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6章 异世的兵法 - 神医弃女

第3156章 异世的兵法

只是这块方尖碑,严格意义上,乃是神族从异魔手中夺来的。 当初,太虚神尊和四大神帝政见不和,一怒之下,离开了神界,开辟了妖界。 太虚神尊在开辟妖界时,意外发现了天魔井,大量的异魔大军蜂拥而至。 太虚神尊最后靠着武极八阵,将异魔的主力驱逐出了妖界,可在他准备利用天魔井,反攻异魔的领域时,却在半路上,遭遇了平生最大的一次失败。 一名异魔王侯利用一套传奇兵法,将将太虚神尊和他的大军打成了重伤。 太虚神尊燃烧自身的神印,险些和那名异魔王侯同归于尽,同时也获得那名异魔侯身前留下的军事绝学,也就是叶凌月眼前的这一块方尖碑。 太虚神尊虽是侥幸不死,可他手下的大量妖兵也因此身亡,太虚神尊又身受重伤,靠着一张符箓,他逃离了天魔井,意外被送到了当时的兵王营。 太虚神尊隐姓埋名,在兵王营居住了半年多,他不愿让外界知晓自己的这一场败绩,所以把那块方尖碑悄悄带到了文曲阁的第九层。 太虚神尊离开之时,偶遇了金老,他并未告知事情的真相,而是黯然离开了神界。 离开神界的太虚神尊,伤势不断加重。 他又唯恐自己重伤,天魔井里的异魔会再度卷土重来,就在天魔井上修建了太虚墓境,自己闭关修炼,试图恢复神力。 可奈何天意弄人,太虚神尊最终走火入魔,一念成魔,最终死于了帝莘和叶凌月之手,神印也被两人夺取。 这也就是文曲阁里的这块方尖碑的真正来历。 只是彼时的叶凌月,还不知道真相,这一切,也是叶凌月在后来彻底领悟了方尖碑上的碑文兵法后,才知晓的。 当叶凌月意识到这块方尖碑可能是异魔之物皇后,她对这块方尖碑的兴趣更大了。 “异魔和神族的修炼体系不同,他们拥有自己独到的修炼之法。就算是记载兵法的方尖碑,破解起来,也必定有特殊破解之法。恐怕只要身为异魔,才能懂得各种的奥秘。” 烛照沉吟道。 这倒是有些棘手,叶凌月又不是异魔,只有异魔才能知道的破解之法…… “我必须破开这方尖碑的秘密。否则,我就无法离开这里。” 叶凌月蹙眉。 “我倒是有个法子,也许能够帮助你。只是这个法子有些危险。” 烛照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这个法子告诉叶凌月。 “烛照老爷爷,你有话尽管直说。我能活到现在,什么危险没有经历过。” 叶凌月莞尔一笑。 她这条命,前世今生,算在一起,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危险是她不敢冒的。 “你可还记得和你一起的那个小子是怎么获得神印,成为神族的?” 烛照不急不慢地反问。 叶凌月一怔。 烛照口中所说的那个小子,不用说就是帝莘。 帝莘当初为了叶凌月,自毁神印,放弃成神。 他两度毁去神印,断无可能再成神。 叶凌月也是事后,反复逼问,才从帝莘口中得知,他是在幽冥鬼王的帮助下,剔骨换骨,靠了蚩印的一身神骨成神的。 虽是没亲眼目睹,可是一想到剔骨的血淋淋的场面,叶凌月就觉得心中一片痛楚。 帝莘……为了她,经历了太多。 而她,又为他做过什么? 叶凌月眼底的痛楚之色,落到了烛照的眼中。 它干咳了几声,倒是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一问,触到了小丫头的心事了。 “我老人家,可是真正的火眼金睛,什么事都瞒不过我。那小子应该并非天生的神族,他是靠了获取他人的神骨才成为神族的吧。你想想,既然妖族能够靠一副神骨获得神体,你又为何不能用一颗异魔之心,获得魔体?” 烛照这么一问,叶凌月愣了愣,下意识地看向了手中的那一口乾鼎。 鼎内,那一颗异魔之心如血一般殷红。 异魔之心,比起神将神骨而言,更加重要。 毕竟异魔之心,相当于异魔一生大半功力所在。 只是神骨的痛楚还勉强可以忍受,这心脏要怎么换? 总不能把自己的心脏摘除,换上异魔之心吧? 叶凌月虽是医者,娘亲也在其面前施展过换心手术,可是自己换自己的心,饶是大胆如叶凌月,也是不敢,也不能啊。 “烛照老爷爷,这未免太有难度了些吧?” 叶凌月苦笑道。 她虽然很想离开这里,可着换心,她实在是无能为力。 “我自然不是让你换心,而是让你控制这颗心。你要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有两颗心,一左一右,异魔之心一直都保存在你乾鼎之内,我要你做的只是将这颗异魔之心吞下,两心并存。毕竟异魔之心这玩意,只有在真正的肉身里,才能保持魔力不减。否则就算是有乾鼎鼎息护心,你手中的异魔之心,也会渐渐失去活力。” 烛照早前就试图劝说叶凌月炼化异魔之心。 只可惜,叶凌月的乾鼎鼎灵刚好在那时候出了篓子。 异魔之心一时没法子炼化,但若是将其寄存在叶凌月的体内,那就不同了。 若是融合得法,叶凌月甚至能获得辩机的传承记忆,知悉很多关于异魔的消息,甚至能吸收一部分的魔力改造肉身。 “可有利就有弊,烛照老爷爷,异魔之心毕竟是异魔辩机所有。我若是操控不利,很可能会遁入魔道,这样一来,岂非是得不偿失?” 叶凌月质疑道。 烛照噎住了,这的确也是很有可能的,的确有人因此遁入魔道,落了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旁人也许会被魔力控制,但你就不同了。你忘记了,你体内还有一物,那东西可以帮助你吞噬魔力。法子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要不要做,那就全看你个人了。但这个法子,也是唯一能够帮我们离开这里的法子。” 烛照说罢,也没有再多说,顾自闭目养神,在意识海里冥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