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9章 比千刀万剐更可怕 - 神医弃女

第2939章 比千刀万剐更可怕

呢喃爱语,犹在耳边。 叶凌月不无讽刺地笑了笑。 手中,小小公主大声哭了起来。 听到了女儿的哭声,秦妃只觉得心像是被人一下子揪住了,呼吸困难了起来。 “你把奚月放了,我放你走。” 先救回女儿,再从长计议。 秦妃方才也是因叶凌月的话方寸大乱,稍一冷静,她就平静了些。 若是夜凌月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夜凌月和奚九夜之间,应该并无感情才对。 只要救回女儿,她就告诉奚九夜,夜凌月还活着。 到时夜凌月就算是插翅也难逃。 她要让那该死的女人,再尝一次,千刀万剐的滋味。 秦妃眼底的愤恨之色,叶凌月一目了然。 “秦妃娘娘,你以为我是三岁孩童不成。只怕我一走出这营帐,你就会立刻去告状。我承认,我眼下不是奚九夜的对手。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法子对付你的人。放了小小公主,可以,只不过……” 叶凌月说着,指间一抹光华闪过。 那抹光华,刺入了小小公主的额头。 “你干什么!” 秦妃激动不已,飞扑上去,想要抢回了自己的女儿。 哪知叶凌月闪身一退,避开了秦妃。 “秦妃娘娘不用激动,你的女儿没事,只不过我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个小东西。” 叶凌月说罢,将小小公主轻轻一丢,落到了秦妃的怀里。 她和奚九夜是有仇,只是看到那么一个小小软软的小家伙,若是她真的下了手,那和兰楚楚、奚九夜之流又还有什么区别。 “来人,快拿下她。” 身后的神兵们一拥而上,将叶凌月团团围住。 “都先别动手,夜凌月,你到底在我女儿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秦妃仔细端详着怀里的婴孩,小小公主的脸色红润,已经停止了哭闹。 她的额头上,有一个淡淡的红痕,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想起了早前三哥秦松,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中了夜凌月的毒手,秦妃的心,依旧还提着。 “放心,那玩意对小小公主的身体短期内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不过是我最近刚炼制而成的一种符箓罢了。” 叶凌月所说的这种符箓,正是早前,她在泪罗石林里,从那些神兵们和月魔蜥体内发现的那种符箓。 这种符箓,具体是什么来历,叶凌月暂时不知,还需等候烛照醒来再问。 只不过,叶凌月生性好奇,在获得那种符箓后,就按照相同的材料和符文,随手也炼制了几枚,放在了身旁。 今日遇上了秦妃,叶凌月被发现了身份后,被逼无奈,只能是对小小公主下手了。 至少短期内,那符箓不会对人体有任何危害,但是对于秦妃而言,这个震慑已经足够了。 叶凌月相信,秦妃绝不会拿自己的女儿的性命开玩笑。 就如叶凌月所料,得知那是一枚符箓后,秦妃神情大变。 “夜凌月,你竟敢在我女儿体内留下符箓,那是什么符箓?快,快取出来,否则……” “否则秦妃娘娘打算将我怎么样?” 叶凌月好笑道。 秦妃一时语塞,竟是不知如何反驳叶凌月。 “我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小小公主体内的这枚符箓,也会跟着爆炸。所以想要小公主长命百岁,秦妃娘娘还是回北境之后,每天三炷香,祈祷我也长命百岁的好。还有,今日营帐里的事,切不可泄露,否则倒霉的还是小公主。” 叶凌月说罢,姿态从容,阔步往外走去。 身后,那些神兵看看秦妃,只见她抱着女儿,半天一动不动。 “娘娘,难道就这样算了?” 身旁的侍女不甘心道。 “闭嘴,立刻回北境……不,去方仙盟。” 秦妃抱紧女儿,恨不得杀了叶凌月。 可她又不敢拿女儿的性命冒险。 只要知道了破解女儿体内的符箓的法子,她第一个不会放过叶凌月。 叶凌月出了营帐,外头,纪悠和一干麒麟卫都正翘首等待着她出来。 一看到叶凌月完好无伤,纪悠大呼小叫着冲了上来。 “凌月,你没事吧?里面那个凶婆娘没伤到你吧?” “没事,算是有惊无险。” 叶凌月安抚着拍了拍纪悠的肩,她压低了声音。 “我有一事让你去办,你立刻去告诉郭副将,你们两人秘密前往泪罗石林一带盯着,看看秦松等人是不是在泪罗石林旁,小心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纪悠听罢,也知情况有些不对,也不多问,当即离开了。 纪悠离开后没多久,陈副将就找了过来。 “将军,你没事吧?我听说秦松的妹妹到军营来了。” 陈副将关切地问道。 “已经解决了,林御史的事打听得怎么样了?” 叶凌月不欲多说,追问起林御史的事来。 “早上听你一说,我午后就命人去打探了。的确有点不同寻常,林御史这几日,都避而不见。而且我听人说,林御史将身旁伺候的几名侍女全都换成了侍卫,这事有古怪。” 陈副将那,也打听到了消息。 “我已经查清楚了是怎么回事。林御史被人绑架了。” 叶凌月面色深沉。 “被绑架了?此事当真?这么大的事,秦松怎么没有告诉其他将军,要是军部知道了……” 陈副将听了,也是吓了一跳。 军部御史在第七军团被绑架,这事要追究下去,只怕第七军团上下都要受牵连。 “只怕这件事,和泪罗石林那边有关系,和秦松也有些关系。我已经让郭副将和纪悠先去调查,你先稳住伙营这边,这几日,我要外出一趟,暂时对外保密,不要让人发现了。” 叶凌月没有细说。 陈副将当即点头答应了。 叶凌月回到了自己的营帐,打算找到小乌丫,让其在自己外出的这段时间里,暂时冒充自己一阵子。 刚一回营帐,就听到而意识之中,传来了个无比讽刺的声音。 “啧,真是没出息,换成了是本座,方才一把就扭掉了那小婴孩的脑袋。” 听到了那个声音时,叶凌月顿时精神一震,一扫早前的心烦意乱。 “烛照老爷爷,你可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