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5章 八卦是最好的疗伤药 - 神医弃女

第2865章 八卦是最好的疗伤药

御剑飞行一天? 小凌星一听,粉团脸皱在了一起。 他修炼精神力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但是效果很是一般。 他如今还只能用精神力催动木剑,飞行半个时辰而已,而且忽高忽低,很不平稳,连两座山峰都还飞不过去嘞。 “你难道不想去见你姐姐成名的地方?当初你阿姐,就是在新九州斩杀神帝,一战成名,获得神印的。” 式神炼药鼎诱惑道。 一听到能见到阿姐,小凌星的眼眸一亮,又来了精神。 在家时,娘亲不常提起阿姐。 可每逢过年过节,娘亲总是会在桌案上多准备一双碗筷。 她常常盯着碗筷怔怔出神,甚至还背着自己和爹爹在一旁偷偷抹泪。 爹爹告诉他,娘亲是想念阿姐了。 他的阿姐,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只怕一辈子,娘亲都没法子再看到她了。 爹爹说了,如果有一天,小凌星修炼有成,也许就可以带着爹爹和娘亲去找阿姐。 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愿,聂凌星才加入孤月海的。 “为了见阿姐,我一定要好好修炼。我一定能见到阿姐,告诉她,娘亲很想她。” 说罢,小凌星就心神集中,运用精神力驭剑,小小的身子往了飞剑上一跃,晃晃悠悠,飞行在空中,一遍又一遍,直到日落了,月又升起来了。 金黄的月光,照亮了整个荒野。 一堆生的正旺的篝火旁,一个临时搭建的营帐旁,叶凌月和纪悠席地而坐。 小吱哟趴在叶凌月的怀里,打着盹。 两人离开方仙盟也有几天了,叶凌月答应了纪悠的请求,带着她前往第七军团。 第七军团道路远阻,两人赶了几天路,一路上,叶凌月和纪悠也遭遇到了几次袭击。 那都是些变异的神兽,不知是不是天外异魔活动频繁的影响,神界各地也接连发生兽乱。 那些昔日远离神族,生活在高山密林里的神兽,成群出没,袭击沿途的神族。 两人的行程,也为此拖慢了许多。 叶凌月一路小心谨慎,纪悠则是情绪低落,全都写在了脸上。 她为了远离白驹,才离开了方仙盟,可她真的离开方仙盟后,她的心又空荡荡的厉害,好几次,她都走了神,甚至在对敌时也是如此。 她的手臂上因此受了轻伤,虽然经过了治疗,没什么大碍,可是一想起当时的惊险一幕,叶凌月还是有几分担忧。 她看了眼坐在对面发呆的纪悠,眉头不禁拧紧了几分。 “纪悠,你既然决定加入军营,就必须忘记前尘旧事。军队生活容不得半分马虎,既然你心不在焉,还是早日放弃的好,我不想将来某一天,替你收尸。” 夜凉如水,可也抵不过叶凌月言语间的冰冷。 纪悠一听,也有些慌神了。 “凌月,我不是故意的,你千万不要赶我走,除了你之外,我在神界也没其他朋友,我也不愿意回纪府。我只是一时半会儿还没适应,我以为……” “你以为白驹会来追你,让你回方仙盟?你以为,你们这一次只是争吵,只要他赔礼道歉,你们就能和好如初?纪悠,覆水难收,白驹与你之间的关系,比覆水还不如。” 叶凌月看着被情所困的纪悠,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纪悠让她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那一个,被奚九夜骗得团团转,犹不自知的夜凌月。 纪悠被叶凌月的这几句话给刺疼了,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声音多了几分尖锐。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也知道我和白驹再无可能。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凌月,你不是我,你没经历过这种锥心之疼。你有爱你如珠如宝的爱侣,你有很多朋友,你不会知道,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朝失去的痛苦。” “我怎会不知道,我经历的,你又何曾经历过。你和白驹之间,至少白驹从未对不起你,他与蒋雪之间,没有半分儿女之情,他更不曾对你许下任何诺言。而我,曾经为了一个男人,离开家族。为了一个男人,隐忍十余年,等他的一朝婚娶。可他最后,为了一个女人和她腹里的孩子,将我千刀万剐,凌迟而死。纪悠,比起我来,你的痛算什么?” 苍凉的女声,在了寂寥的荒野上,听着特别的清晰。 纪悠睁大了眼,像是第一次认识叶凌月那样。 “凌月,可是你明明说过,你的爱侣对你情深一片……” 纪悠在方仙盟时,就听叶凌月提起过,她有个生死相随的爱人,两人从人界相知相守,历经千辛万苦,才在一起。 “那是我这一世的爱人,我是个活了两世的人。所以,纪悠,有时候失去未必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事执迷不悟。我有时候甚至在想,我应该感谢那个背叛我的男人,若非是他,我怎会遇到帝莘。有那么个人,你一旦遇见,那整个世界都成了将就。” 叶凌月的嘴角,绽开了一抹动人的笑来。 奚九夜,就是她曾经的将就,而帝莘,就是她的新生。 在了火光之下,那笑美得不可方物。 纪悠沉默了片刻,心底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被触动了,如非是最知心的好友,叶凌月又怎么会将自己旧时的伤疤揭开。 有友如此,她倘若还是执迷不悟,又怎能对得起叶凌月。 纪悠忽然飞扑到了叶凌月身旁,一脸的八卦。 “凌月,你不是骗我的吧?你真的活了两世?那个该死的逼死你的渣男是谁?你想不想报仇,还有那个坏女人是谁?我们要不要一起炼制张咒怨符,诅咒她不得好死……” 纪悠在叶凌月的身旁,哔哔哔讲个不停。 看她眉飞色舞的模样,早就没了早前愁眉紧锁的模样。 对于女人而言,八卦就是最好的疗伤药啊,好在叶凌月知道纪悠虽说看着神经大条,可实则心思很是细腻,绝不会将自己的事胡乱说出去。 她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松了口气,这么一来,纪悠应该就能想开了吧。 两人连夜赶路,到了夜间,不免有些疲乏,就两人轮留着守夜。 ~江湖救急,后面的月票追得太急了,求月票求推荐票,月票今天能过三百,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