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8章 狐狸精 - 神医弃女

第3448章 狐狸精

叶凌月指了指魔纹。 “这些魔纹,显然不是先天就有的,一看就是后天形成的。我认为,很可能是那头堕落的天兽,给它们纹上去的。这家伙,懂得神念,而且极可能是一位神念大师。越是靠近它生活区域的诅咒兽,被其影响的可能性越大。我们应该已经渐渐接近它的主要活动区域了。” 这也是几日来,叶凌月最大的发现。 神界有方士,异域有巫,即便是神界,也有相应的神念师。 圣兽之中,自然也有天赋异禀者。 “这么说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冬弥君悟也没想到,这一头天兽居然是神念大师。 一般而言,冬弥君悟更希望遇到武者,而非神念大师,只因后者更加神秘可怕。 “只能是静观其变,继续朝着这个方向搜索。如果对方是神念大师,必定会发现我们的行踪。” 叶凌月冷眼旁观着四周,这种白茫茫的环境,无疑是最好的障眼法。 叶凌月也以为,对方很可能隐匿在附近。 这头天兽,不仅实力高强,还很狡猾。 “大哥,你们的到底商量好了没有。” 冬弥琴香站在了瑟瑟寒风中,身上那件薄铠根本无法抵御,她急着想要回天工帐篷。 冬弥君悟正在和叶凌月商量着,如何找到天兽,压根没听到冬弥琴香的话。 冬弥琴香一怒之下,往了东北方向走去。 一刻钟后,叶凌月和冬弥君悟回过神来,已经不见了冬弥琴香的踪影。 “琴香?” 冬弥君悟大惊失色,寻找着胞妹的下落。 “她往东北方向去了,我们快追上去。” 叶凌月和冬弥君悟一路疾行,没多久,就看到了冬弥琴香的身影。 她正站在了风雪中,发上眉上全都是雪花。 “琴香,你没事吧?” 冬弥君悟跨步上前,担忧道。 “我没什么事,君悟哥,我们快回去吧。” 冬弥琴香没好气地瞪了眼叶凌月。 叶凌月四下看了看,周遭并无反常。 三人这才启程返回营地。 就在三人离开后没多久,扑索索的风雪声中,又有了些许声音。 只听得雪地里,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幽幽的蓝光。 “咯咯,愚蠢的魔族,竟想要猎杀本尊,本尊就先让你们试试自相残杀的滋味。” 那蓝光在雪地里一闪而过,很快就不见了。 任凭什么人经过这里,也绝不会发现这一片雪地有什么异常。 叶凌月和冬弥兄妹两返回营地之后,没多久,冬弥律也赶了回来。 他们和叶凌月他们一样,并没有什么收获。 “路上我们还遇到了尉迟家的人,尉迟青也在四下寻找天兽,不过和我们一样毫无收获。” 冬弥律抖着身上的雪。 “我们改日再换一个营地驻扎,看看深入东北方向会不会有收获。” 冬弥君悟提议道,其他人自是随声附和。 叶凌月没有参与讨论,她正查看着小乌丫的情况。 “你这头兽宠太虚弱了,必须早点带它离开,否则只怕会有生命危险。” 冬弥律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她不会有事,她的生命力一直很顽强。” 叶凌月喂了小乌丫一些雪水,后者抬了抬沉重的眼皮子,轻轻用鸟喙啄了啄叶凌月的指头。 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兽宠,叶凌月相信,小乌丫一定能挺过来。 “叶小姐,其实我想问问你,你是否愿意在诅咒之原的事后,随我们回冬弥家。” 冬弥律一脸爱慕,凝视着叶凌月的侧脸。 他是替长兄向叶凌月发出邀请的,可他也是有私心的,他想叶凌月随他一起回冬弥家,能时常看到她。 “律少爷,你对我了解多少?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也许,离开了诅咒之原后,我们就会站在了对立面。” 叶凌月没有作答,反问道。 神族和异魔,因为封天令的缘故,早晚都会有一场大战。 冬弥家族还不知封天令,但是两地一旦开战,包括冬弥律、冬弥君悟之流,都会上战场。 届时,叶凌月也会以神界第七元帅的身份,与他们刀戎相见。 冬弥律挠了挠头。 “你是谁并不重要,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每次,猎杀了那些诅咒兽后,都会念经替其超度。在异域,除了极少数的家族,不会有人那么做。我娘说了,心怀悲悯之心的,必定是好人。” 冬弥律从未见过,像叶凌月这样的女子。 叶凌月听罢,莞尔一笑。 她超度那些诅咒兽的原因,可没有冬弥律想得那么高尚。 她身上的九重玉净柳,必须靠着功德才能成长。 如今的九重玉净柳已经成长到了第五枝,她超度诅咒兽获得的功德可不少,她叶凌月,可从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当然,这些话,叶凌月不会和冬弥律说。 “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一个人自由惯了,不想加入任何家族势力。等到天兽事件一了,我们也该分道扬镳了。” 叶凌月断然拒绝了冬弥律。 后者听罢,一脸的伤感,他还想要说什么,哪知身后,冬弥琴香冷嘲热讽道。 “你装什么装,我大哥看得起你,才会邀请你加入冬弥家。我们冬弥家随便一个巫者都比你强。你要真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找到诅咒之原的出口。” 冬弥琴香自今日回来后,就异常尖酸刻薄。 “冬弥琴香,你够了。” 冬弥律赤红着脸,却见其周身一阵神念波动,狠狠袭向了冬弥琴香。 冬弥琴香尖叫了一声,腰间的剑也祭了出来,就要和冬弥律动手。 “都闹够了没有,你们俩,今晚都滚出营帐。” 冬弥君悟大怒。 天兽的事,已经让其很是烦心,偏他们两人还不安生。 两人被其他冬弥家的队员强行分开了。 “哼,狐狸精。” 冬弥瞪了眼叶凌月,气呼呼地出了营帐,冬弥律也一脸抱歉,出了营帐。 “其他人原地休息,谁都不许放他们俩进来。明日一早,我们就拔营。” 冬弥君悟看了眼叶凌月,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都各自休息。