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2章 吃人魔 - 神医弃女

第3442章 吃人魔

传闻异魔饮血茹毛,这男子倒是真的如此。 “我说,尉迟,你到底找到天兽的下落没?” 金发男子喝干了壶里的血,砸吧了下嘴。 “诅咒之原这么大,天兽哪是那么好找的。你每天只知道喝兽血酒,也不出去找找,我帐下储存的都被你喝光了。” 雪袍男子没好气道。 “尉迟,你也太小气了点,不久喝了你几坛子血酒,就跟要了你命似的,怎么说,你尉迟家也是和帝魔家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家族。” 金发男子讥讽道。 “少给我戴高帽子,帝魔家这些年,人才辈出,光一个帝释伽,就已经强过我尉迟家无数了。若非是一心要赶超帝释伽那怪物,我也不会纡尊降贵,跑来和几个中小家族,竞争什么天兽。” 被称为尉迟的男子满脸的不耐。 “天兽之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一定要拉着我到这里来。” 金发男子大发牢骚。 他最喜欢的是喝新鲜的兽血,到了诅咒之原后,连兽血都是冰凉凉的,让他很是不爽。 “假不了,冰火太阳就是天兽临世的象征。传言帝魔家族已经打听到了封天令的下落,其他超级大家族也开始闻风而动。尉迟家在战场上的实力比不过他们,只能是另辟蹊径。” 尉迟闷闷不乐着。 “那你就快去找啊,天兽早晚都会出现。” 金发男子耸耸肩。 眼前的这位年轻男子,叫做尉迟青,是尉迟家第九十九代少族长。 尉迟家少族长,身怀金羽鹰隼的血脉,也就是上古圣兽鲲鹏的后裔。 在觉醒了魔印之后,就能开启千里眼的魔技,所以尉迟青找到鲲鹏的几率很大。 金发男子对于争夺天兽、封天令什么的,倒是么有多大的兴趣。 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大家族,还真是麻烦,还不如他一个自由身,无牵无挂的自在。 “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有人在击杀琥池里的那头鬼鳗。” 尉迟青原本也是在搜寻天兽的下落。 只是时机未到,天兽一直没有显露行踪。 他在周遭随意搜寻了一番,就留意到了冬弥家的人。 冬弥家在这一次猎杀中,属于中等势力的家族,其带队的队长冬弥君悟在异域也算是一号人物,所以尉迟青就多留意了几眼。 他本以为,冬弥家是想要集体猎杀鬼鳗,哪知道,前去湖边的只是一名女子。 女子单枪匹马,就在湖面等候了一天两夜。 “哦?那头鬼鳗身上的血不错,就是有诅咒之力,有些棘手。我早就想要收拾它了,你又怕我打草惊蛇,惊动了天兽。不过那玩意要是发起狂来,要灭绝一个小家族很是容易,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家族敢去招惹它?” 金发男子好奇道。 “不是什么家族,是一名女子。而且……相貌长得很是绝色。” 尉迟青慢悠悠道。 一听说对方是名女子,本还懒洋洋躺着不动弹的金发男子一跃而起。 “早说,我最喜欢喝绝色美人的血。先说清楚,比起你家小妹来如何?” 金发男子一脸的垂涎。 “你这小子,这么变态的嗜好到底是哪来的。美女不用来怜香惜玉,竟是用来吸血的。那女子,比我小妹犹胜几分。你要抓活的,就快点下手,再玩,那女子只怕就要变成一具尸体了。” 尉迟青附体的那一头鹰隼,距离高空数百尺,它隐约看到,叶凌月剑阵被破,已经处于下风。 话音才落,金发男子已经风一般没了影。 “血迟那小子,怕是不知道诅咒鬼鳗的诅咒之力有多麻烦吧。也罢,就让那些那小子吃吃亏,免得一直不知天高地厚。” 尉迟青百无聊赖,又命令着那头金羽鹰隼继续在暴风雪中,搜素天兽的下落。 风雪之中,叶凌月的修罗剑阵被破,一下子处在了下风。 在旁围观的冬弥家的人,除了冬弥琴香之外,都为她捏了把冷汗。 叶凌月不慌不忙,却见其神念一动。 一股强大的神念狠狠抽在了鬼鳗的头颅上。 靠着身为医者的直觉,叶凌月留意到,鬼鳗的头颅位置,有血腥味,想来是刚受伤还未痊愈。 这一击,鬼鳗只觉得脑壳一阵巨疼,紧接着,它的魂魄为之一震。 对方不仅仅是寻常的神念攻击,而是神魂震荡。 鬼鳗发出了一阵嘶鸣声,漆黑的身上,一道道纹路骤然出现了。 “不好,那头鬼鳗发狂了。要引发诅咒之力了。” 冬弥律一见鬼鳗的反应,就知道大事不好。 他也不再遮掩,飞身一掠,想要替叶凌月拦下那一道诅咒之力。 可就是那时,有一道人影比那冬弥律更快。 却见一团黄影,一下子挡在了叶凌月的面前。 叶凌月眉头一挑,下意识就要攻击。 却见其发出了一阵极其放肆的大笑声。 “你这臭蚯蚓,居然敢和我血迟抢食物,看我不将你大卸八块。美人儿,你放心,比是本大爷的了……” 金发男子,也就是血迟回头扫了眼叶凌月。 这一眼,他也是微微一怔,心中暗道。 “乖乖,尉迟青那小子是瞎的不成,这女人,岂止比他家小妹漂亮几分,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这么近距离一看,更加可口啊。” 想到自己的牙齿刺破女子光滑如玉的皮肤,吸*吮可口的鲜血,那种滋味,一定是天上有地上无啊。 血迟忍不住吞了一口血。 他的那副神情,落到了叶凌月的眼里,简直就是猥琐至极。 叶凌月也不知这个金毛男子到底是从哪里杀出来的。 “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再看,再看挖了你的眼。” 叶凌月没好气道。 叶凌月不知血迟的大名,可冬弥家的人听到了血迟两个字时,都是神情大变。 “那人是嗜血魔君血迟?!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尤其是冬弥家的几名女子,全都是花容变色。 就连冬弥君悟面色也凝重无比,谁都知道,血迟和尉迟家的少族长关系匪浅,他贸然出现在诅咒之原,意味着尉迟家也到了诅咒之原。

上一篇   第3441章 意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