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5章 醋意 - 神医弃女

第3385章 醋意

“当真是荒谬,若是墨离是异魔侯,那冰原女帝岂不是连异魔都无法辨认。” 风谷神帝一脸的怒容,呵斥着叶凌月。 “陛下,还有一事,臣早前也想禀明,但唯恐陛下难过,一直未说。其实,三大异魔侯之一的辩机,就是倾城妖后。她乃是太阴圣骨所化的骨魔……至于是真是假,想必陛下比我更清楚,毕竟那是陛下的枕边人。” 叶凌月一脸“怜悯”的看向风谷神帝。 太阴圣骨! 诸神广场又是一阵哗然。 就连火炎神帝,也是一脸同情看向了脸色骤变的风谷神帝。 关于太阴族,神界知道的并不多。 可并不意味着无人知晓,尤其是神印之中,还有太阴神印一说。 太阴族只有女子,一旦拥有太阴族的女子,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但若是拥有太阴圣骨,那就不同了。 传闻拥有太阴圣骨的女子,具有吸食功力之能。 眼前的风谷神帝和几年前相比,不仅气色大不如前,就连神力都变得极其不稳定。 这一点,哪怕是寻常的上位神都看得出来。 “风谷,姑且不论墨离是否是异魔。冰原不见了这件事,不可掉以轻心。你拥有风神瞳之力,冰原的下落,还是你来追踪更妥当些。” 火炎神帝轻咳道。 风谷神帝冷哼了一声,极其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却见其周身,一股翡绿色的神力波动。 风谷神帝的眉心,出现了一枚神印。 那一枚神印和常人的很是不同,形如一只眼。 “那是风神瞳,能洞察天下神力。只要冰原女帝还在神界,就能追踪到。” 夜北溟见叶凌月一脸的好奇,提醒道。 不过风神瞳使用一次,耗费的神力不小。 风谷神帝如今神力被辩机坑了大半,使用一次风神瞳后,全身直盗虚汗。 他只支撑了一刻钟,就禁不住闭上了风神瞳。 “如何?” 火炎神帝追问道。 风谷神帝面色也有些古怪。 “冰原的神力最后出现在……兵王营一带。与她一起消失的,还有无心皇子的神力……最后一刻,无心皇子的神力发生了变化,成了魔力,他是异魔。” 若非是亲眼目睹,恐怕风谷神帝也不会发现,无心皇子竟也是异魔! 诸神山竟这么轻而易举,混入了两个异魔? 这件事,风谷神帝显然是无法接受的。 “兵王营直通天战战场,这么说来,冰原女帝是被异魔绑架了。她眼下,只怕会有危险。” 叶凌月一听,顿时明白了什么。 无心皇子就是墨离。 自死而复生之后,墨离就比以前小心谨慎了许多。 这一次在诸神山,辩机加害与她,被她挫败。 墨离与自己的过节丝毫不比辩机小,可墨离却一反常态,一直按兵不动。 可见墨离此人,心思很是缜密。 墨离自认实力未必比得过辩机,辩机被杀,墨离许是对叶凌月有了几分避讳。 早前叶凌月为了营救爹娘,所以假装了十万异魔大军入侵。 为了让异魔入侵变得更像是那么回事,叶凌月借用了帝青玄的名字。 帝青玄的出现,只怕是触动了墨离。 墨离在此时绑架了冰原女帝,很可能是投奔真正的帝青玄去了,否则,他也不会前往兵王营。 叶凌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会引发冰原女帝被绑。 “异魔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当真是以为我们神界无人不成!” 火炎神帝勃然大怒。 异魔这些年,比起早些年安静了许多。 加之诸神山远离战场,所以四大神帝都是掉以轻心了。 谁能想到,接连会有异魔混入诸神山。 他们连冰原女帝都敢绑架,那下一次,难保不会将矛头对准风谷神帝和火炎神帝。 “为了女帝的安危,必须尽快派人去营救。” 风谷神帝一想到自己居然和一个吸人神力的太阴圣骨同床共枕了大半年,也是一脸的吐血状。 那该死的辩机,亏自己对她一番情深义重。 “臣愿意前往兵王营营救女帝,不过……” 叶凌月顿了顿。 叶凌月本就是兵王营中人,由她出面营救,再合适不过。 “叶将军若是有什么请求,只要能救出女帝,但说无妨。” 火炎神帝说道。 长生神帝刚陨落,且死因未明,若是这时候,冰原女帝再有个三长两短,四大神帝陨落其二,整个神界的格局必定受到影响,尤其是在异魔活动日益猖獗的现在。 “臣有个不情之请,想要前往天战战场寻找臣的双修伴侣蚩印。” 对于冰原女帝的死活,叶凌月并不在意。 冰原女帝也不是什么善类,压根不值得同情。 她之所以答应营救,全都是为了能够前往天战战场的缘故。 叶凌月早前已经向曹判打听过,前往天战战场,只有两个法子。 第一个,就是像是蚩印早前那样,由兵王营选派,前往天战战场。 但是这种级别的选派,必须达到至尊兵王的级别。 叶凌月才刚成为精英兵王,想要成为至尊兵王,至少还需要一年。 帝莘一日没消息,叶凌月就一日不放心。 所以,她只能采用第二个法子,就是以四大神帝特使的身份,前往天战战场督战。 墨离掠走了女帝,必定会前往天战战场。 既是要一路追踪女帝的下落,叶凌月恰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寻找蚩印的下落。 叶凌月的恳求,在火炎神帝听来,倒也是人之常情。 他早就听云笙夫妇提过,叶凌月重生之后,邂逅了蚩印,两人早已有了夫妻之名。 可这话落在了奚九夜的耳里,却是异常刺耳。 双修伴侣? 奚九夜眸光变了变,衣袖之下,双手不禁握拳。 她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堂而皇之,宣布蚩印是她的双修伴侣? 蚩印算是什么东西。 奚九夜很想大声质问叶凌月,她可曾记得,他才是她的男人。 哪怕他们俩,前一世,婚礼还未举行。 可在他心目中,无论是叶凌月也好,还是夜凌月也罢,一直是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