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6章 辩机之死 - 神医弃女

第3336章 辩机之死

此时,辩机匍匐在地上,不断地挣扎着。 “不,不要看我。” 辩机是骄傲的,这一刻,无疑是她此生最狼狈的一刻。 她那副光鲜异常的皮囊,早已在佛光和梵音的作用下枯烂不堪。 那骷髅骨的肚子里,滑出了大量的蛆虫。 “她是异魔……” 看到辩机这时候的模样,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位所谓的神后才是真正的异魔。 “叶凌月……你……还我……还我异魔之心……” 辩机哀嚎着。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时贪念,在了最后,竟会中了叶凌月的道。 她更没想到叶凌月的异魔之心,早已不是什么异魔之心。 辩机死也想不明白,为何早一刻还是异魔之心,下一刻却成了拥有如此可怕佛力的佛心。 叶凌月,她到底是谁? 她这一次输了,输得无比凄惨,万劫不复。 甚至于,辩机连等到奚九夜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是不是很想要它?” 叶凌月站了起来,脸上只剩了一片肃杀之意。 她俯身,以俾睨之姿看着辩机,指了指胸口。 那一颗早已被净化的异魔之心,还在不断地散发出佛力来。 这些佛力,对于辩机而言,就是穿喉毒药。 “早已没有什么异魔之心了,这一颗心,如今已经被佛门舍利净化成了佛陀之心,我应该感谢你,让我的修为又提升了。” 叶凌月用佛门舍利净化异魔之心,乃是无奈之举。 可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她万万没想到,在娘亲和自己的共同作用下,那一颗异魔之心非但净化成功了,还顺利脱胎换骨成了佛陀之心。 这佛陀之心,让叶凌月一举突破到了四步虚空境。 她体内的佛力,也因此狠狠涨了一大截。 这件事,若是让身在兵王营的夏判知道了,必定会郁闷的吐血。 他皈依佛门那么久,才炼成了那么一点点的佛力,连佛门舍利都难以操控,可叶凌月不过修炼了几年佛力,就有了佛陀之心。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丢。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叶凌月甚至还来不及告诉云笙,这才让云笙早前提心吊胆了一番。 “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告诉你,帝魔的人已经来了……你有封天令的事……” 辩机的太阴圣骨,在了佛陀之心的照耀下,一点点衰弱。 她知道,自己是活不了了。 她恨恨地瞪着叶凌月。 这女人,害得她好惨。 即便是她要魂飞魄散了,她也不能让这女人好过。 “封天令就在她……” 辩机蹩足了一口气,忽然想要厉声说道。 可就在她想要大声嚷嚷时,身后,云笙眸光一厉,只见她口中一个吟唱。 只听得轰的一声,一道紫色的雷闪破空而出,那雷闪击中了辩机的天灵盖。 那一身太阴圣骨终于破碎开了。 娘亲? 叶凌月一愣,再看了看云笙。 云笙冲着她眨了眨眼。 “月儿,任何时刻都不能对自己的敌人太过掉以轻心。” 云笙就知道,像是辩机这种异魔,即便是到了将死之死,也会反咬人一口。 自己月儿各方面都很出色,唯独在一些细节方面,还有所欠缺,即便如此,那就由她这个做娘的,替她周全善后了。 叶凌月抿了抿唇,她其实想说,方才娘亲那一道雷霆之力中,她发现了一些异常。 云笙的神力中,竟也有一股很强烈的佛力波动。 可是娘亲不是说过,她并没有加入佛门,佛根也早已斩断了嘛,可看样子,娘亲也不像是和自己在撒谎啊。 叶凌月心底有几分纳闷。 “爱……” 风谷神帝看到了倾城一下子从了绝色佳人便成了一具倒人胃口的白骨,而且还是一具爬满蛆虫的骷髅骨时,大受刺激。 他被太阴圣骨的辩机吸食了大量的神力,早已是外强中干,在被眼前这一幕一刺激,咽喉里一窒,一股腥甜涌上了喉咙。 他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神帝陛下!” 小怪物忙搀住了风谷神帝,场内一片混乱。 昙水仙子也是一脸的讷讷,她没想到,辩机居然会是异魔。 本以为叶凌月是异魔,哪知道到了最后,却揭发了辩机是异魔。 叶凌月的罪名,也就等于自动洗白了。 昙水心中的郁闷之感,可想而知。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懵了,一时之间,大伙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火炎神帝和长生神帝见状,也只能暂时命人清理现场,待到风谷神帝醒来后,再做定论。 “月儿?小野猫,你们没事吧?” 夜北溟快步走上前去。 “我没事,倒是月儿受苦了。” 云笙直到这会儿,才松了一口气。 她抹了抹汗水,冲着夜北溟笑了笑,夫妻俩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叶凌月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不得不说,她体内的太阴之血,还是很管用的。 不过一会儿,就自愈了。 “爹,娘,我没事。” 叶凌月看了眼早已魂飞魄散的辩机,眼底有冷光一闪而过。 这一次,辩机应该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倾城神后怎么会是异魔?” 薄情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这就要问奚九夜了,这魔女是奚九夜进献给风谷神帝的。” 夜北溟睨了眼地上的那一具骸骨。 夜北溟可不相信,这只是一个偶然。 一旁,小怪物也是一脸的神情复杂。 尽管早就从兰楚楚那得知,这位神后不是善类,可小怪物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是异魔。 “这件事……相信几大神帝必定会追究。” 叶凌月看了眼小怪物。 “凌月,我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她会是……” 小怪物神情黯然,风谷神帝一时昏厥,情况未明。 此事牵连甚广,风谷神帝一醒来,必定会追究奚九夜的责任。 尽管不愿意承认奚九夜这个爹,可血浓于水,小怪物对于奚九夜和北境的安危,也很是担心。 “这件事怪不得你。一切等到尘埃落定时,自有定论。” 叶凌月说罢,走向了辩机的骸骨。

上一篇   第3335章 大反转

下一篇   第3337章 临阵倒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