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6章 人心不足 - 神医弃女

第3026章 人心不足

以青洲大陆为第一站,剿灭不肯顺从的门派和国家……这个消息,寻常小孩听了兴许会一知半解。 可小凌星不同,他年纪年纪虽小,可出身将门,娘亲和父亲都是上阵杀敌的国之栋梁。 从那些魔兵的口中,他也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字眼,譬如大夏、北青等,作为青洲大陆最重要的几个大国,这两大国第一时间会遭遇危机。 而他的爹娘,也首当其冲,会遇到危险。 “该怎么办,想不到掌教真的是个坏人。” 小凌星吓得手心里都是汗,滑腻腻的。 小凌星迟疑着,看了看烈阳阵阵眼附近的岳小勇。 就算情况再紧急,他也必须先救出自己的好朋友岳小勇先。 前方,烈阳阵附近,那些魔兵又走到另一头去了。 距离第一缕晨曦出现,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了。 那些魔兵们还未回来,小凌星迅速一闪,进入了烈阳阵内。 “小勇,你们快醒醒。” 小凌星摇了摇岳小勇,他和另外一个男孩这才苏醒了过来。 看到满头大汗的小凌星,岳小勇还有些懵。 “凌星?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早就被调到了迎客峰去了吗?” “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先离开这里。无涯掌教是个坏人,他想杀了你们这些阳年阳月阳日出生的男童,用来炼制大阵。天一亮,你们就得送命,我懂的御剑,时间不多了,我把你们一个个送出去。” 小凌星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但是没有明说无涯掌教入侵大夏的事。 他只想快点将几人救出去,他就立刻离开孤月海,想法子通吃爹娘和阿姐她们。 “你说无涯掌教是坏人,他们想要用我们血祭?好,我们跟你走。” 岳小勇和那个小男孩的脸色有些苍白,他们互看了一眼,眼神有些古怪。 小凌星觉得有些不对头,岳小勇忽地扼住了小凌星的手,面目狰狞。 “来人啊,有人想要破坏大阵!” 他的声音里透着狠戾之气,他和那名男还一起,死死摁住了小凌星。 “小勇,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凌星憋红了脸,他年纪比岳小勇他们都要小,身形又瘦小,只觉得两人身上,气力无穷。 他不明白,小勇怎么会一下子翻脸。 “聂凌星,你以为我们为何会在这里?我们是被家族献出来,送给无涯掌教,用来炼大阵的。只要能够炼成大阵,掌教就会答应放过我们的家族。” 岳小勇和那名男童,都是家族的牺牲品。 方才他们之所以哭泣,只是因为害怕,可他们的命运早已是注定了的。 他们虽然害怕,但并不想逃走,相反,他们感到很荣耀,也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被无涯掌教看中的,也是因为他们拥有三阳乃至四阳的体质,才会被看中。 “你们怎能向那些坏人屈服,我爹娘、夏帝他们不会妥协的。” 小凌星没想到,自己的聪明反倒被聪明误。 岳小勇他们的家族早已和孤月海达成了合作协定。 “你爹娘?聂凌星,你还真以为你娘叶凰玉和聂风行有多厉害嘛?你根本不知道,青洲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如今也是自身难保,没准早已被无涯掌教的人给杀了。本来靠着你这一身五阳之命的血,你还能牺牲自己抱全家族,只可惜,你如今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岳小勇看向小凌星的眼神里,透着赤*裸裸的鄙视。 想当初,在夏都时,他考虑了到聂凌星的家世显赫,才会一直讨好他,和他称兄道弟,可如今,大夏即将国破,聂家也撑不住多久了,他又何必再顾虑聂凌星。 “你胡说,我爹娘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小凌星一听爹娘有可能出事了,脑中一阵轰鸣,再也顾不得其他,情绪激动,奋力挣扎了起来。 “你以为你爹娘很厉害,什么帝国双璧,你娘不过是个被人抛弃的二手货,只有聂风行哪种龟孙子才会娶的破鞋。你以为夏帝为什么那么宠信你爹娘,真的是因为他们的才干,呸!夏都的圈子里谁不知道,夏帝喜欢你的姐姐。那女人水性杨花,勾搭完一个又一个,夏帝还被迷得神魂颠倒,他求之不得,才会爱屋及乌,一直照拂你们聂家的人。你们聂家,全都是草包。” 岳小勇年纪虽小,可出身官宦世家的孩子,懂得的人情世故,远超过常人。 他从头至尾,都没把聂凌星当过朋友。 谁让聂凌星家世好,人又长得好,就是在夏都时,他就已经对小凌星羡慕嫉妒得很。 好不容易到了孤月海,也是命中注定,聂凌星从一个天才沦为了废物,岳小勇每每看到,都会幸灾乐祸一番。 没想到这个蠢蛋,居然还要想来救他。 他需要他救嘛! “你胡说,我阿姐不是那样的人,我爹娘也不是。岳小勇,你放开我,否则别怪我……” 小凌星的心底怒火熊熊燃烧。 他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反反复复只有岳小勇对他和他家人的辱骂。 “你倒是动手啊,我倒是要看看一个炼体境的废物,有什么了不得的。” 岳小勇还在那里叫嚣着,一脚踢在了小凌星的身上。 他是四阳之体,一身神力很是强横,又因修炼了烈阳功的缘故,下拳堪比轮回高手,一拳落下,毫不留情。 小凌星闷哼了一声。 他低垂着头,漆黑的眼底,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小子不吭声了,天快亮了,可别让他误了我们的大事。” 岳小勇身旁,那个男孩提醒道。 可就在两人互使眼色之时,原本趴在地上的小凌星一个鲤鱼跃,只见他的腿如疾鞭般,狠狠抽向了岳小勇的胯下。 一道寒匕闪过,一道血红色,掠过了岳小勇的手臂。 后者闷哼了一声,一道血箭溅落在地。 小凌星轻啸了一声,瀚星匕凌空而起,在半空中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匕痕。 他脚下一踏,匕身带着他朝着空中掠去。 他必须逃,一定要逃出孤月海,他要把无涯掌教的真面目公布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