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9章 不死冥凰 - 神医弃女

第3429章 不死冥凰

为了救回小乌丫,幽冥鬼王将小乌丫的肉身放置在了小生死轮回盘上,让其吸收小生死轮回盘转动之时,吸收的天地之力。 按照幽冥鬼王最初的打算,大概只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小乌丫的魂魄就可以和肉身重新契合。 可没想到,经过了五天之后,小乌丫没有立刻苏醒过来。 幽冥鬼王就建议,将小乌丫的肉身在小生死轮回盘上再多逗留五天。 眨眼十天过去了,小乌丫依旧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这让叶凌月和小吱哟等人都很是担心。 小吱哟甚至怀疑幽冥鬼王的那个什么破生死轮回盘没有什么作用,引得幽冥鬼王差点没和小吱哟翻脸。 就在方才那一刻,小生死轮回盘突然生变,当那一道火红色的凤凰影出现时,小生死轮回盘上的天地之力大增。 伴随着那一头凤凰影的出现,一股惊人的热浪扑了过来。 周遭,十里花海里的彼岸花被烤得近乎枯萎,凤凰影振翅高飞。 “那不是小乌丫。” 叶凌月看到那凤凰影,辨认出那不是小乌丫。 那凤凰影的实力,比起小乌丫来,要强大了无数倍。 “有些不对劲,这大鸟好像是……” 幽冥鬼王脸上轻松的神情也随之消失了。 他看了眼小生死轮回盘,轮回盘的位置,正好在正南方。 “亡灵不死冥凰,该死,没想到吸收个天地之力,居然把冥界最深处的亡灵不死冥凰给吸引出来了,这下子可就麻烦了。” 幽冥鬼王神情紧张了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一不留神,玩得这么大。 “爷爷,什么是不死冥凰?” 叶凌月也看出了,那头凤凰火影很是不同寻常。 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很是可怕,仿佛要吞没天地一般。 她在其身上,一点都感觉不到小乌丫的气息。 “不死冥凰乃是朱雀古族的一种,它是上古时期,朱雀古族中四大护法之一,因背叛了朱雀古族,所以被上古神佛打入了彼岸冥狱。那里深不见底,永世不可离开。没想到,小生死轮回盘的这一次催动,居然将这可怕的大家伙给吸引出来了。” 幽冥鬼王后悔不已。 早知如此,他宁可选择让叶凌月等待冥界的大生死轮回盘恢复正常后,再救小乌丫。 “那小乌丫怎么样了?” 叶凌月担心的是小乌丫的情况。 “她还停留在小生死轮回盘上,但若是不死冥凰不离开,很可能最后会将其魂魄和肉身吞噬。要知道不死冥凰在背叛朱雀古族时,曾经吞噬了九百九十九头朱雀古族的战士。” 幽冥鬼王担心的就是不死冥凰若是狂性大发,不仅仅会吞噬小乌丫,连他们在场的几人也难以幸免。 “那我们就尽快消灭它,以我们多人之力,一定能够将其制服。” 一听说可能会危害到小乌丫的性命,叶凌月身上,顿时杀气腾腾。 “不行,不死冥凰还未彻底成形,它的魂魄依附在了小生死轮回盘上。要消灭它,就必须摧毁小生死轮回盘,可是如此一来,小乌丫也会死。” 幽冥鬼王满脸的阴翳,这种情况已经擦超乎了他的预期之外。 不死冥凰本身,是上古圣兽,这种级别,比起异魔来还要高一筹,已经是属于三十三天的范畴了。 也是因其背叛了朱雀古族,才会成为坠神,被打入了冥域。 为今之计,想要控制住不死冥凰,只能是将其暂时拘禁起来。 他口中念念有词,手下催动着巫咒。 一个暗黑色的阵法,出现在了小生死轮回盘下方。 暗黑色的阵法生成后,里面生出了一条条黑色的锁链,每一条锁链,都如手腕粗细。 黑色的锁链在半空中飞舞着,根根缠绕在不死冥凰的爪和翅上。 不死冥凰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唳叫声,它一振翅膀,双翅卷起了一条火龙。 那火龙昂起了头,口中一阵喷吐,锁链上顿时被烧得通红。 锁链断成了多截,不死冥凰发出了一阵尖唳声,大量的火舌,从地上钻了出来。 十里花海化成了一片火海。 “不好,不死冥凰发狂了,我们毁掉小生死轮回盘。” 幽冥鬼王没想到,不死冥凰的威力如此惊人。 一个暗黑魔阵竟还囚不住它,一旦让其挣脱了小生死轮回盘的束缚,其实力会比现在更加厉害,一旦突破了幽冥境,它必定会成为一场灾难。 “不行,若是小生死轮回盘被毁,小乌丫也会死。” 叶凌月不能坐看小乌丫死去。 “但若是不杀了不死冥凰,后果将会更加严重。” 幽冥鬼王见不死冥凰一次次振翅,想要挣脱小生死轮回盘。 “一定还有其他法子。” 叶凌月的目光,在不死冥凰和那一个小生死轮回盘之间来回穿梭。 “烛照老爷爷,你可有法子压制不死冥凰?” 叶凌月情急之下,想到了自己的意识之中的烛照。 她怎么忘记了烛照,同样身为上古时期的兽族,烛照兴许知道怎么对付不死冥凰。 “你怎么招惹上了不死冥凰这等老家伙,遇上这家伙,最好的法子就是逃。” 烛照发现不死冥凰时,也是吓了一跳。 朱雀古族本就很难对付,就算是烛照处于全盛时期,遇上朱雀古族也很棘手,更何况对方还是不死冥凰,这家伙,当年是出了名想凶残。 在三十三天那种地方,也是出了名的凶兽,寻常的古族圣兽根本不敢招惹。 “它是被小生死轮回盘吸引出来的,小吱哟的魂魄和肉身都还在小生死轮回盘上,我不能丢下她。我能否再运用一次太阴之血,将其斩杀。” 即便是拼命,叶凌月也要救出小乌丫。 “你刚使用太阴之血没多久,上一次,你就损耗了大量的元气,这一次若是再动用,加之你的圣体还未巩固,恐怕会引发血爆。” 烛照当即否定了叶凌月的打算。 “那可如何是好,难道我就看着小乌丫被不死冥凰吞噬?” 叶凌月焦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