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3章 佛光乍现 - 神医弃女

第3353章 佛光乍现

对于这样的结果,云笙并不感到意外。 “所以说,神帝陛下已经判定了,是我杀了长生神帝。” 云笙用了肯定的语气。 “朕冰如此认为,你替长生神帝治疗已经近一年多。若是要下手,早就已经下手了。” 火炎神帝是四大神帝中,和长生神帝交情较好的一位。 云笙到了诸神山后,火炎神帝是看着他的身子一点点好起来的。 云笙若是真想长生神帝死,她不需要做任何事,只需要拒绝长生神帝的治疗即可,又何必惹了一身的臊。 可这个道理,火炎神帝明白,其他两位神帝未必明白。 “风谷神帝和冰原女帝打算处死我。” 云笙像是在讲他人的事那样,很是淡然地说道。 “这……朕正试图说服他们。” 火炎神帝没料到,云笙居然连此事都猜出来了。 “老祖宗,我唤你一声老祖宗,是感谢您这么多年来一直照拂我们一家。哪怕是发生了月儿的事情后,你依旧对我们一家五口不离不弃。可是我也知,这一次,并非你一人之力可以阻挠。” 云笙也知,自己和风谷、冰原女帝积怨很深。 风谷神帝背后和冰原女帝身后,又有人在怂恿,无论她有没有杀长生神帝,但是她亲手杀了长生太子的事,却是事实。 光是冲着击杀皇储这一个罪名,她就足以被诛杀。 更何况,两大神帝一定还想借着杀她之名,引出夜狐狸。 所以杀她,两大神帝绝不会动摇。 “云笙……或者,朕放了你。你先去冥界避一阵子。” 火炎神帝叹了一声。 云笙千不该万不该,一怒之下,杀了长生太子。 在场那么多双眼看着,云笙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火炎神帝不能直接赦免云笙的罪,但他至少可以让云笙避过这一次诛杀。 诸神山神兵众多,云笙是不能回八荒了。 可她去了冥界,以冥界的冥军实力,足以抵御诸神山。 如今,也只有冥界的十万冥军,足以帮助云笙。 “老祖宗,我如果逃走,那更加坐实了我的罪名,甚至还会祸水东引,牵连到啵啵他们。啵啵和冥日在冥界,一直过得好好的。这场神界的阴谋不应该波及到冥界。我更不会给奚九夜半点借口,征讨冥界,诛连夜家。” 云笙摇了摇头。 她想得分明,奚九夜想要杀的是夜北溟和冥日。 若是她逃走了,整个夜家都会被牵连,若是她不走,那所有的罪责都算在她一人身上。 “可杀你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北溟必定会回来,难道你想看着他……” 火炎神帝一脸的担忧,他深知夜北溟的性格。 诛杀云笙,引出夜北溟,此计乃是奚九夜出的。 诸神山神军倾巢而出,都没能找到八荒神尊夜北溟的下落。 他一日不现身,对于诸神山而言都是一个不定因素。 所以两大神帝,才会宣布,斩杀云笙。 “老祖宗,我心意已决,敢问何时行刑?” 云笙面上,并无半点求饶之意。 她看似柔弱,可实则却是拥有无比坚毅的性子。 “明日午时,与诸神广场。” 火炎神帝艰难说道。 “多谢老祖宗。” 云笙说罢,就如泥塑一般,枯坐在了角落,一动不动。 火炎神帝在旁静候了片刻,才叹了一声,离开了牢房。 云笙身上有伤,背后又被符锁所困,一身神力难以凝聚。 她闭上了眼,微微喘息着。 明日午时,奚九夜那乱臣贼子,倒是很心急。 “夜狐狸,这一次,我们还能逃去嘛。” 云笙舔了舔干燥的唇,低喃着。 她一身行医济世,却没想到,到了最后,却被人栽赃而死。 “所谓的善恶到头终有报,全都是屁话。” 云笙不禁咒骂了一句。 她闭上了眼,养精蓄锐着。 距离明日午时还有六七个时辰,虽说逃脱的机会很渺茫,可云笙依旧没有放弃。 她不知夜北溟是否能准时收到消息,可是她也知就算是夜北溟亲临,两大神帝和奚九夜必定也准备了十万神兵,阻拦着他来劫法场。 云笙的内心是极其不希望夜狐狸出现的…… 她闭上了眼,长如蝶翼的睫毛上微微有些湿漉。 不知过了多久,云笙体力耗尽,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在昏睡的途中,她似听到了耳边有一阵呢喃。 那呢喃初时并不明显,云笙听得迷迷糊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呢喃渐渐清晰了起来。 它仿佛就在云笙的耳边。 “是谁?” 云笙费力睁开了眼。 已经是午夜前后,天牢里,油灯里的灯油早已烧干。 风一吹,最后一缕微弱的火星也被熄灭了。 狱卒也早已不知所踪。 只有咫尺之外,那神帝青雷组成的牢房,闪烁着青幽色的光芒。 这时,一声长长的佛吟。 云笙抬了抬眼皮子。 却见数步之外,忽有一道光芒,从外射了进来。 那光芒,不费吹灰之力,就穿透了神帝青雷的层层束缚。 原本看似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见来的神帝禁制牢房,却是一下子被突破了。 那光芒落到了地上,她看到了一个“卍”字佛印。 那佛印之中,却有活物蠢蠢欲动,从小变大,那是一个花骨。 花骨徐徐伸展开,竟是化成了朵盏金粉色的池莲。 那池莲在了佛印之中,迅速生长开。 莲花盛开之时,却有一个莲台,莲台上盘腿坐着一名白衣僧侣。 那僧侣个头不高,不过是拳头大小,可他周身的威势丝毫不弱。 僧侣年龄不大,慈眉善目,一身华光,整个天牢,在那一朵佛莲出现时,一下子变得透亮通明。 云笙眨了眨眼,疲惫的眼有些干涩的刺疼,这股刺疼,让云笙清楚意识到,眼前这一幕并非是梦境。 “云笙,许久不见,无奈莲池佛陀,乃是你的引路人。” 那僧人见了云笙,微微一笑,却犹如春风拂面,让云笙有种耳聪目明之感。 “大师,何为引路人?” 云笙迟疑,学着那僧侣的手势,行了个佛礼,反问道。

上一篇   第3352章 天牢

下一篇   第3354章 莲池佛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