办?” 烈红衣颤抖着抓着那两张符箓。 “祸是我闯出来的,总要善后。大不了,我与它同归于尽。” 关千秋面色惨淡。 “叶丫头,你快走,我……我留下来和关老头一起……死。” 烈红衣的眼暗了暗,又迅速亮了起来。 她将两张传送符全都丢给了叶凌月,与关千秋并肩而立。 “老太婆,你疯了不成,你不是一直咒着我老不死,恨不得我早点翘辫子?” 关千秋身躯一震,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