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2章 魔化危机 - 神医弃女

第3232章 魔化危机

奚九夜的心肝宝贝,不用说,就是叶凌月了。 奚九夜一听,脸色一白,脱口而出。 “她怎么了?” 见奚九夜那张冰上一样的脸,骤然变色,可见叶凌月在其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辩机又恨又嫉。 “你果然对那贱人死心塌地。我告诉你,你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她手上。那女人,是我见过对自己最狠的女人,连自己的心口都敢捅上一刀,你就不怕,她在你心口上也捅上一刀?” 辩机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叶凌月到底有什么地方好,让奚九夜这般警惕的一人,对她如此痴迷。 “她就算是捅我一刀,我也心甘情愿。况且,她素来精明,捅别人刀子倒是好理解,自己刀子这种事她绝不会做。” 奚九夜听罢,稍松了口气。 以他对叶凌月的了解,深知叶凌月绝不会做出自残这种事情来。 “她捅的是我的异魔之心,那疯女人,一定是知道了异魔之血的妙用,想要炼就神魔之体。我可是被她害惨了。” 辩机这会儿心窝处,还阵阵剧疼不知。 那女人一定是取了异魔心头血。 心头血拥有无上的魔力,叶凌月剜走了一滴血,她那颗异魔之心也就废了。 “你变成这样子,都是因为异魔之心的缘故?” 奚九夜审视着辩机,她的情况看上去的确不大好。 “不错,我少了一颗异魔之心,你到底什么时候帮我找到异魔之心。我不论你用什么法子,一个月之内,我一定要一颗异魔之心,否则,你我大不了一拍两散。” 辩机恶狠狠地说道。 异魔之心受伤,她等同于遭遇重创,这几日,她势必要不断啃食人肉人血才能保命。 这样下去,她身份很容易暴露。 “一个月时间太短了,我需要三个月,我已经开始部署对付墨离。你好好呆在诸神山,我会想法子送‘食物’给你。” 奚九夜想了想,警告辩机。 “你最好言而有信,否则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杀夜北溟替你自己报仇了。” 辩机捂着胸口,恶狠狠地说道。 召灵之火内,奚九夜早已没有了影踪。 “叶凌月,你一夺我挚爱,二夺我心,我辩机发誓,与你不死不休。” 辩机眼中,两抹毒光乍现。 无邪剑上,一滴圆润如朝露的心头血在剑尖上滚动着。 叶凌月的脸上,血已经褪尽。 鲜红的血,不断涌出,染红了她的方士袍。 叶凌月的手还在微微发颤,她只觉得全身的神力,在一瞬间被抽空了。 烛照这一次倒是没说错,异魔心头血的取出,比叶凌月想象得还要困难得多。 当叶凌月一剑刺入异魔之心时,她感到身躯里,一股惊人的魔力如火山爆发似的一下子爆发出来。 剑一瞬就被弹了出来。 叶凌月的虎口,都被震得阵阵做疼。 无奈之下,叶凌月只得是二次取血,这一次,她甚至被迫动用了一部分神念。 神念与那股魔力相互抗衡着,而这一次的剑,刺得更深,几乎是洞穿了叶凌月的整个身躯。 异魔之心,在那一刹那,停止了心跳。 再接着,一股暴戾的气息,从叶凌月的体内,蔓延开。 一股疯狂的念头,想要杀戮,想要啃食血肉的情绪,让叶凌月险些失去了理智。 一个可怕的念头,不断在叶凌月的脑海中叫嚣着。 杀! 杀光所有人! 吞噬! 吞噬一切鲜美的血肉。 她的身子,几乎是不受把持,眼看自己就要冲出前院,叶凌月忽觉得脖颈后一阵剧疼。 身后,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箍住了她的纤腰,她眼前一黑,陷入昏迷中。 在昏迷的最后一刻,叶凌月听到了叶苏玉的呼喊声。 “慕容少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苏玉一脸的目瞪口呆。 她早前听从叶凌月的叮嘱,关闭了几日前院。 可她发现,叶凌月这几日一直呆在前院,不吃不喝。 前院还不是发出了红光和怪异的气味。 叶苏玉虽然很担心叶凌月的安危,可是一想到早前叶凌月叮嘱过,除非她示意,否则任何人都不能闯入。 她只得在前院外徘徊。 可是一直等到了今日早上,那股怪异的红光消失了。 这时,恰好慕容少帅来到了叶庙。 他是来询问关于平安符的事情的。 叶苏玉只得告诉慕容九城,叶凌月正在闭关,让慕容九城先行返回。 慕容九城听说叶凌月不眠不休,闭关了几日,也很是担心。 他坚持和叶苏玉一起等候叶凌月出关。 可是在午时前后,前院忽然一阵黑光闪现。 慕容九城脸上大变。 “魔力波动!凌月学妹有危险!” 慕容九城没有丝毫的迟疑,破门而入。 他刚好看到了,一股黑光自叶凌月的体内迸出。 叶凌月双眼通红,缓缓转身。 她看到了两人时,唇红的犹如滴血一般,就在她飞身扑来的一瞬,她身子一震,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却见叶凌月的衣袖之中,一顶小塔飞了出来。 那小塔上,散发出了一股柔和的紫色的光辉。 在紫光的作用下,叶凌月的周身的那股黑**力就如老鼠见了猫,一下子溃散开了。 她的眼眸,再度恢复了清明,身子一歪,慕容九城连忙上前,将叶凌月抱住了。 慕容九城抱着昏迷的叶凌月,见她脸上血色全无,再看看她的衣襟上,插着的那把无邪剑。 就在叶凌月昏迷的一瞬,那把无邪剑发出了一阵鸣叫声,剑上,有一滴浑圆的血珠。 他的心蓦地一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九城俊脸带煞,怒斥道。 “我也不知道……凌月……我想凌月应该是在炼制修复太虚神印的涂料。” 叶苏玉也被吓傻眼了。 她没想到,叶凌月会采用这么大胆的方式,炼制涂料。 太虚神印的涂料,这小女人,是疯了不成。 还有,她体内的那股魔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九城神情极其复杂,他看了看叶凌月的伤口,倏然间,他眸光一变,他竟在叶凌月的身上发现了…… ~前几天双倍把大家榨干了么,么有榨干的话,求几张月票,这三天要辗转跑三个省,展会季,铁人芙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