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7章 一佛还有一佛高 - 神医弃女

第3397章 一佛还有一佛高

佛门的法宝和神界的神器一样,有主的法宝要想获取,只有两个法子。 一是驯服,二是戮主夺之。 第一个法子显然比第二个法子要更加直接有效。 莲池佛陀心知,以叶凌月的实力,绝不可能真正拥有这座寂灭小塔。 最有可能的就是,她无意之中得到了这件法宝,这件法宝真正的奥秘,叶凌月根本不懂得。 否则,若是她真的领悟了佛门法门,就算是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 莲池佛陀既是生了贪婪之心,就已经动念一定要降服寂灭小塔。 却见他口中念念有词,身下那一朵莲座缓缓盛开。 莲座之上,不断有红色的红莲业火生出。 那红莲业火和早前寂灭小塔吞噬的红莲业火又有些不同。 每一寸火焰上,都盘旋着大量的古梵文。 “老大,那秃驴似乎又要使坏。” 小吱哟看到红莲业火再度出现,不免心底焦虑。 “那火和早前的火不同。” 叶凌月修炼了小品般若经后,对于古梵文有了一定的认识。 莲池佛陀新滋生出来的红莲业火上的梵文中,她认得一些。 那是一种叫做红莲驯火的特殊佛火。 此火最大的作用,具有驯化之效,是佛门中人用来驯化各种作恶的凶兽和恶神的火焰。 驯火一靠近小塔,就迅速扩散开。 转瞬之间,小塔的周遭,就形成了一道火圈。 火焰上的梵文试图着驯化寂灭小塔。 小塔对于这些奇怪的火焰,显得有些无动于衷。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塔身上的小品般若经的梵文正在慢慢褪去。 相反,红莲驯火上的一些梵文,正在尝试着烙印在了寂灭小塔上。 “糟糕!” 随着新的梵文出现在了寂灭塔身上,置身在寂灭塔内的叶凌月和小吱哟感到一股逼人的灼热感。 很显然,红莲驯火正在洗礼寂灭小塔。 叶凌月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对小塔的操控正在逐渐丧失。 难道就这般眼睁睁看着小塔被彻底驯化? 绝不可以,寂灭小塔是师父紫之物,师父将其交付给自己,自己一定要完整无缺地将其送回到师父的手中。 看着一圈圈的红色火焰一点点侵蚀着寂灭小塔。 叶凌月心底的焦虑感也越来越强。 若是师父紫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叶凌月的脑海中,出现了师父紫孤傲的身影。 若是师父紫,别说是一个小小的佛门高僧,就算是天地崩于前只怕也不会变色。 若是师父紫在,他必定会好好修理这个该死的秃驴。 叶凌月心念一动,忽是盘腿坐下。 却见其坐下的一瞬,眼眸已然发生了变化。 早前还满是焦灼之色的眼中,只剩了一片清明。 一团灰色的火焰,蔓延而出。 同时,叶凌月心念合一,体内的佛陀之心也悄然发挥了作用。 伴随着佛陀之心和灰火的作用,灰火也呈燎原之势,一瞬从塔内钻了出来。 看到了叶凌月那点灰色之火,莲池佛陀不禁嗤笑出声。 他的红莲驯火可不是一般的火种,区区的神界神火,竟也敢和佛火争锋,这无疑是萤火与星辉之争。 可伴随着灰火火势的增强,灰火中,竟也出现了一个个梵文。 虽然从数量上看,那梵文比起莲池佛陀的驯火上的梵文要少得多,可灰火中的每一个梵文都是遒劲有力,透着一股逼人的震慑力。 已经吞噬了大半寂灭塔上的梵文的红莲驯火也如临大敌,与灰火相互僵持着。 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灰火的威力越盛,红莲驯火的威力渐减。 莲池佛陀看到了灰火上的梵文时,心底震撼程度可想而知。 “怎么可能,她的神火竟能滋生出梵文,一介神族,怎么会具备如此的佛力?” 佛门之中,只有门徒级别或者说是高级僧侣才炼化出佛火。 而炼化出佛火的人,并非人人都能获得驯火。 莲池佛陀能拥有净化、炼化之用的驯火,全是因为他投靠了戒律佛的缘故。 戒律佛在其佛火上烙下了梵文,这才有了红莲驯火。 叶凌月拥有一件佛门法宝已经是足够惊人了。 如今,她还拥有和莲池佛陀同级别的灰色驯火。 难道说,她的身后,也拥有佛级的佛门大能做靠山? 而且从梵文的复杂程度看,对方很可能是品级比戒律佛还要高一些的存在。 意识到这点时,莲池佛陀恨不得一头撞死自己。 佛门之中,门徒门生多如过江之鲫,这也造成了佛门宗戒律森严。 就算是同样身为门徒,若是叶凌月身后的那一名佛门大能的品级比莲池佛陀高,那也意味着叶凌月的品级比莲池佛陀高。 对方既然连本门的法门心经都赠给了叶凌月,叶凌月必定是其关门弟子。 这关门弟子的身份可比自己这个门徒高了无数。 只要叶凌月将此事说出去,那等待莲池佛陀的将是比死更加可怕的惩罚。 瞬念之间,莲池佛陀的心中百转千回。 “要么比死更可怕,要么就是让这件事永远成为秘密。今日,无论如何,那怕是拼个塔毁人灭,也要将那叶凌月杀了,灭口了事。” 莲池佛陀已知靠着红莲驯火是没法子降服叶凌月了。 “阿弥陀佛。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叶施主,还请见谅。” 莲池佛陀忽是撤去了红莲驯火,却见其双手合十,冲着寂灭小塔行了个礼。 叶凌月和小吱哟见莲池佛陀忽然转变了态度,都很是诧异。 “敢问叶施主,尊上是哪一位?” 莲池佛陀一脸的恭敬。 “少在那装神弄鬼,什么尊上不尊上。” 叶凌月对莲池佛陀依旧是警惕得很。 “叶施主必定是在怪罪贫僧,贫僧也不知,叶施主有如此大的福缘,能得到佛门大能的青睐,能得其法门真传。” 莲池佛陀满嘴的恭维。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什么佛门大能。” 叶凌月对莲池佛陀所说的一切,也是一知半解。 “叶施主不承认也罢,贫僧只希望和施主能冰释前嫌。为表贫僧的诚意,贫僧特意将叶施主的小兽归还。” 莲池佛陀再说道。

下一篇   第3398章 咫尺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