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0章 梦塔 - 神医弃女

第2990章 梦塔

在于纪悠分开之后,叶凌月就前往方仙盟。 她打听到了鸿蒙子就居住在器塔之内,她趁着白驹不备,溜进了器塔。 只是叶凌月没想到,鸿蒙子会把器塔完全变了样。 器塔的每一层,每隔几十尺,就会有一个机关阵法。 她不是帝莘,对阵法和各种机关也只是一知半解,正是为此,叶凌月在器塔里几度陷入了困境之中。 幸亏这时,召唤天符里的烛照呛声,它竟懂得不少机关阵法。 据烛照说,它的上一任主人是个厉害的阵法师,它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 烛照的阵法技艺自然比不上帝莘那般出类拔萃,叶凌月又是个半吊子,一人一兽为了能够顺利找到鸿蒙子一路摸索,总算是有惊无险,逐个机关阵法击破,终于到了第九层。 在第九层,叶凌月也见到了梦塔,和纪悠一样,叶凌月最初每每靠近梦塔,都会被反弹出来。 尝试多次无果,叶凌月也险些放弃了。 可她回忆起,第九块鼎片,也就是鸿蒙子最擅长的乃是一种入梦之术。 这种术法,能让人进入梦之境。 叶凌月索性盘腿座下,闭目养神了起来。 她连续数日困在器塔里,也是又累又困,身心很快就入了沉睡之境。 若是换成了平日,叶凌月进入了沉睡状态,五感六识都会大打折扣,甚至对周遭的变化不闻不问。 可自从叶凌月修炼了涅槃心经,体内生出了神念之后,就不同了。 她如今看着似在从沉睡,实则上眼鼻口对于周遭情形的变化,一清二楚。 睡梦中,天地之间,云雾缭绕,只有一座梦塔屹立在前方。 梦塔前,出现了一个传送阵。 早前梦塔的入口处,原来只是一个障眼法罢了,难怪叶凌月多次尝试,都没法子进入梦塔。 找到了梦塔的真正入口之后,还在睡眠状态的叶凌月犹如梦游一般,走向了传送阵。 在脚踩上传送阵的一瞬,她的身影瞬时就消失了。 传送阵将叶凌月送到了梦塔中, 叶凌月走出了传送阵,她警惕着,留意着四周的举动,本以为能找到鸿蒙子。 她感动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却不是属于鸿蒙子的,这让叶凌月感到很是吃惊。 这座梦塔,必有古怪。 梦塔之内,竟是一片荒芜的大草原。 一阵冷风吹过,呼呼作响,草原上生长着的枯草如刀刃,打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疼。 这里是……叶凌月神识微动,只见四面八方,有大量的赤血豹奔行而来。 赤血豹,中级神兽,在神界大陆上并不多见,一下子大量出现在梦塔里,本就很不寻常。 可在这座梦塔里,却一下子出现了如此惊人数量的赤血豹。 叶凌月心底一凌,她神识瞬间而动,身后,多道剑光如游鱼般蹿出。 嗤嗤数声,血光四溅,有多头赤血豹被剑光斩成了两段。 多把剑煞呈环绕之势,围绕在叶凌月身旁。 修罗剑阵一成,一时杀气冲天。 叶凌月的身旁,恍若多了一个护体修罗,那修罗化为了百千剑气。 剑随着神识而动,叶凌月体内拥有了神念之后,操控起剑气来更加自如。 多道剑光一闪而过,约莫是一刻钟后,赤血豹的尸体堆积成山。 叶凌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正欲喘一口气,修罗剑阵很消耗精神力。 可紧接着,身后又是一阵神力波动正在逼近。 “不好,还有第二波攻击。” 叶凌月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她没想到,梦塔里竟然会埋伏着这么多的神兽。 叶凌月不禁有些懊悔,自己不敢如此轻敌闯入梦塔。 想来鸿蒙子为了自己深陷梦塔,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这会儿,他不知正躲在那个角落里,偷偷窥探着自己。 叶凌月既要小心的提防鸿蒙子的偷袭,又要正面迎击这些神兽,可谓是焦头烂额。 这些神兽,犹如离离野火,一波接着一波。 从最普通的初级神兽,数量达上百之多,再到五六十头的中级神兽,再到十几头高级神兽。 整整十二个时辰,叶凌月的神力消耗了八八九九,可那些神兽,却依旧从各个角落涌了出来。 杀到了最后,叶凌月的周身,已经满是神兽的尸体。 大大小小,叠加在一起,血腥味浓厚的让叶凌月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的精神力枯竭之后,她不得不动用体力转换为精神力。 可即便这样,在接受了三十多波神兽攻击后,她的体力也已经达到了极限。 叶凌月手中那把无邪剑的剑身上,满是血泞。 她的声音,在梦塔里不断地回荡。 身后,一道爪风袭来,叶凌月避身一闪,身子急退了数步。 一剑斩落了偷袭的一头双头狻猊的脑袋,血浆喷了出来,溅了她一脸。 “鸿蒙子,不必藏头露尾,有本事就出来与我拼一场。” 叶凌月的无邪剑,朝着未知的某个角落一指,眼底满是怒火。 “哈哈,叶凌月,是你自寻死路,闯入了梦塔。这里就是我的地盘,这里的一切生灵都随我的意志而动。这些神兽生生不息,永远不会被消灭。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一旦进入了梦塔,你就再也没机会离开这里了。” 塔里,回荡着一个声音,正是鸿蒙子。 这座梦塔,是鸿蒙子也就是第九块鼎片费劲了一身的心力,炼制出来的。 他自被叶凌月发现了身份后,又在天地阵里遭受重创,险些死于叶凌月之手。 为了逃命,也是为了能够夺回叶凌月手中的八块鼎片,鸿蒙子也是费劲了心思。 他从洛言方仙那里求得了各种灵材,炼制成了这座梦塔。 这里将会是叶凌月的死地。 叶凌月四下一看,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她根本无法判断鸿蒙子到底在什么地方。 在那声音消失之后,就再无动静了。 手上的无邪剑,愈发沉重。 不可以,一定要找到鸿蒙子的下落。 叶凌月的目光在四周扫动着,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亦或者是鸿蒙子藏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