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4章 尉迟家族 - 神医弃女

第3444章 尉迟家族

那就是回春符的威力? 冬弥家的人全都看傻了眼。 回春箓在神界因为只有关鸠一人懂得缘故,即便是在关鸠死后,也只有裸心谷能够使用。 可在异域不同,异域的巫在符箓方面,比神界走在更前头,他们炼制出了比回春箓更高一级的回春符。 可即便如此,能够炼制使用回春符的巫还是很限的,至少没有人能像叶凌月那样,连咒语都没吟唱一下,就直接使用的。 而且叶凌月使用的回春符,至少发挥了符箓九成以上的治愈力,这比起正常的巫,只能达到五成的治愈力而言,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叶凌月得了九重玉净柳后,也将回春箓提升成了回春符。 使用回春符对她而言就像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她当然不知道,自己随手的一个举动,亮瞎了多少人的眼。 冬弥君悟等人这才相信叶凌月早前所说的并非虚言,她真能使用回春符。 “琴香,不得无礼!” 冬弥君悟训斥了冬弥琴香一通。 到了这节骨眼,瞎子都看得出,叶凌月是一名极其厉害的巫。 冬弥君悟不仅想要留下叶凌月,还想邀请叶凌月加入冬弥家家族。 一名强大的巫,还能抵御治疗诅咒之力的巫,对于一个中等异魔家族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叶小姐,早前多有误会,还请见谅。你已经顺利击杀了鬼鳗,欢迎加入我们的队伍。” 冬弥君悟毕恭毕敬道。 叶凌月没有立刻答应。 “太帅了,女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身上还携带着诅咒之力的血迟,连滚带爬,到了叶凌月的身前。 他二话不说,扑通一声,给叶凌月跪下了。 血迟看叶凌月的眼睛里,满是星星,恨不得跪舔叶凌月。 血迟喜饮美女血,那是他觉得,所谓的美女,都是一些矫揉做作之辈,扭捏作态,很是恶心,而且越是漂亮的女人,也是如此。 可方才他见了叶凌月,一招击杀了那头鬼鳗。 她英姿飒爽,那时,他心跳加速,有一种比直接饮血还要爽的快感。 乖乖,敢情世上的美人儿也不是都是一个样的,他顿时就被叶凌月迷得七荤八素,恨不得拜倒在她的巫袍下。 血迟一反常态的德行,别说是冬弥君悟一干人等,就连叶凌月也是吓了一跳。 “血迟,真的血迟,快杀了他!为民除害!” 冬弥琴香在内的一干女武者纷纷祭出了武器,她们都知道,血迟暂时身中诅咒之力,实力大减,这时候若是能杀了血迟,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不仅如此,杀了血迟,还可以在异域扬名立万,这实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冬弥琴香等人,一拥而上,看血迟的眼神,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慢着。” 叶凌月抢前一步。 “姓叶的,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想要袒护他吧,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他的同伙。君悟哥,我早就说了,这女人来历不明,一定是奸细。” 冬弥琴香指着叶凌月大放厥词。 “冬弥琴香,你少在那污蔑人。我与你们一样,与他都是初次相见。我不让你杀他,自有我的原因。我问你,他和你可有冤仇?” 叶凌月瞥了眼血迟,这厮若是收敛起那副猥琐的嘴脸,倒还是长得不错。 他的实力很强,方才在对付鬼鳗时,即便是中了诅咒之力,依旧反应很快。 此人,值得招徕。 “他恶名昭著,杀害了无数女子,人人得而诛之。” 冬弥琴香义正言辞道。 “那就是说,他与你无冤无仇。异域这么多人,恶人更是无数,难道你见一个就要杀一个?你要杀他,就光明正杀。” 叶凌月说罢,一掌落在了血迟的肩上,一张回春符绿光闪耀。 血迟只觉得体内一股温暖之感,四肢上,被诅咒之力所控的手脚一下子恢复了灵活。 他嚯的一声,跳了起来,脸上挂着欠扁的笑容,一口白森森的牙磨得咯咯吱吱响。 “哪个不长眼的要杀老子,有本事放马过来。” 冬弥琴香等人吓得,倒退了几步。 “叶凌月,你居然助纣为虐!” “好了,别闹了。琴香,你也收敛点,你以为,你真的能杀了血迟?” 冬弥君悟见状,制止了冬弥琴香。 早前他由着冬弥琴香胡闹,那是因为他对叶凌月的实力判定不清,如今已经认定了叶凌月在符箓方面的本事,冬弥君悟有意招徕,自然不敢再得罪叶凌月。 只听得一声鹰唳,风雪之中,一头金羽隼飞扑而下。 那金羽隼摇身一变,成了一名白衣男子。 “君悟兄,许久不见。” 白衣男子出现之时,地面上,忽“突突”几阵闷响,几道黑影,从了地下破冰而出。 尉迟家的尉军出现在了尉迟青的身侧,如影随形,尉迟青一身白袍,狂暴的风雪化为靠近其周身,雪就化开了。 尉迟家的尉迟青? 冬弥家的几人,脸色瞬时难看了许多。 尉迟家可是异域的大家族,他们也到了诅咒之原,看来天兽的秘密早已泄露了。 尉迟青扫了眼血迟。 “你小子,有够丢脸的,差点就交待在了这里,要传出去,也不怕笑掉人大牙。” “啊呸,尉迟你个牲口,你见死不救,刚才老子差点就被一群丑八怪给分尸了,你的尉军就在附近,居然袖手旁观!要不是我家女神心肠好,我早就被人剁成肉酱了。” 血迟跳了起来,冲着尉迟青一阵咆哮,口水唾沫溅了他一脸。 尉迟青不慌不忙,用衣袖抹了抹脸,眼角余光瞟了眼叶凌月,叶凌月听到了我家女神几个字时,皱了皱眉头,心底已经开始后悔救了血迟。 “你放心,祸害遗千年,你死不了。” 尉迟青也是翻了个白眼,不过内心也是很诧异,他早前只是觉得叶凌月的实力不错,没想到,竟连诅咒之力都能抵抗。 此女的身份有些神秘啊,看来得好好调查一番,她会是此行的一个不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