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3章 叶盟VS天符阁 - 神医弃女

第3243章 叶盟VS天符阁

莫名其妙就被卖了,换成了任何人都要懵。 磐青和苍梧两位兵王也不例外,原本出来放风的喜悦,一下子被冲淡了许多。 “这可怎么办?叶兵王,你到底有几分胜算,联盟财产共享,你要是输了,我们辛辛苦苦攒了大半辈子的功勋值不也就泡汤了。” 两名兵王鬼哭狼嚎了起来。 “我不会输,叶盟会赢。” 叶凌月调侃道。 “呵~好大的口气啊,吹牛也不怕闪了腰。” 几人正说着,就听到了一阵嗤笑声,身后拥挤的人群一下子散开了。 天符阁的六名阁主,一并走了过来。 这也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天符阁的全员。 以谢兵王为首,天符阁一共有六名阁主,而这六人全员都是实鼎方仙! 如此的阵容,即便是在神界,也是异常华丽的,街道上,原本人声鼎沸的人群,瞬时死寂一片了。 只是一眼,叶凌月脑海中神机符,就一下子辨认清楚了天符阁众人的实力。 论起人数,叶凌月所在的叶盟眼下也是六人。 可同样是六人,两方的气势截然不同。 天符阁的六名方仙中,谢兵王的实力是最高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天符师。 其余的几人,有器师、有阵师、还有丹师、器师等,可谓是五花八门,让人眼花缭乱。 但即便是如此,也能看出天符阁的实力非同凡响。 “就凭你们这群垃圾,也想和我们天符阁拼?我看你们还是改名叫做垃圾盟算了。” 白兵王混迹在六大阁主之间,她用了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叶凌月身后的五人,红唇扬了扬。 磐青苍悟等人一听,铁青着脸,就欲发作。 “我们若是垃圾,那你们岂不是连垃圾都不如。因为,待会,你们就会输给我这个所谓的垃圾。” 叶凌月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贱人!你敢骂我们?” 白兵王气得粉脸煞白。 “辱人者,必自辱也。” 叶凌月不轻不重,又吐出了一句话。 “岂有此理,我今日一定要……” 白兵王恨得牙痒痒,身旁的谢兵王等人,忙将她拉住了。 “好热闹,老夫还以为自己来迟了,看样子,这是还没开始就先斗上了?” 却听得一阵大笑声。 “是刀剑盟!” 人群里又是一阵哗然声响,那些围观的兵王们再度沸腾了起来。 想不到这一场符斗,居然连刀剑盟深居简出的剑主都被引出来了。 那些前来围观的普通兵王营和精英兵王营的兵王们暗道,这一次五百功勋值还真是太值得了。 刀剑盟的剑主与鸿袖会的柳芸并肩而来。 柳芸见了叶凌月,狠狠瞪了她一眼,后者却是当她是空气一般,压根不愿意正眼看她。 叶凌月早前也见过刀剑盟的剑主,只是那一日,他是来叶庙“上香参拜”的。 “剑主,许久不见,想不到,你对这等小打小闹也有兴趣。” 见了刀剑盟的人,早前还不可一世的天符阁的人,气焰上明显矮了一截。 谢兵王见了剑主,两人四目相接,彼此的眼神里,可见了电石火光四射。 “谢兵王真是爱开玩笑,能惊动判官府和天符阁的符斗,怎么回事小打小闹。” 剑主皮笑肉不笑。 说罢,剑主又扫了眼叶凌月,那双略为几分浑浊的老眼里,闪了闪。 “叶兵王好能耐,就连老夫都差点被叶兵王给隐瞒过去了。” 剑主虽没有指名道姓,可叶凌月也知,他说得必定是佛门舍利的事。 上一次,剑主到叶庙搜查佛门舍利的下落,叶凌月愣是让其空手而归。 叶凌月笑了笑,露出了比小白莲还要小白莲的笑。 “剑主你在说什么,叶某怎么不明白。” “好,很好,那老夫就祝叶兵王在这一次比试中,能够有所斩获。不过若是叶兵王真有需要,大可以来找我刀剑盟,我刀剑盟必定会大开方便之门。” 剑主对于叶凌月的装傻充愣,全然不以为意,反倒是一脸祥和地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暗示叶凌月,若是有困难,大可以带着你的那颗佛门舍利到刀剑盟来。 听剑主这么一说,天符阁众阁主的面色,更加不善了。 三帮人马看似在谈笑风生,可实则上,却是暗潮汹涌,说不出的可怕。 “剑主,你可是忘了,在兵王城里,有麻烦当然是要找本官了。” 剑主才刚说完,就见了夏判带着手下的两名判官,信步而来。 剑主嘴角一僵,心底暗叫不好。 夏判的话也已经很明显了,就是那颗佛门舍利,他要了。 自己和夏判都想要佛门舍利,可舍利只有一颗,为了凝聚剑意,他无论如何,都必须拿下这颗舍利,就算是对方是夏判也不行! “启禀夏判,时辰已经到了,符斗就要开始了。” 林副判小心提醒着夏判。 “比赛场地早就设好了,因为涉及到符斗,本官特意准备了两处开放式的冶炼场。” 说罢,夏判示意围观的人群散开。 判官府的兵王卫队迅速驻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人墙。 叶凌月这才看清了今日符斗的场地。 这是? 叶凌月和谢兵王看到了夏判口中的那两处冶炼场时,都不由一怔。 两人都是方仙,什么冶炼城没见过,可兵王城这样的冶炼场,也是叶凌月从未见过的。 那是两个鱼缸? 至少在叶凌月看来,这两个所谓的冶炼场的的确确就是鱼缸,这是两个空中冶炼场。 由大量的空曜晶切割而成的四四方方的两处冶炼场,只要精神力一驱动,就会自发升腾入空。 里面备有一口炉鼎,以及一些基本的炼符材料。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不仅如此,组成两处冶炼场的空曜晶的四周,还设下了结界。 只要呆在冶炼场内,外界的声音,以及精神力波动,全都无法干扰到里面的符师。 符师在里面的一举一动,也全都被四周围观的观众们看得一清二楚。 同样的,除了两位符师本人以外,旁人也无法提供任何帮助,换句话说,这是一场独立的,不允许外人帮忙的真正意义上的符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