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7章 唯一的机会 - 神医弃女

第2957章 唯一的机会

“可囚天那边……” 叶凌月为难着,她稍作思考心中就有了决断。 若是她这会儿赶过去,未必能够帮得了囚天。 既是如此,不如搏一搏。 “小吱哟,柳柳,我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忙。柳柳,你是神植,我想你混入泪罗石林,想法子救出囚天。小吱哟,我将万兽无疆图交给你,无论用什么法子,困住奚九夜。” 叶凌月当即叮嘱了九重玉净柳和小吱哟前去支援囚天,只是胜算到底有多少,叶凌月也不得而知。 只是叶凌月也知,拖住奚九夜只能是权宜之计,想要化解这次的危机,只怕没那么简单。 只是眼下,叶凌月也没有更好的法子。 小吱哟和九重玉净柳当即离开,朝着泪罗石林的方向赶去。 至于叶凌月,则是按照约定到了弱水岩井旁。 今夜,叶凌月原本就约了陈副将继续修炼,只是因为囚天的事,险些耽误了。 叶凌月赶到时,陈副将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你迟到了,怎么回事,你怎么有些心浮气躁,对于神念师而言,心浮气躁乃是大忌。今晚的修炼,确定还要进行?” 陈副将发现了叶凌月有些反常,叶凌月这些日子的修炼,都很是守时,迟到还是第一次。 “遇到了些麻烦,不过已经解决了,我们开始修炼吧,在修炼开始之前,陈副将我还有一个问题,修炼成后半部涅槃心经需要多久?” 叶凌月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学会了半部涅槃心经,她当时学习时,不急不忙。 可这次不同,奚九夜的步步紧逼,让叶凌月不得不加紧修炼。 她必须在奚九夜发现她的行踪前,学会全部的涅槃心经,这样她才有机会成为神念战斗符师。 “你现在谈学会全部的涅槃心经,未免为时尚早了些,能不能获得后半部涅槃心经还是个未知数。” 陈副将对于叶凌月的“急躁心态”很有些不满。 “能不能获得,试一试就知道了。陈前辈,后半部涅槃心经如今身在何处?” 叶凌月也无心和陈副将打马虎眼。 她的一颗心,已经随着小吱哟和九重玉净柳的离开,飘到了泪罗石林去了。 那颗悬挂在天空的北极星犹如一把铡刀,时时刻刻提醒着叶凌月,囚天和荒植一脉很可能正面临生死危机。 “就在那口井里,老规矩,入井修炼。一夜时间,若是你能熬过去,你就能获得后半部涅槃心经。” 陈副将指了指那口弱水岩井。 叶凌月见修炼的场所依旧在弱水岩井里,眉头皱了一皱。 弱水岩井里镌刻在井壁上的那些心经,她早已全部熟记在心。 井里根本没有心经了,陈副将还让她下井,该不会是糊弄她吧? 她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陈副将周旋。 叶凌月欲言又止,没有立刻下井。 “怎么,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上一次还无所畏惧,这一次就怕了?不过你的确应该怕,要拿到下半部心经,付出的代价要比上半部大得多。轻则伤及脏腑,重则丢掉性命,要不要下井,全凭你自己做主,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 陈副将不再多说,转身就走。 可看陈副将的神情,也不像是开玩笑,叶凌月只得是硬着头皮,像前几次一样,走到了弱水岩井旁,一跃而下。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 叶凌月的身子笔直坠下,像是往常一样,踩到了干燥的地面。 叶凌月用手摸了摸井壁,井壁上一片光滑,什么都没有。 正当叶凌月以为自己上了当时,她的耳朵微微一动。 她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井壁上钻了出来。 她心底一凛,警觉了起来。 不对,不仅是井壁,还有井下。 叶凌月的脚下,干燥的地面涌出了大量的清水。 两旁的井壁上,水如瀑布般,由小至大,不过一会儿,就淹没过了叶凌月的脚脖。 “该死,要不要玩这么大,这是要淹死我?” 叶凌月差点没吐血。 她这才明白,早前陈副将所说的话,并不虚。 这口弱水岩井,一下子从枯井成了水井。 要命的是,这口井很深,足有几百尺,在灌入了水之后,弱水岩井的威力更加显著。 弱水的重力作用,至少加强了十倍以上。 哪怕是一根鸿毛在里面,也会沉如山岳,更不用说,叶凌月这么一个大活人了。 她手脚并用,甚至是动用体内不多的神念,想要攀爬上井,可衣服、头发、浑身的每一块骨骼、肌肉,在这时候,都成了累赘。 即便是叶凌月用上了十重天与之抗衡,其攀爬的速度也比不上水漫井口的速度。 不过是须臾之间,干枯了多年的弱水岩井就已经水漫过了大半,整个井都淹没了。 叶凌月的身子不断地往下坠。 她无法呼吸,只能是靠着体内有限的一点空气维持着。 旁人都是靠了丹田来蓄气,可叶凌月的丹田位置如今已经化为了一片虚空。 阴差阳错的,她体内积蓄的空气也比常人要多一些。 饶是如此,身体在水中,叶凌月的体力和空气的消耗依旧很大,她举步维艰,用了神念驱动着自己往上游。 可就在叶凌月暗骂着陈副将“坑爹”时,她的目光落在了井壁上。 浸泡在水中的井壁,发生了些许变化。 原本雕刻在干枯上的井壁上的篆文,一点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井壁上出现了一些新的篆文。 “涅槃心经的后半部?!” 叶凌月瞪圆了眼,憋着气,朝着新出现的篆文游去。 弱水岩井在注入了水之后,就会发生变化。 后半部心经,竟也在井壁上。 叶凌月发现了篆文后,驱动着体内的神念,就如一头龟行的海龟,在水底慢慢地攀行着。 篆文一句句的默念在心,她体力消耗越来越大。 足足一刻钟后,叶凌月满脸通红,体内的空气早已消耗一空。窒息感一阵强过一阵。 “还有最后两句。” 叶凌月已经游到了靠近井口的位置,只剩下了最后两句话,可她已经近乎窒息了,她决定先出水,再返回水下背诵最后的两句篆文。 可就在叶凌月即将出水的一瞬,她想起了陈副将临走前的那句话。 “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