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7章 救世男女 - 神医弃女

第3387章 救世男女

当着两大神帝和诸神的面,夜北溟主动请八荒神尊一职。 此言一出,整个诸神广场都是一片哑然。 就连风谷神帝都有些意外。 火炎神帝更是皱眉不止。 “北溟,你这是何意?” 四方神尊更是脸色骤变,这个夜北溟,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他竟在着这个时候,请辞神尊之位? 若是几日之前,夜北溟请辞,四方神尊等人都还可以理解。 毕竟云笙被诬陷,夜北溟爱妻成性,自是不愿意见爱妻蒙冤。 可如今云笙的案子已经出现了转机,只要调查清楚,即可还云笙一个清白。 长生神帝刚死,女帝被绑架,四大神帝缺二,四大神帝继承人只剩了奚九夜和夜北溟两人。 若是这时候夜北溟退出,无疑等同于把神帝之位让给了奚九夜。 这显然不符合夜北溟一贯的行事风格。 “臣并无他意,只是一心想要陪伴云笙调查毒杀一事,另外,臣和云笙已经商量过,等到看到长女叶凌月成婚之后,即离开神界,返回故土隐居。还请神帝陛下成全。” 夜北溟为人加上为神已经五百多年,他经历过废太子的时期,也崛起于神界。 曾一度,他想要成为神帝继承人,但他并非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想要还女儿夜凌月一个公道。 既然如今叶凌月已经正名,对于夜北溟而言,他也无心再去争夺那神帝之位。 甚至于,他对整个神界都已经失望透顶,无心神界之事。 四方神尊听罢,还想劝解,却被火炎神一个手势给制止了。 “北溟,你可是考虑清楚了?” 火炎神帝一声叹息。 他与夜北溟君臣一场,对夜北溟的脾气,也很是熟悉。 一念之差,他还是让云笙夫妇生了离心,火炎神帝不无惆怅。 “臣已经考虑清楚了,还请神帝陛下成全。” 夜北溟望着云笙,后者眼中,满是鼓励之意。 对于夫妇俩而言,尽管在神界拥有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又拥有无限的寿元,但是他们最开心的一段时光,是他们刚生下月儿,在人界的那一段时光。 他们打算云笙洗刷了罪名之后,亲眼看到月儿成亲,就立离开神界,回到他们的故居,在那里养花种药。 云笙也走上前去,冲着火炎神帝盈盈一拜。 “还请老祖宗成全。” 这一声老祖宗,却是喊到了火炎神帝的心坎里去了,火炎神帝黯然闭上了眼,眼角有几分**。 “罢了,你们去吧。” “朕也乏了,摆驾。” 火炎神帝一脸的疲态。 风谷神帝与昙水仙子也先后离开。 夜北溟扶起了云笙,夫妇俩携着叶凌月,一家三口脸上有了久违的笑。 诸神广场内,多名神尊和上位神中,与云笙夫妇交好的,也纷纷上前道别。 四方神尊与火炎神帝走出了诸神广场,四方神尊实在忍不住,脱口而出。 “神帝陛下,为何你不拦下夜北溟,你也知道,夫妇俩一旦离开,对您和神界而言,都是一大损失,尤其是神界如今的局势,很需要夫妻俩这样的人才。” 四方神尊是看着云笙夫妇一路成长过来的,内心对两人很是不舍。 别说是夜北溟,就连云笙,夫妇俩中的任何一人,都堪当神帝之位。 两人一起离开,对于神界而言,就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更何况,两人不仅仅只关联到两人。 “正是因为神界如今的局势,朕才不得不放他们离开。四方,朕前阵子,做了一个梦。” 火炎神帝看向了天空。 时值深夜,诸神山的天空,比神界的任何一处星空都要明亮,诸星闪烁。 “陛下做了何梦?” 四方神尊很是诧然。 “成了神帝之后,朕已经有多年不曾做梦了。上一次做梦,是太虚陨落之时。” 火炎神帝的话语里,透着一股悲凉。 那种悲凉,只有身在至高位的人才会懂得。 世人都以为神帝之位高高在上,却不知身在高位者的悲哀,火炎神帝甚至连梦都不曾做了。 身为至高神,寿元无限,权力无限。 无欲无求,又怎会有梦。 太虚神尊陨落时,火炎神帝做了个噩梦。 “朕梦到了封天令出世了,神界跌入了无尽深渊。” 火炎神帝的语气异常沉重。 “封天令怎么会出现?它不是早在四千年前,就已经失踪了嘛,迄今为止,也无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臣以为,那只是个谣传,封天令应该不会在万年之内,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两次。上一次封天令出现时,乃是慕容家族飞升之时。更何况,若是梦境是真实的,留下云笙夫妇岂不是更好?” 四方神尊一脸的诧然。 这个梦,火炎神帝显然没有和风谷神帝在内的其他神帝提起过。 封天令,即便是在四大神帝之中,也是一个禁忌。 那玩意,太可怕了。 它拥有无限的神力,可同时,也具有致命的破坏力。 能力不足者拥有其,必定会引发灭顶之灾。 “那梦中,同时还出现了一男一女,在神界跌入无尽深渊时,是那一对男女出手,力挽狂澜。朕以为,那两人是云笙夫妇。若是梦境是真的,朕希望朕能够为神界保留最后一点希望。但若是梦境是假的,朕也该成全了他们夫妇俩。毕竟这些年,他们夫妇为朕也做了不少事。” 火炎神帝膝下无子女,对其而言,云笙夫妇就如同他的孩子。 孩子大了,终归是要离开的。 四方神尊没有再多说,她也知,火炎神帝的决定是无人可以动摇的。 火炎神帝离开之后,云笙夫妇在和同僚告别之后,也离开了诸神广场。 一家三口这时,才有了好好畅谈一番的机会。 “娘亲、爹爹,你们真的打算离开八荒,离开神界?” 叶凌月也很意外,夜北溟的突然决定,这个消息,阿日和阿光都还不知情呢。 “待到调查清楚长生神帝的事后,我与你爹爹就会离开八荒,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打算办完你和帝莘的婚事。” 云笙笑着说道。 叶凌月面上一红,嗔怪道。 “娘亲,你胡说些什么,这事八字都还没一撇。” 一家三口正说着,忽有一名侍卫上前,递给了叶凌月一封信,叶凌月一看那信上的笔迹,面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