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2章 诡异 - 神医弃女

第3222章 诡异

叶凌月倏然睁大了眼。 早前叶苏玉就说过,叶庙建立之初,还是很灵验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太虚神像不再灵验。 叶凌月最初以为,叶苏玉说的只是讹传,可如今看来,叶庙的失灵,全都是因为太虚神印的缘故。 叶凌月暗想道,也许将神印补全,太虚神像就能再度显灵了。 叶凌月端详着早前留下的那幅太虚神尊的神像,琢磨着那神印。 “也不知那神印到底是雕刻上去的,还是绘上去的,不防两者都试一试。” 古籍上关于太虚神像的画像,并没有写明这一点。 于是叶凌月决定两种法子都试一试。 她找来了叶苏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叶苏玉。 “所以你认为,太虚神像失效的缘故,是因为额头的神印褪去的缘故?” 叶苏玉听得目瞪口呆。 她再仔细看了眼叶凌月手中的画像,的确神像的额头有一抹朱红色的印记。 换成了其他人这么和叶苏玉说,叶苏玉一定会反讽其一顿。 可对方是叶凌月,她本人就是太虚神印的继承者,她说神印有效,叶苏玉还真有几分相信。 “死马当活马医,我们姑且可以试试。我看一般神界供奉的神像,包括诸神山下的四大神帝的神像上的神印,都是雕刻上去的。我们就照着原图,临摹一枚神印上去。” 叶凌月说着,取出了无邪剑。 两女借着灯光,一剑一剑,雕刻了起来。 无邪剑锋利无比,神像又木头雕琢而成的,剑锋落下时,神像上顿时多了几道痕。 叶凌月正准备再下手,可这时,神像上光芒一闪,原本已经留下的痕迹一下子消失了。 “这……” 叶苏玉揉了揉眼。 叶凌月也是愣了愣。 “刻痕怎么消失了?” 叶苏玉仔细端详着神像,发现上面的刻痕的的确确是消失无踪了。 叶凌月不信邪,又刻下了几道。 可没过一会儿,刻痕再度消失了。 “这神像未免太邪乎了,居然会自动修复?” 叶凌月和叶苏玉傻眼了。 “怕是这块木头有些特殊。” 叶凌月仔细查看着这块木头,发现雕刻神像用的木头,并非是自己早前猜测的檀木,而是一种形似檀木的木头。 这种木头,显然具备了很强的再生能力。 “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哥哥以前说过,这座神像是用了不死木也就是朱雀木雕刻而成的。朱雀木传闻是一种上古奇木,得朱雀栖息而生。传闻朱雀在失去伴侣时,曾经在朱雀木上流下一滴眼泪。那眼泪让朱雀木具有了很强的神力,一般的痕迹,一瞬就能消失。所以除非用了特殊之法,佛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在神像上留下印记。” 叶苏玉后知后觉,想起了一些往事来。 叶凌月一听,只得打消了雕刻神印的念头。 “既然雕刻不成,我们可以才用描绘的法子。不少神界神像,也是用了朱砂反复描绘成神印的。” 见一计不成,叶苏玉又提了一计。 两女一合计,打算次日去城中购买一些朱砂试试。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两女只得是暂时放弃。 两女离开后,前院的那尊太虚神像渐渐被夜色笼罩。 在了昏黄的灯光下,太虚神像悄然发生了改变,原本表情肃穆的神像,嘴角诡异地扬了扬…… 次日,叶凌月和叶苏玉在城中的杂货铺内,购置了一些朱砂。 在买朱砂时,叶凌月恰好看到了杂货铺的货架上,还摆放着一些空白的符纸。 只是那些符纸看上去只有正常符纸的一半大小。 “掌柜的,那些符纸是作何用的?” 叶凌月随口问道。 “哦,那是用来制作平安符的符纸。早年店铺里进了一批,但是一直没有卖出去,小店近日在盘点,就将原本的库存搬了出来,免了占了空间。” 杂货铺的掌柜随口答应道。 平安符? 叶凌月灵机一动,她回忆起来,叶庙的账本上记载着,以前叶庙的另外一项收入就是贩卖平安符。 那时候叶庙的太虚神尊还算是灵验,不少城中的兵王都会到叶庙祈福,求一个平安符。 那平安符的价格从二十功勋值到五十功勋值不等,有大平安符和小平安符之分,是当时叶庙的主要经济收入之一。 叶凌月早前也只是看了几眼,今日一看,才想起了有平安符来。 叶凌月又回忆起来,万符录上也有一种关于平安符的炼制之法。 只需要特制的符纸和朱砂,就可以绘制平安符。 “掌柜的,我想要买下那批符纸,不知一打要多少钱?” 叶凌月问道。 叶庙如今的预算有限,她必须确保功勋值全都用在刀口上。 “姑娘若是喜欢,大可以把这些符纸拿走,不用钱。实不相瞒,这些符纸有些年岁了,发黄还有蛀虫,就算是在店里,也不能卖了,你若是画符,未必何用。” 掌柜还算是实诚,坦言相告。 见叶凌月执意要那些符纸,掌柜就让店小二将符纸包好,连着朱砂一并送给了叶凌月。 “凌月,你买这些破纸干什么?” 叶苏玉好奇着打量着叶凌月手中的符纸张。 “我自有用处,我们先去试试,用朱砂绘制神印,希望这一次能行得通。” 叶凌月和叶苏玉回了叶庙,两人一起进入了前院。 叶凌月又按照早前画像上的模样,将太虚神印仔细描绘了一遍。 只是才一涂抹上朱砂,那红艳艳的犹如血迹一样的朱砂,就迅速被吸进了神像。 “怎么回事?连朱砂都不能着色?” 叶苏玉再次目瞪口呆了。 难不成,这朱雀木不仅不能雕刻,连描绘都不成? 这样一来,两种法子都试遍了,叶凌月和叶苏玉联手,两人愣是没法子在雕像上留下半点痕迹。 “看来修复太虚神像是不可能了。凌月,我们还是再想其他法子吧。” 叶苏玉沮丧不已。 “这件事,实在是有些古怪,我还不甘心,我想去找夏判一趟,打听清楚这座神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说罢,就马不停蹄前往了判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