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2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 神医弃女

第2902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面对一地的残骸,陈副将忽然说道。 “郭副将,麻烦你先带叶其他人离开,我有事想和叶大人单独谈谈。” 郭副将一愣,再看看叶凌月。 “叶将军,还请你多多包涵,其实陈副将也是个可怜人,她对骆帅……唉。” 郭副将眼神闪烁,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带着纪悠离开了。 郭副将离开之后,叶凌月正欲开口,陈副将突然说道。 “我与骆帅的事,是锦冰告诉你的?” 提起骆帅母女时,陈副将的声音少了往日的冰冷,多了几分柔和和怅然之意。 听得出,她和骆锦冰父女俩感情不同寻常。 “锦冰什么都没告诉我,那一日,你在祭拜骆帅,被我发现了。至于伙房和骆帅的关系是我向伙房的老兵们打听后,知道的。” 陈副将每日都会祭拜骆帅,已经成了习惯,那一日,叶凌月生火之后,太过疲乏,昏睡在了伙房里。 陈副将见其昏睡,也就没有避着她,继续前往祭拜。 这一幕都落在了鼎灵眼中,叶凌月醒后,就将事情告诉了叶凌月。 叶凌月一时好奇,事后就相伙房的人打听,才知道伙房的典故。 第七军团的伙头兵,往往都是骆帅手下的老兵,他们大多体弱多病,又没有家人亲朋,就算是退役回去,也是孤苦一人。 骆帅看似冷面无情,可实则上心地善良,他无意中听说一名受重伤伙房的兵士临终前,想要见自己唯一的女儿一面。 骆帅就命人将那名孤苦伶仃的孤女接了过来,让父女俩见了最后一面。 那人就是六岁大的陈副将,陈副将的爹爹,在她抵达第七军团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陈副将的娘亲再嫁,家里的长辈也都已经过世,她不愿意离开军营。 可当时的第七军团里,并没有招收女兵的先例,陈副将就抱着自己爹爹的灵位,在骆帅的营帐外跪里三天三夜。 最终精疲力尽,昏死在了营帐外。 她醒来时,已经身在帅营。 骆帅将其狠狠训斥了一通,可从那以后,再也不提送她走的事。 陈副将至此,在第七军团留了下来,只是因为年幼和性别的缘故,陈副将最初只是骆帅的侍女。 虽说是侍女,可骆帅待她,就如女儿一般爱护。 他教她读书识字,教她练武骑马,在发现了陈副将的符师天赋后,他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陈副将拜了当时神界的传奇方仙慕容老方仙为师。 陈副将在慕容老方仙的手下,学符三年。 那三年里,她从一个孩童长成了一名妙龄少女。 那时,她已经隐隐知道了男女情爱之事,三年的分离,也让陈副将意识到,她喜欢上了骆帅,那个待她如父如兄,又恩重如山的男人。 三年后,陈副将从慕容老方仙的手下学成归来,返回第七军团,她满心期待,能够为第七军团献上一份力,她也满心期待,能向日夜思慕的那个男人,表达爱意。 看到陈副将归来,骆帅也是十分欢喜,他先是测试了陈副将的实力,不过是十九岁的陈副将,在测试中一鸣惊人,以精妙的控符之力,力压当时的所有老将军。 骆帅大喜往外,当场就询问,陈副将可在军团中挑选一个职务。 陈副将也是胆大,她避开了所有人,是夜,找到了骆帅。 她告诉骆帅,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当骆帅的女人。 为了骆帅,她可以抛头颅洒尽一身的热血。 毕竟在陈副将看来,若非是骆帅,她早已是饿死在家乡,更不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符师。 只是骆帅听后,沉默了。 他告诉陈副将,他在家乡,早已有订了亲的未婚妻。 那女子贤良淑德,她等了他三十多年。 他已经决定,不日就回家乡与她完婚。 陈副将听罢,只觉得天旋地转。 说到了这里,陈副将的声音,多了几分苦涩。 “可那时的我,就如魔怔了一般,不管不顾,我甚至求骆帅,只要能陪着他,我可以为妾,甚至可以不计名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叶凌月一听,蹙了蹙眉。 在她的心目中,无论是陈副将还是骆帅,都是顶天立地的神界战将。 陈副将的委曲求全,骆帅若是接受了,两人的形象在叶凌月的心目中也就颠覆了。 只是,为何这些陈年旧事,骆锦冰从未提起过。还是说,骆帅他…… “你一定觉得我很下贱,对,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贱。可为了我心爱的男人,我当时真是魔怔了,只是即便我如此的作践我自己,骆帅依旧不为所动。听了我的话后,骆帅非但没有欣然答应,还打了我一个耳光。他骂我,说我自甘堕落。他耗费了十几年的时间,一力栽培我,是想让我成为神界第一个女战将,顶天立地。而非是站在他身后,做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人。” 陈副将的肩膀,抖动着,热泪从她浑浊的老眼里流出。 骆帅的决绝,让当时一腔爱意的陈副将心灰意冷,她一怒之下提出了自己选择前往伙营当一名伙头兵,也算是女承父业。 骆帅竟是答应了她,当日就将其调到了伙营。 就这样,陈副将成了一名伙头兵。 陈副将成了伙头兵后没多久,骆帅果真回了家乡,娶了家乡的那名未婚妻为妻。 就这样过了几百年,骆帅和妻子两地分离,他的妻子后因体弱,过了世。 骆帅就将他唯一的女儿骆锦冰带回了军营, 陈副将以为,骆帅丧妻之后,定然会回心转意,接受她的心意,可是让他失望的事,骆帅好像从未发现她这个人生似的,依旧对其不闻不问。 直到后来小锦冰一日因迷路,误闯入了伙房,认识了陈副将,两人的关系只怕是一直会这样僵下去,但即便是这样,陈副将也一直没有再见到骆帅。 两人同身在第七军团,可彼此的关系,却一日日的生疏。 “难道你们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叶凌月不禁替陈副将感到惋惜,同时也对骆帅的所作所为很是不解。

上一篇   第2901章 反咬一口

下一篇   第2903章 将帅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