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成为公主 - 神医弃女

第299章 成为公主

柳皇后凝视着眼前的叶凌月,像是第一次认识她那样。 十四岁,这个年龄,比自己的皇儿还小的女子,做事的手段,远比自己和洛贵妃之流,要阴毒的多。 柳后嘴上不承认,可是她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 “柳后,你这下子应该知道,我为何不愿意嫁给六皇子了吧。我叶凌月,是个小气爱记仇的人。六皇子若是娶了我,就必须永远只对着我一个人,他也只能与我有子嗣。那样的我,你还认为,适合当你的儿媳妇,当大夏未来的皇后嘛?”叶凌月笑着说道。 柳皇后的面色变了变。 她承认,自己是存了私心的。 她当初选择叶凌月,是因为她和蓝府,能够帮助夏侯颀,柳皇后也从叶凌月的身上,看到了六皇子缺乏的决断。 她深信,叶凌月可以辅佐夏侯颀,治理好大夏。 可是直到今日,柳皇后才承认,自己看走了眼。 倘若自己的皇儿是雄鹰,那叶凌月就是凤鸾,雄鹰能飞翔在高空中,君临天下,可是凤鸾却是凤啸苍穹。 自家的颀儿,压制不住叶凌月。 他俩若是强行结合,最终受伤的只会是自己的皇儿。 良久,柳皇后叹了一声。 “凌月,本宫已经决定了。” “皇后娘娘,你难道还不明白……”叶凌月大费周章,教训了洛贵妃,又露出了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本就是想吓退柳皇后,让她打消撮合自己和六皇子的念头。 若是柳皇后再执迷不悟,她就只能做出最后一个选择,重新选择盟友。 “本宫决定,收你为义女,从今以后,你就是凌月公主了。”柳皇后拉住了叶凌月的手。 既是与叶凌月无缘成为婆媳,那就做母女。 柳皇后明白,以叶凌月的天赋和谋略,将来的成就,绝不会只停留在大夏。 既是如此,她不如未雨绸缪,先替六皇子和叶凌月打好关系。 倘若他日,叶凌月踏上大陆之巅时,可以庇护大夏。 六皇子夏侯颀进宫时,柳皇后和叶凌月正有说有笑着,态度很是亲昵。 “皇儿,你来了就好,娘有一件事正要告诉你。” 夏侯颀看看叶凌月再看看眉开眼笑的柳后,心中兀自一喜,难道说,母后她已经说服叶凌月了,答应她嫁他为正妃? “从今日起,你就多了一个妹妹了,我刚认了凌月为义女。”柳皇后的话,落在了夏侯颀的耳中,恍如晴天一个霹雳,夏侯颀霍的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柳后。 柳皇后认了叶凌月为义女,就意味着,叶凌月成了他的妹妹。 他若是想要娶她为妻,那就是违背了伦常! 看到夏侯颀眼中,有不信,也有愤怒,可更多的是痛苦,柳皇后暗暗叹息了一声。 希望她的一番苦心,颀儿将来能够明白过来,要也只能怨,他和凌月有缘无分了。 洛贵妃被人送回了寝宫时,一身都是血,那模样吓坏了太子宏和仇方士。 “母妃,你怎么了?”太子宏分明听宫女们说,母妃是高高兴兴,去了朝华宫,“探望”柳后,哪知道,一回来,就成了这副样子。 “太子、贵妃娘娘她滑胎了。”仇方士一看洛贵妃的样子,替她一查看,傻眼了。 “啪”的一个耳光,打得仇方士眼冒金星。 “你个狗奴才,都是你的错,柳后那贱人根本没怀孕,她假装怀孕,把你在她膳食里的药偷偷用到了本宫身上,本宫的孩子,被你害死了。”洛贵妃这一路被拖回来,她身旁的几个宫女,根本不敢吭声。 她这会儿,下腹血流不止,危险的很。 仇方士被打得傻了眼,被太子瞪了一眼。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母妃看病。” 仇方士也是自认倒霉,他怎么会知道,一向看着不会算计人的柳后,这次会用上这么歹毒的手段。 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洛贵妃疼得死去活来,一盆盆清水端进来,变成了血水端出去,洛贵妃的血才止住了。 这一次滑胎,差点没要了洛贵妃半条性命。 “太子。”仇方士抹着汗,从寝宫里走了出来。 “母妃怎么样了?”太子宏嗅到这股血腥的气味,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强忍着呕吐的冲动,问道。 “不足三个月的胎儿,根本还没成形,贵妃娘娘的血已经止住了。可她早前命小的下的毒……很是阴毒,贵妃娘娘她以后,怕是不能再生孩子了。”仇方士已经压低了声音说了,可是他一说完,寝宫里,洛贵妃就悲呼了一声。 “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你怎么了。” 宫女们乱成了一团。 “没用的东西,还不去熬点汤药给贵妃服用。”太子宏和仇方士手忙脚乱,给洛贵妃灌了几口参汤后,洛贵妃紧闭的双眼,才抖了抖,活了过来。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住了太子宏的手。 “宏儿,你一定要替娘亲报仇。替你的亲弟弟报仇。是叶凌月,是叶凌月那个贱种,出的毒计,害我成了这副模样。”作为一个女人,将来连孩子都不能再生了,这个打击,对洛贵妃无疑是致命的。 虽然她对夏帝也没什么感情,可是她一心还指望着,太子宏登基之后,她将来就要返回北青,和大人双宿双栖的。 现在她变成了这副认不认鬼不鬼的样子,还有什么脸面回北青。 “母妃,你冷静点。”太子宏好不头疼。 孩子不过两三个月,不过是死肉一块,连性别都分不清楚,什么弟弟不弟弟。 再说了,洛贵妃这次滑胎,说来说去,都是她咎由自取。 那毒药,是她自己弄来的。 仇方士,也是她暗中命令去投毒的。 若是闹到夏帝那里,第一个要追究的,就是洛贵妃本人。 况且,柳皇后怀孕这件事,整个御医院都统一了口径,洛贵妃说她是假孕,又有谁会相信,如今的皇宫,早已不是他们母子俩的天下了。 太子很清楚,那怕是洛贵妃再恼火,这一次,说到底,也只能是洛贵妃自己闷不吭声,吃了哑巴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