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3章 生祭,魔化 - 神医弃女

第2993章 生祭,魔化

一声清亮的凤凰唳鸣,叶凌月摇身一变,从半空中凌空落下。 掌心内的乾鼎,脱手而出。 从蚀灵阵里溢出的天地灵气,被悉数收回了鼎内。 叶凌月走到了那摊灰烬前,查找了一番,从里面找出了一块烧成了黝黑色的鼎片。 “第九块鼎片终于到手了。” 鼎片被灰火灼烧,鼎身上还有些微热,灼着叶凌月的掌心。 利用朱雀兽阵,打败了鸿蒙子,这一切如梦似幻。 从乾鼎,再到集齐全部的鼎片,叶凌月用了数年时间,个中的艰辛危险可想而知。 集齐了九鼎片,意味着她能重炼九洲鼎,她终于可以突破,成为实鼎方仙了。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 “鼎灵,接着。” 手一扬,第九块鼎片凌空飞出,朝着乾鼎飞去。 忽的,叶凌月眉心一跳,脱口而出。 “鼎灵,小心!” 一道人影,骤然出现。 洛言方仙一把抢过了那块鼎片,手中珈碧圣伞击出,一道碧绿色的闪电,击中了乾鼎。 叶凌月五指一拢,手中多了一张冰火两重符。 符箓一闪而出,符箓一出,冰火两重,无数的冰霜之气凝聚为冰棱,大量的天火滚滚如落雷,齐齐朝着洛言方仙袭去。 十大天符之一的冰火两重符,就算是洛言方仙见了,也不敢小觑。 她脚下飞旋,圣伞上,顿时凝结成一片冰霜,天火砸在了伞面上,尽管隔着圣伞,可一股又热又冷之感,蔓延而上。 洛言方仙被逼得后退了数步,勉强才站稳了脚步。 她目光在了珈碧圣伞上扫了扫,冷哼了一声。 “你敢,你竟敢杀了他!” 洛言方仙握紧了手中的第九块鼎片。 她双眼微凸,额头的青筋迸出,声音很是沙哑,看上去犹如老了十余岁,早已不复昔日那个端庄秀美的洛言方仙的模样。 她亲眼看着鸿蒙子炼成了梦塔,也见识了梦塔的威力。 本以为,靠着梦塔,鸿蒙子在方仙盟一定会安然无恙。 可没想到,叶凌月竟能攻破梦塔。 叶凌月警惕着,打量着洛言方仙。 她的神念之力能敏锐捕捉到洛言方仙的情绪变化。 洛言方仙此时的气息很紊乱,整个人陷入了疯癫状态。 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的不离不弃,打碎了洛言方仙多年的美梦。 那个陪伴了她数百年的“鸿蒙子”成了她的最后的希望。 只要鸿蒙子还在,她的美梦就还能支撑。 可她返回方仙盟,看到的却是叶凌月击杀鸿蒙子的那一幕。 “他根本不是什么鸿蒙子,它不过是一块鼎片罢了。没有感情,也没有血肉,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谎言。洛言方仙,你该醒醒了。” 叶凌月眼底寒光闪动,手中无邪剑剑气翻腾。 “不,他是鸿蒙子,我的鸿蒙子。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鸿蒙子,没有人可以夺走他,你不可以,玉手那个贱人也不可以。” 洛言方仙痴痴望着那块鼎片,她眼带柔色,痴情凝视着鼎片,仿佛那是自己最亲密的爱人。 她将鼎片贴在了脸上,冰冷的鼎片让她不由颤了颤。 鼎片早已烧得焦黑,上面早已没有了鸿蒙子的气息,没有心跳,也再没有体温。 嘭-- 脑中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溃散开。 鼎片落在了地上,激起了飞尘来。 “你杀了鸿蒙子,你杀了他。” 洛言方仙眼瞳涣散,忽然狂暴了起来。 须弥方仙已死,这世上,再无人能让第九块鼎片恢复成鸿蒙子。 叶凌月看着频临崩溃的洛言方仙,虽觉得她很是可悲,却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我杀了你!” 洛言方仙的眼眸里疯狂之色愈演愈烈,她怒瞪着叶凌月。 是她错了,她早就该杀了叶凌月。 这女人,比玉手毒尊更可恶。 她害惨了洛音,如今又还杀了鸿蒙子。 从洛言方仙身上,爆发出一股磅礴如洪的可怕精神力。 她的手中,珈碧圣伞上圣光骤现,一道道绿光从伞面上爆出! 那绿光所及之处,生出了可怕的死亡之气,死亡之气,钻入了洛言方仙的体内。 与八大扛鼎方仙中的另外几人不同,洛言方仙是一名器师。 她以神器竞入八大扛鼎方仙,手中的咖碧圣伞就是其从成名圣器。 只是当初炼制咖碧圣伞时,洛言方仙实力未达八大方仙之列,虽说最终得了须弥方仙的鼎力相助,咖碧圣伞依旧只是亚圣神器。 她早前对阵鸿蒙方仙时,顾念着爱人的安危没有动用全部精神力,可如今鸿蒙方仙和鸿蒙子都双双离她而去,无尽的绝望,让她整个人都心灵扭曲了起来。 体内的生灵之气,化为了死亡之气。 咖碧圣伞上燃起了一簇簇的绿火,圣伞在火焰中,迅速发生变化。 原本的绿光,化为了黑光,伞骨化为了森白色的魔骨。 洛言方仙中了玉手毒尊的鬼门第十二针,红粉枯骨,一日如十年,她体内的生机将会如烛火一样不断燃烧殆尽。 她自知自己本就活不了多久,索性就动用了方仙修炼中,最是避讳的一种修炼之法,生祭。 以自身生之力,祭出魔神,炼化无上圣器。 “不好!这女人疯了,她在动用体内的生之力,以生祭之法,炼制圣器。” 叶凌月的意识之中,烛照出声示警。 烛照话音才落,咖碧圣伞伞神黑色的圣魔之光骤现。 洛言方仙也变了副模样。 她的发如枯草般,寸寸枯黄,一身褴褛的方仙袍,面上满是皱纹,一双眼里布满了血丝。 只听得她发出了森然的笑声,一步踏前,身法比起早先快了数倍不止。 洛言方仙手握咖碧圣伞,面部扭曲。 她手中,那把已经晋级为真正的圣神器的咖碧圣伞,疾风般,击向了叶凌月的天灵盖。 “铿!” 乾鼎飞旋而至,生生替叶凌月挡着了这一击。 可当乾鼎被击中时,叶凌月只觉得浑身神魂一震,眼冒金星,体内的气血翻涌不止。 糟糕,那圣神器除了能神力攻击外,还能进行神魂攻击! 叶凌月的面色,沉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