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1章 他的心魔 - 神医弃女

第2941章 他的心魔

慕容老方仙有改造十大天符之能? 叶凌月听着,心底兀自一跳。 她本以为,八大扛鼎方仙的实力应该是相差无几,可是经历了陈副将和噬魄的事之后,叶凌月发现,自己的认知显然是错误的 慕容老方仙的实力,明显高人一筹,他懂得训练战斗符师,又能改造天符,他才是八大扛鼎方仙中领头羊般的存在。 只是如此说来,难道泪罗石林的事,会和慕容九城有关系? 联想起早前的种种,慕容九城似乎是促成她加入第七军团的始作俑者,身为慕容老方仙的后人,他很可能知道陈副将的存在。 难道真的是他? 叶凌月头疼着。 “不过,噬魄符应该和慕容家没什么关系。慕容家的作风一向正派,而且他们既然已经脱离了神界,成为天外之人,是禁止直接干预神界的事的。” 就在叶凌月忧心忡忡之际,烛照补充了一句,这让叶凌月松了口气。 只是同时,烛照的话,又激发了叶凌月的好奇心。 “天外之人?难道神界之外,还有其他种族的存在?” 叶凌月在人界时,因失忆的缘故,尚且不知神界的存在,到了神界后,本以为神界已经是至高的存在。 可重重迹象表明,她的认知有误。 “神界也配称为至高的存在?那不过是那四个愚昧不堪的蠢货神帝故步自封罢了。就连天外异魔,都比你们所谓的神族要高明许多。” 烛照没好气道。 四大神帝称霸神界,连神界原著民的太阳族后裔荒兽一脉都敢屠戮,若非是烛照如今受困于召唤天符,实力大打折扣,它必定会冲上诸神山,把四大神帝撕成碎片。 烛照说到了这里,像是意识到了自己说得太多了。 它哼唧了一声。 “丫头骗子,别想再套我的话,要知道更多,你得去问阳泉神殿里的那老家伙。那新噬魄的来历不简单,若是没猜错的话,很可能是天外异魔所为,而且对方在符箓上的造诣很高明。我要是你,绝不会以卵击石。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学会了基本的神念操控后再去,否则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烛照说罢,催促着叶凌月快点开始吸收日光,它好吸收足够的天罡恢复神力。 叶凌月调息了约莫一个时辰。 烛照方才的一席话,还在脑中徘徊。 蔓萝果然不是普通的荒植一脉,她很可能是天外异魔。 只是为何,天外异魔会拥有荒植的血脉? 烛照那老头子,虽然很是毒舌,可说话还算实诚。 它说自己不是蔓萝的对手,绝不是讹她的。 可若是不出手,囚天也斗不过奚九夜,她不能坐看荒植一脉再度被屠戮。 叶凌月思来想去,决定暂缓前往泪罗石林,先抓紧修炼几日,学会了陈副将基础的神念操控后,再前往泪罗石林。 泪罗石林附近,已经是正午前后,石林外,一片晴日风光,四处阳光斑驳,很是晴朗。 唯独到了泪罗石林附近,日光犹如进入了禁地,周围一片怪雾弥漫。 平日这一带,就人烟罕至。 自从林御史被掠之后,秦松为了担心消息泄露,就命令兵士将方圆十里设为禁地。 丛生的杂草,偶尔爬过一两头丑陋的蜥蜴,附近几乎没有任何生机可言。 秦松和奚九夜在正午前后,抵达了泪罗石林。 秦松看到那雾气,就不禁打了个冷战。 奚九夜眯起了眼来,眼底闪动着危险的光。 “石林有多大,雾气的覆盖范围,里面的敌人数量,林御史的大概方位,都查清楚了嘛?” 到了泪罗石林附近,奚九夜就卸去了神尊的架势,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如一头巡视的鹰王。 “这……暂时都不清楚。” 秦松不禁汗颜。 尽管他才是老兵,可在奚九夜面前,他居然有种无地自容之感。 他倒是险些忘记了,奚九夜在成为神尊之前,也是军旅出身,而且听说是一个很全面的奇才,在各大部营都呆过,训练了一身的好本领。 奚九夜听罢,抬脚就要走进雾气,秦松连忙制止。 “三妹夫,这片雾气,很有些古怪,他早前派来的几名战略营的兵士,在雾气之中,精神力都会失常,伸手难见五指,更不用说发现林御史的下落。”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奚九夜也看出了这片雾有些诡异,应该不是天然的,而是用了特殊的阵法布下的。 五感六识受影响,会让战斗力至少折损一半。 “话虽如此,可我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对方万一人多势众……三妹夫,我们真的不用回第七军团,调配一些人马过来?” 秦松和奚九夜身旁,只有几名秦松自己的侍卫和北境十三骑。 对于这样的兵力,秦松心里还一直犯嘀咕。 他本以为,这次请了奚九夜过来,一定能很快找回林御史,哪知到了第七军团附近,奚九夜忽然变了主意,说是直取泪罗石林。 也是为此,奚九夜和秦松都不知道第七军团叶凌月和秦妃发生的风波,奚九夜更是错过了直接和叶凌月相遇的机会。 事实上,奚九夜对此次的第七军团之行,是存有私心的。 他来帮助秦松是一部分原因,可另一部分原因,是想会一会叶凌月。 上一次诸神山,他经历了天人之争,最终放弃了叶凌月。 可事后,他就后悔了。 在得知叶凌月没有嫁给风谷神帝后,他的心情瞬间被狂喜淹没了。 他认定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他错过了一次,绝不会再错过第二次。 奚九夜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他为人处世,从来都是谋划好的,他出手解救林御史,奚九夜本意是扶持秦松登上第七元帅的宝座,同时也能卖军部一个人情,事后,他也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叶凌月带走。 无论她愿意还是不愿意,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她逃脱。 军营,不是女人应该呆的地方,只因,这里是他和夜凌月相遇的地方,也是一切错误开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