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5章 星尘沼 - 神医弃女

第3185章 星尘沼

柳芸消息很是灵通,慕容家的少帅抵达兵王城的消息,她早早就收到风声,今日也一早就等候在了城门外。 原本柳芸是想借着这次机会,能够攀附上慕容家这棵树参天大树的。 以她的姿色,她本是很有信心的。 哪知道等了一早上,好不容易看到了慕容少帅。 柳芸本还想上前搭讪,哪知道慕容少帅一出现,就被那叶凌月给吸引了去。 柳芸的心底,对叶凌月更加愤恨了。 一个蚩印还不够,又连慕容少帅都给招惹上了。 不过,那叶凌月终归只是个小姑娘。 谁都能看得出来,方才慕容少帅是动了怒的。 连慕容家都敢得罪,那叶凌月在兵王城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叶凌月?怎么又是她?这女人,还真是个惹事精。” 沈副判一听,皱了皱眉。 “那样的异端,早晚要清除出兵王城,我们先去试探试探慕容少帅的口风,若是少帅也厌恶那女子,我们就早日把她赶出去。” 林副判在一旁附和道。 两人一起,回了兵王城。 而这时,叶凌月和叶苏玉也到了兵王城外的星尘沼的附近了。 叶凌月到了高级兵王营后才发现,高级兵王营的面积比起普通兵王营来,要复杂的多。 这里不仅有一座气势浩大的兵王城,城外还分布着山川河岳。 比起来,它甚至比叶凌月的鸿蒙天还要大一些。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经世之才,才能利用空曜晶打造出这么鬼斧神工的存在。 星尘沼是位于城外十里开外的一片天然沼泽。 沼泽旁边还长着一片片火云似的火烈芦苇,在了阳光之下,犹如一片片的朝霞。 由于沼泽地带,很是湿润,该处还生长着一些灵力充足的药草。 城中的一些方士也会时常到这一带来采集药草。 但是由于沼泽地的缘故,附近湿度之气很重,稍不留神,就会中毒。 “再过一刻钟,就进入星尘沼的势力范围了。那一带到处都是隐藏沼泽,我们行走时,需小心一些。七星鳞鳄就生活在星尘沼的东北方向。这里有几颗解毒丹,每半个时辰需替换一次。” 叶苏玉以前曾经参与过七星鳞鳄的任务,那一次险些中了湿度,所以一直心有余悸。 “这种丹药药效时间太短了,不如……” 叶凌月说着,手一扬,只听得噗嗤几声,生长在了沼泽旁的一排排火烈芦苇倒了下来。 叶凌月将其根茎挖了出来,就见上面凝聚着几块指盖大小的植魄。 “把它们含在嘴里,大概能保持三个时辰,绝不会中湿毒。” 叶凌月将植魄丢给了叶苏玉。 后者愣了愣,还是将植魄含在了口中。 “万事万物都是相生克的,一般而言,毒物身旁必定就有解毒之物。若是光服用解毒丹,麻烦不说,还可能在药效不显时,不小心中了毒。三个时辰,已经足够我们猎杀十头七星鳞鳄了。” 叶凌月笑了笑。 这个道理还是她的娘亲云笙告诉她的。 小时候,她还不理解,长大后误入医道之后,倒是发现了云笙将的极其有道理。 “啪啪啪,姑娘好见地。” 一阵拍掌声传来。 一旁的火烈芦苇被人拨开了,一男一女两名兵王走了出来。 两人被都是三旬开外,男的高大威武,女的娇小玲珑,男子为武者,女子为方士,看上去像是一对爱侣。 “你们也接了判官府的猎杀七星鳞鳄的丁级任务吧,我们俩也是。” 其中那名女兵王落落大方道。 遇到对手了? 叶凌月和叶苏玉倒是没想到,才刚进入星尘沼就遇到了其他的猎杀者。 两人看上去还算是和气,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叶凌月和叶苏玉都很是戒备。 “不用担心,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早前看到你们进入星尘沼,就想来探探,我叫陆彩云,他是我男人,曾一臣。这一带,很是凶险,你们俩都是女子,要不要与我们随行。发现七星鳞鳄后,我们各凭本事就好。” 陆姓女兵王随意打量了叶凌月和叶苏玉几眼,眼底并无敌意。 星尘沼一带,平日进出的人不多,但是最近因为判官府发布的一些任务,也陆续有人进出沼泽地。 叶凌月和叶苏玉一进入,就被陆彩云和曾一臣给发现了。 两人本想直接狙击叶凌月和叶苏玉,但是意外发现叶凌月对药草一脉懂得很多,就多了几分兴趣,打算与两人一同上路。 反正两女的实力说强不强,也不会碍事。 他们的心思,叶凌月一眼就看破了。 “也好,我们就一起出发好了。” 叶凌月能够感知到,在自己的四周,还有好几组兵王成员出没。 不仅如此,周围还有大量的神兽、神植的气息。 就算是不遇到陆、曾两人,早晚也会遇到其他人。 叶凌月对付这些人倒是游刃有余,但是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实力。 既是如此,还不如和陆、曾两人暂时组队,这两人摆明了没把她和叶苏玉放在眼里,就姑且不说破,一起进沼泽,也算是有个照应。 三女一男往着林中走去,没多久,几人消失的地方,又出现了几人。 “叶老大,怎么前面看着的似乎是你妹妹。” 那几人,正是叶然和早前刚加入叶盟的那几人。 “那丫头,怎么跑到星尘沼这种地方来了,而且是和那两人走在一起。” 叶然很是恼火。 叶苏玉不认得曾、陆两人,可是叶然却是认得的。 那一对组合,在兵王城可没有什么好名声。 看两女傻乎乎的,十之八九是被骗了。 “要不要追上去,反正我们也要去捕杀鳞鳄。” 那几人提议道。 “暂时不要靠近,就让她们吃点亏,那帮人还以为星尘沼里只有七星鳞鳄,哪知道……真是蠢不可及,随便遇上什么人,就能组团,活该会被人欺凌。” 叶然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反正他这一次的目的地也是那一带,就索性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